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七章 血海翻澜 坚城利炮(中)

    此时“浮”在血海之上的坚城,明显只是某个巨大建筑体系的一角,其后更为宏伟的背景,在万魔池虚空中扭曲,成形不得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其主体结构色泽苍黑,巍然如山,其上符纹遍布,仿佛在漆黑画卷上书写的华章,偶尔几处符纹扣合,又形成凶横鬼物妖魔之相,在城池之上,挣扎出大半个身子,与血海上浮游前涌的万千魔头彼此搏杀嘶咬,使偌大的坚城恍若活物,仿佛下一刻就会转变形体,冲杀起来。

    看起来应该是血狱鬼府的风格。

    余慈从那些挣扎出半身的妖魔形体上,隐约见出了当年天裂谷时,血狱妖魔的气机。不过,他感觉到的“眼熟”却并非单指此物。

    他注意到,那些遍布城池之上的符纹,还有一些城墙苍黑砖体的结构、拼合方式,都似曾相识。他与自家往年见识一一比对,不是玄门,也不是魔门,巫门、儒门他不熟,不会有这种熟悉之感。那么,又有哪个体系身具这样独特而成熟的风格,且能让罗刹鬼王看中,用在她的“离幻天”上?

    一念至此,余慈心头灵光闪动:

    游紫梧一行人先期并非是冲着他来,观其目的,倒是处处针对随心阁。而这里面最为敏感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海人异族?

    记忆就像珠串,找到了一颗珍珠,提起来就是整整一串。

    余慈恍然大悟,不错,海人异族!

    这种奇妙的城池结构、符纹印象,不正是当年,他在太渊城废墟中,零零落落见到的吗?也只有当年雄踞海外,发展出完整修炼体系的海人异族,才有这等迥异俗流,又极其成熟的作品。

    五劫之前,罗刹鬼王举全力攻灭海人异族,又将其遗族尽都掳到血狱鬼府去,一万多年过去,难不成都充做了奴工,专门为她大兴土木,建起这离幻天的防御体系?

    猛地移转到这条思路上,余慈越发觉得可能性极大。

    而若如此的话……

    余慈陡然间心神凛然,神意延伸,探及城池外围,却立时遭到离幻天法则的强烈排斥,根本无法深入。

    探不到城池内部,他只能在外围游动,可这时候,他忽然发现,万魔池血海深处出现了某种不太正常的反应。

    隔空感应终究还有较大的误差,余慈辨不出细节,只能感觉到,血海之中,贴近离幻天城池的部份,流转化生的节奏出了问题,就像是一处暗流漩涡,将正常海流的趋向彻底扭曲。

    下一刻,海面上万万千千魔头也生出感应,

    余慈能够感觉到,这些魔头的“情绪”骤然激烈起来,血海之上,刹那间像是闪耀起千万颗星辰,那是一众魔头的“杀意魔念”爆燃,通过眼瞳放射出来,有的甚至直接烧透顶门,化为一簇簇颜色各异的火焰。

    血海光芒剧盛,一时连照神铜鉴的明月清辉都给压下。

    万魔池虚空摇动,余慈不得不花费巨大的力气,维持照神铜鉴,不让里面的“剧毒沸汤”溢出来。

    难道是罗刹鬼王要催化万千魔头,来个内部攻杀?

    余慈不可避免地要分神去想,正因为如此,等他反应过来,血海之上的变故,已经推进到了下一阶段。

    在与坚城冲撞的“最前线”,成百上千的魔头忽然接二连三地萎缩、干枯,耀眼的魔念瞳光、火焰一个个熄灭,似是被某种诡异的方式抽干了一切力量。

    相应的,离幻天坚城之上,密布的符纹却有部分亮度急剧提升,那光芒是如此灼目,以至于苍黑的城体尽都化为阴影似的背景,在本就虚无不实的环境下,简直就像透明了一般,只有那片符纹闪耀流转。

    余慈注意到,那片符纹中间,有几处类似于“符纹分形”的结构,在变化中彼此扣合,形成一个类似于花边圆环的图样,更由于城体的“透明”,他还能看到,在其内部,同样有片断符纹聚合,层层环布,仿佛是一个空心圆柱的样式,就像是某些符器聚力喷发的炮管……

    炮管?

    出于相对匮乏的见识,余慈记忆中,属于海人异族的仅有的几个概念刹那间筛选干净,只余下唯一一个能对应上的玩意儿,在心头闪过:

    太渊惊魂炮!

