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八章 太渊太玄 七星连珠(上)

    这等环境下,吃那月光悬照,肖神光心头便有恐惧之念滋生,无论如何都压不下去,只觉得浑身不得劲,明明在月光之下,却似被阴影笼罩,不见天曰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扭头看其他人,此时,云海之上,大部分人都抱着团,张天吉、周初、阚兴离三人一组,之前三宝船被摄走时,甩出来的三位随心阁长生真人一组,而且黄天道的孙敬复,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手段,也和那三人混在一起。

    形单影只的,竟然只他一个?

    当然,还有隐没入云海深处的武元辰,还有至今仍在幽暗虚空中的余慈,可他怎么能和那两个比较?

    别说比较,他真想有多么远,避多么远!

    念头既生,他忽地发愣:怎么自己就没想过逃走这回事儿?

    一念未平,一念又起,他再次回头,看张天吉等人,按理说,同为长生中人,对他的观察,那边几位无论如何都应该有些反应才对,可为什么由始至终,就没有任何一人往他这里看?

    就是偶尔飘过来的眼睛,也是茫然无焦点,完全将他漏过,在那些人眼中,他这边究竟是个什么模样?

    肖神光心头恐惧便如黑潮,一层层翻上来,整个人就像光赤着暴露在数九寒冬之下,不自觉就在打颤。

    他的法力呢?他的神通呢?

    他想聚起力量,掉头逃命,可莫名地全身气机都凝滞不动,一星半点儿的力量都调不起来。

    除了剑修,绝大部分长生真人的神通所在,都是自成一域,在与天地法则体系的抗衡中,达到对形神内外的完美控制,可这时候,某个无形的恶魔,就将这份根本吞吃干净。

    便如吃鱼要剥刺,炖肉要拆骨,等这些前期工作做完,就只剩下“品尝”了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惨嘶声里,肖神光脚下一空,身形沉重如石块,向着无底的深渊直坠下去,

    刹那间天光数次变幻,他却完全抓不住规律,事实上,已经濒临崩溃的心神,对外界的细微变化,已经是视而不见,完全无法生出反应了。

    直到虚空再次移换,独特的幽暗世界呈现在眼前,天空本是纯粹的黑暗,几无杂色,却有一道暗红的笔直轨迹烙下,细看去边沿却是参差不济,便似翻卷的伤口。

    而在其下,血色的波涛,怒嚎的妖魔,将这处黑暗虚空劈成两半。

    看着那无数奇形怪状,却又同样狰狞凶横的脸,肖神光再次发出惨叫,也在此时,他仅存的那份灵明忽然发现,自己的惨叫声,怎么与血海上那些魔物一般无二?

    血海翻波,浪花飞动,将肖神光卷入其中,随波沉浮。

    他沉下去,又浮上来,血海的腥臭灌入体内,污秽形神,那仅有一份灵明,也如风中之烛,随时都可能熄灭。大概是回光返照,他对周围的环境倒是越发地敏感起来,由此也形成了他最后的记忆:

    夜空、血海,还有一座巨如山岳,却缥缈扭曲如云雾的城池。

    城池已经近乎透明,唯有其上万千符纹,道道清晰,光华流转,中央则构合出一个炮管似的空洞,血色正渗入其中,凝聚为烈曰般的强芒,仿佛下一刻就会击发。

    血海中,无数魔头正向着虚幻的城池奋勇扑杀,却无法阻止那力量的蓄积,而且还有更多的魔头,只在海面上手舞足蹈,呼啸吼叫,成就那恢宏之声:

    入魔!入魔!

    某种深蕴在血海中的信息灌入心头,转瞬间,肖神光明白了些什么:

    哈哈,余慈小儿,原来你也不妙了啊!

    情绪翻腾,如火爆燃,瞬间将仅有的灵明焚烧一空,肖神光再不管其他,就那么高举双手,和身边万千魔头一起,嘶吼狂叫:

    入魔!入魔!

    恢宏之声响彻虚空,更化为鲜艳如血的魔气凶意,蒸腾起来,穿透高空中那一道暗红的虚空伤痕,往他处虚空渗透,也将这口子腐蚀得更大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就连那些扑击虚幻城池的魔头,也纷纷停下,扭头上看,看那不断拓开的裂痕,某种毁灭姓的情绪占据了血海上所有扭曲的心灵,受此影响,太渊惊魂炮的蓄力过程再减,临界点已至。

    有平淡的声音传出,之前似乎还有一声低回的叹息:

    “遗气涓滴,冰封三千外道;摘星数点,截绝百汇灵机。”

    刹那间,一道冰线自平等天来,飞降而下,过星辰天、人间界,将太渊惊魂炮造成的伤痕一路封闭,再一头刺入万魔池。

    夜空飞雪,血海霜冻,继而波止涛凝,冰封万丈!

    就是虚幻之城上的太渊惊魂炮,其击发之符纹机关,也给冻结。便在此时,夜空明月回还,映得飞雪片片,冰尘点点,晶莹剔透。

    余慈神意穿过,看那冰凝的血海,若有冷汗,也一定是给冻住了。

    真险哪!

    太渊惊魂炮的杀伤,是纯粹近于剑意的杀伐之力,甚至有些近于诛神刺,一炮轰出,碎形灭神,没有任何缓冲的余地,受那一炮,心内虚空受创不说,万魔池当真是沸反盈天,魔意纵横,更渗出这一层天地,污染了人间界、星辰天,当时他已经是魔念大炽,这才“一口吞了”肖神光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痛下决心,让玄黄隔空重创游紫梧;若不是他当机立断,引来太玄神通封杀魔意,大概接下来就要在魔意的催发下,与云海上下的几位长生强者再战一场……

    当然,更可能是被罗刹鬼王再一次太渊惊魂炮轰穿心内虚空,道基崩坏,便是不死,也是几千几万年都别想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如今事态仍未完全好转,他虽以太玄冰解,封住了滔天魔意,心内虚空的创伤仍是实打实的,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温养。

    可现在,不管是天地法则意志,还是罗刹鬼王,恐怕都不会给他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尤其是后者,游紫梧已经拖命而逃,罗刹鬼王的“坚城利炮”依然强行驻留在万魔池中,这一瞬间做出的消耗、付出的代价,恐怕要十倍于之前的总和。

    这正代表了那位的杀意,已经再没有任何遮掩。

    就算这回将其驱离,后续而来的庞然伟力,包括罗刹教、黑天教的倾压之势,又该如何抵御?

    更何况……现在的问题更复杂了。q