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八章 太渊太玄 七星连珠(下)

    如此场面,远远超出了余慈的预料。

    离幻天仅余的虚影彻底扭曲了,甚至是被吸收,其中抽取万魔池的魔意恶念,已经积蓄到临界点的恐怖力量,就那么被调转过来,纳入到城墙残垣的体系中去。

    墙体微微颤动,已经冻结的血海,却是开化了。

    万千魔头凶物还未从解冻的变化中回神,其身具的负面凶念情绪,便被无休止地抽出,再通过血海浪潮,输入到城墙里去。以至于墙体上那些虚影,都给撑得饱满真实起来。

    三千六百年血战,究竟浸入了多少战意凶气啊!

    余慈惊讶于太渊城不屈的意念,却不会将主导权拱手相让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绝凭着气魄、意志,或是仇恨,是奈何不了罗刹鬼王的。太玄封禁的神通倒是很适合用在此处,余慈就利用太玄冰解的神通,不断地调节、运化血海上传递过来的负面凶念情绪,通过其在城墙残垣上的传输运输,不断熟悉符纹结构,也一点点地分析太渊惊魂炮的奥妙。

    如此数遍,某个想法忽然又跳出心湖:真像啊。

    所谓的“像”,正是之前余慈想到的“诛神刺”。余慈曾经以诛神刺为根本,在天遁宗秘术的基础上,创出了“熔炉”心法,故而对里面运化的机理非常熟悉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太渊惊魂炮的内部运化之道,虽不如诛神刺那般炼之又炼,纯之又纯,但还原它的基本原理,真的没有本质上的差别。

    现在再想想,太渊城出土的昊典诛神刺残本,莫非真有些弯弯绕绕在里面?

    数劫之前的秘事,终究无法让余慈分心太久。现在也有太多的东西,需要他去一一分析、整理,乃至于反思。

    看一实一虚两样太渊惊魂炮吞噬合并,他必须要为之前错误的思路反省了。

    无论虚实,两样太渊惊魂炮都蕴育着独特真意,是某种意志,也可以说某种情绪的残余。正是由这种奇妙的力量驱动,原理相同,结构近似的两样太渊惊魂炮,才有了本质上的差异和冲突。

    在与罗刹鬼王交战之初,余慈摄走了三宝船,斩灭了船上修士涌动的情绪,以为用这一招,就可以避免在罗刹鬼王最精擅的领域与之对抗。

    可最终,罗刹鬼王给他上了一课。

    只要那边愿意,情绪的力量无处不在,情绪的层次包容万物,在罗刹鬼王那个层面,完全可以将其独有的情绪力量,化入天地万物之中,同样也挑动起一切生灵相关的反应。

    他最初的避让,先天就输了一着,使得罗刹鬼王趁虚而入,若非有玄黄这张暗牌,有太玄封禁压住阵脚,此时他也只抱恨远遁,在难以计数的漫长时间中,吞下这颗苦果。

    要想与罗刹鬼王交战,情绪层面的交锋不能躲,也躲不过去。

    余慈心念微动,眨眼的功夫,他又重新立在真实之域之上。

    他也从没有脱离过,只是,心内虚空内外终究还是不一样的,那脱离人世浊海,凌绝天下,遗世独立的意味儿,很容易带给人别样的感悟。

    此时余慈离开心内虚空,自然而然就站在相对超然的位置,观察天地法则体系,观察神意纵横舒展,观察情绪流动变化。

    心内虚空中,“吞噬”已经完成,但相应情绪的运化仍未停止。

    因为除了那座来自太渊城的城墙断垣,自蕴真意之外,与之相接,封禁着罗刹鬼王仅存一点儿气机线索的太玄法力之中,同样有着类似的东西。

    以前余慈感受不到,是修为和见识的问题,如今感受到了,便发现太玄、太渊之间,颇有“共鸣”之处。

    至少,它们都将罗刹鬼王视为最危险的强敌。

    如此就有一个很有趣的问题:

    如果太玄魔母有太渊惊魂炮这样的利器,会怎么做?

    作为此刻真正的掌控者,在对待罗刹鬼王的问题上,余慈亦站在同一立场上,他又会怎么做?

    这一刹那,余慈不只是感受到了近于本能的“情绪共鸣”,甚至还有那丝丝微妙的智慧交流。那是蕴藏在太玄真意、太渊惊魂炮之中的玄妙法理,和余慈战斗意识的“共鸣”。

    真实之域中,余慈自然而然地捕捉到罗刹鬼王的“方位”。

    或许,用“层次”来形容更恰当些?

    这也没有什么意义,因为,他已经锁定了目标——代表着自开战以来,全面被动的局面就此终结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真正理解了太玄封禁之妙义,那应是建立在动静法则上,深蕴宇宙之义理。

    为道也,屡迁,变动不居,周流六虚。

    动者常也,静者时也。

    天地万物永远都在不断的变化中,但也必然有暂时的“静”与之相对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也是天地法则体系中,触及宇宙真实的一类根本法则。在此根本法则的限制下,罗刹鬼王终未能完全掌控局面,出现了些许“失误”。

    这“失误”是太玄冰解的“封禁”之力强加给她的,是“由动而静”的法则限定,只是由“冰封”的表征体现出来。

    便在动静的转换对照中,罗刹鬼王的位置暴露。

    来而不往非礼也。

    余慈当然知道自己现在很不好受,可若不收拾残局,此消彼长之下,后面的日子又怎么过?

    那就干吧!

    万魔池中,太渊惊魂炮蓄积的力量轰然迸发,却不是打向已经锁定的虚空深处——它也远没有那个威力。

    暗红的光芒轰向星辰天,且不是一炮,而是连续七炮。

    七道暗红轨迹,直指星辰天、紫微垣、北斗所在。

    每一炮轰去,星辰天就是颤动,相应星光变色。

    贪狼、巨门、禄存、文曲、廉贞、武曲、破军,七星始动,均做暗红,有如妖星横空。

    星辰天中,三垣四象,三千散星,还有那明暗不定,看似空无,实则弥漫整个天域的亿万星辰,受某种特定法度的驱动,以北斗七星为中枢,气机运化,无形之间,已经穿透虚空阻碍,与真正横亘无边的域外星空交互感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