    念头乍现,余慈只觉得心内虚空都抽搐了一记,想要做出反应,可在此时,坚城之中,分明已经运化完毕,刹那间血海凝波,冲杀在前的一众魔头也就此冻结,随即身化飞灰,而那在符纹照耀下,更近于虚幻透明的城体,分明蔓延上鲜红如血的颜色。

    仿佛是血海终于冲破了阻碍,渗透入城,可这一幕,分明就是人家主动为之。

    这一刻,漫漫血海分明已经化为离幻天坚城的力量源头,其中激涌澎湃,冲霄贯云的凶横魔念,就此洗荡盘转,运化聚合,化为“炮管”深处灼如烈日的强芒,继而……

    喷发!

    便在这爆炸性的瞬间,余慈本能地神意流转,随照神铜鉴清辉洒落四方,看到浑茫血海之上,万万千千的魔头凶物,只要还能留存的,其狰狞之面目,竟是为迷茫安静所取代。

    它们都是尚没有被魔意完全浸染之辈,本来在它们心头肆虐的情绪恶念、奔涌的六欲浊流,陡然间就跌落了一个层次,以至于在此瞬间显露本心,进入了某种微妙的境界。

    而那些恶念、浊流去哪儿了?

    是了,正随那炮口的轰鸣,倾力喷发,呈现撕裂虚空的暗红轨迹,转眼轰在当空明月之上,将万魔池天地最明亮的光源,瞬息打灭。

    喀喇喇破碎之音响起,还在云海之上,看地网白骨阵内外交战冲击的一众修士,猛地听到这怪音,都是一怔,循声望去,只见余慈所在的那一片黑暗空洞之间,忽有一轮明月升腾,清辉如波,照耀云海。

    何谓“清辉如波”?概因那青白光芒,呈波荡之势,层层扩散,吃“月光”照住,便觉光影流动,有晕眩之感。一时间也不知道,动的究竟是月光,还是承载月光的虚空。

    或许是这等幅度的波荡影响,一众修士莫名心头焦躁,几乎有掩目不看的冲动,再细察气机,只觉得滞涩难行,与外界天地元气相接,受的影响最大,瞬息之间甚至是天厌地弃,竟是劫数横来之兆。

    不等他们追究事由,但见脚下劫云之中,动荡骤起,雷光喷发,密密麻麻交错摩擦,转眼间就化为咆哮的雷霆之海,几乎彻底压过了常年灰暗的劫云颜色,显露狰狞面目。

    那十方雷光,或暗红、或湛蓝、或炽白、或深紫,光波激荡,虽是受到天地之气交汇的影响,并没有真的倒卷上天,只是在一定高度如波浪般起伏,可每一道电火,都深烙进众人眼膜之上,勾动形神内外气机,有影响稍大的,甚至五脏六腑都要给勾出来,五内有如火焚一般。

    众修士都是大惊,也顾不得其他,纷纷上飞,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等到此时再看,地网白骨阵已经彻底被雷霆大海吞没,不说阵内的游紫梧、余慈二人,就是阵外唯一显形的万飞罗,由于要维持阵势,也被电光吞没,任他“水云间”神通玄妙,也是左支右绌,十分狼狈。

    高空中,张天吉与周初师兄弟面面相觑:

    真的是游、余二人打上了火,招惹了天地法则意志,要将他们二人一锅烩了?

    那照耀云海的明月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此时观睹月光,在雷霆巨涛横空之际,竟然依旧明亮,错落刺目的电光轨迹,扑到月光外围,便消失于无形。

    明眼人也都看了出来,明月周边,分明也是虚空波荡,自成一域。天劫雷光侵袭过去,立刻就被虚空神通吞没干净。

    “游紫梧在虚空法门上已无潜力可挖,遮莫是余慈……”

    周初若有所悟,便征求张天吉的意见。

    张天吉还没回应,其音波已经流转出去,为这片虚空之后,全面被动的余慈所感知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真想苦笑回应:

    没错,是我!

    只是这也不是潜力之类,而是镇压万魔池的照神铜鉴,被太渊惊魂炮给轰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说是“轰出来”,也不太准确。

    若真给硬轰出去,余慈的心内虚空距离崩溃也没多远了,实是他见势不妙,不敢让照神铜鉴硬顶,当机立断,移转天地以消减余波,从万魔池到人间界、再轰到星辰天,几乎要触及平等天时,又强行移转出心内虚空,借内外天地的压力变幻,终于将那可灭杀真人的强绝力量导引出来。

    也在此刻,余慈确认,之前他“放任”罗刹鬼王在万魔池摆弄手段,果然是大错特错。

    以罗刹鬼王神主之尊,怎么能给她任何机会?

    只看她太渊惊魂炮蓄势成功,第一炮就轰向了照神铜鉴,便知万魔池的基本结构完全瞒不过去,被她查觉到“阵眼”所在,这是要一击绝命,把万魔池炸个底朝天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