正文 第二十九章 北斗劾禁 东海凝波(下)

    海面上的情况绝不符合天性物理,至于出现这局面的原因……

    托近些年来,愈发敏锐的直觉之福,小九感觉到了,在平静的海面下,绝没有半分“平静”可言。

    相反,有两种力量,彼此冲突,势均力敌——至少在此刻形成僵持,才形成了恐怖的张力,也才使得茫茫大海,呈现如此奇景。

    东海之上,便似是一个随时可能爆炸的火山口,可能会在此后的任何一个瞬间,轰然引爆。

    正因为能感受,小九脑宫涨痛,脸色发白,大感吃不消。叶池及时反应过来,浮空上前,挥剑虚斩,将那一道被小九神意感应牵引而来的扑面强压挡下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也正好是一个岔口,作用在海面的均势再也维持不住,海水轰然动荡,起伏如山壑相邻,水波一时壁立如削,一时深陷如渊,那样的起落之势,已经脱出自然水势的极限,海床也承受不住,轰然断裂,波荡不休,恍若末日。

    翻腾的水势撼动了天空,天上劫云开裂,空洞扩大,顷刻就是百里、千里,且还没有停止扩张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是眨几下眼睛的功夫,灿烂星空再无遮拦。

    星光之下,还在劫云上方的雷鹏哀鸣一声,本待展翅逃遁,却被某种不可测度的力量强行“定”在虚空之中,随即神智全消,一头栽落,还未落到大海上,便被海水起落形成的澎湃气流重重掀飞,什么铜皮铁骨金身钢翎,也是血肉飞溅,羽毛离散。

    若非小九的护持心法高妙,且总算有点儿运道,给甩到了沙滩上,这一头天地异种,就真的要化入天地,魂飞魄散了。

    小九与灵禽心神相通,就算师门秘传心法,料到类似的局面,封闭了力量的逆向冲击,但她还是分享了雷鹏的感受。

    在那瞬间,她只见天外北斗摇动,星光洒落,斗柄指向,不符季节,却有肃杀之意,贯空而下,雷鹏便是做了可怜的池鱼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个范围内一切生灵,不管是高空的雷鹏,还是海中的鱼鳖之属,甚至还有一些倒霉透项的过路修士,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大能争锋,闲人退避,才是正理。

    而且,如今海面动荡,云水相接,沙滩上一干人等的视野都受到了极大限制,再看东海之上,海啸之势已成,过不了数息,亿万钧的海水便会倾压到他们头顶,几有天地翻转之势小九和叶池便要招呼离开。

    可问题在于,一直立身在最前方的典典,根本不搭理她们。

    其视线所指,依旧是海天尽头,似乎可以穿透那壁立百丈、千丈,翻转海天的狂澜巨浪。

    见她模样,小九忍不住又往海上看,这一看,眼珠子险险就拔不出来。

    但见视界尽头,百千丈的狂澜巨浪之后,分明有更为雄奇之影化现。

    那是铁壁雄城,连绵如山,又有高楼云阁,直插天外。其中盛景,大半都在坚城之内,都在云岫之中,难见分明,可终究是有一煌煌世界,铺展开来。此界一现,天外刺落的朱红光线,也受到了强力干扰,明显有了扭曲。

    动荡的海水,不过是承载那一方世界之用,纵然有翻转海天之能,也难逾其界。

    小九失声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天妄城!”

    叶池低声回应,手中宝剑殷殷鸣啸。

    这便是东海罗刹教的总坛,每每在不定期的时段,化为海市蜃楼,浮游东海之上,以幻演真,收容四方信众。

    可如今这一层变化,怎么看都不寻常。

    半山岛与罗刹鬼王近年来早已彻底撕破了脸,若非岛主叶缤以不可思议的手段,成就剑仙之尊,势压一域,如今还不知会是个什么格局。

    眼下天妄城显化,且分明是大举发动之兆,身为半山岛弟子,由不得她不多想一层。

    看起来,罗刹教像是遭遇了强敌,可此界又有哪方势力,堪与以罗刹鬼王为后盾的罗刹教一战?

    叶池失神之际,陡然手中一轻,宝剑莫名就离了手。

    “怎的?”

    这一惊非同小可,她颈后汗毛都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身为剑修,人剑合一,气机互动,极端者剑失则人亡,怎么可能被轻轻巧巧地卸了剑下?

    而且,卸她剑器的……至少是眼下手持她剑器的,就是那个幼童般的典典。

    剑长三尺四寸,略显狭长,看上去几乎比典典的个头还要多出一些。

    纵然剑柄不算太粗,可由那“女童”单手持来,也没能环握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看起来极度滑稽的场景下,典典微微颔首:“剑还不错,人也行,至少没走岔路子……不比那边,根本就是杂货铺子。”

    小九一个闪身,将有些失魂落魄的叶池掩在身后,却听得糊涂了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神寄东海,魂炼万族。踞真界而连血狱,承域外而化鬼府……而当年罗刹就有此狼子野心,只是一直给压制着,难以实现。这些来年,论剑轩是干什么吃的,就是眼睁睁看她得手吗?”

    典典摇头,颇有不满。浑不管被她老气横秋的模样,惊到张口扷舌的两位女修是如何想法。

    纤细的手腕微振,宝剑洗出剑花,随即平伸,剑锋所指,便是那天妄城。

    “如今这东海,至少一半以上,都被离幻天所摄,要攻她老巢,就要压过这浑茫大海……无知、无畏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无影无形的剑意倾注,如添柴薪,如火浇油,将海天之间那白刃争锋的凌厉决绝之念,一发地引燃,再化入茫茫星空。

    意念明晰,贯入星空深处:“杂货铺子,你跟得上吗?”

    人为神主,是弄潮儿,水涨则船高,其层次境界,一在本人操持之功,一在信众超拔之能。

    余慈以北斗驱役万千星辰法力,其感应浑然,思接万古,缈缈然若有所感,一念微动:

    “是谁助我?”

    心神分化,跨越虚空,但见东海之畔,垂髻幼童挥三尺之剑,其意矫然飞动,直之无前,就像是回到当年离魂鼎中,感受玄黄剑意盘空,十一连转,斩劫破法,直趋极致。

    当时他半途就已“跟丢”,只能仰望,而如今,那锋芒却仿佛在他指间缭绕,虽触碰不到,却也不惧甩脱。

    还有……

    心头再动,一念飞流,跨越万水千山,但见清泉分股,流漱山石,雅轩园林之中,星光洒落,照得一人、一猫,一副棋盘,人猫对奕,妙趣盎然。

    其中那猫儿似有所感,仰头看来,灵动的碧眼倒映星光,即而呲牙一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