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七章 血海翻澜 坚城利炮(上)

    刹那间,乾坤挪移,天地倒换。

    源于“离幻天”投影的暗红色彩,在万魔池的幽暗背景下,再也算不上醒目,甚至被错乱的光线切割得零零落落、散在夜空血海之间,乍看去倒是被哪个厨子切了丝,只待下锅翻炒。

    余慈可以感受到,对面的冲击力骤然下滑,便如最初神意穿入时一般,深陷进泥沼之中,举步维艰。只是当时不过是神意一缕,如今却是将大半个“离幻天”的法则投影都陷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法则体系差异带来的效果了。

    余慈心神陷入照神铜鉴所化的“明月”之中,看那血海幽夜中,只能勉强称之为“雏形”的法则体系,在“离幻天”投影的冲击下,一层层崩裂,可这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万魔池的源头纷杂,比如这大海似的血浆,源于太阴血煞;海面上下无数魔头,绝大部分受天魔法门染化;也有小部分源于佛门地狱道,乃业力化生;还有一些是阴魂鬼物之属,被转轮屠灵魔光所拘。

    只要是余慈这些年收摄的负面之物,都是一股脑儿地塞进这里。

    从最初的屠灵狱,演化到如今的万魔池,余慈做的最多的,就是以类相从,逐级分层,理一个大概的头绪,其他的也很有限,更多是看它如何“自我发展”。

    最初的转轮屠灵魔光,只能拘一些阴魂鬼物;其后又有地狱道碎片,却很快被当成诱饵甩出去;直到收摄了血煞雷池,以六天鬼神血光雷狱所蕴的天地玄机为本,才有了一个勉可承载的“工具”,而接下来,源自元始魔主的巨量且混沌的信息和力量,则又将其大幅异化,最终变成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所在。

    天地法则?

    也是有的,却是颠三倒四,极不稳定,有时还彼此冲突,相互吞噬,就算是余慈的自辟天地神通,以大罗天周覆万方之能,也只能是勉强包容而已,为此,还不得不用照神铜鉴镇压。

    在余慈看来,万魔池就是一口猛火煎熬的汤锅,里面的材料五花八门,偏又毒性猛烈,最终熬出个什么玩意儿,谁都无法预测,反正不那么让人期待就是了。

    他所能做的,也只是拿照神铜鉴当“锅盖”,死死扣住,偶尔再往里面添些“调味料”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心内虚空一个不定时爆发的火山,要想真正将其降伏,除非是将元始魔主所“赠”的巨量信息彻底解析完毕……还要解决这段时间不断扭曲异化的“成果”才行。

    如今离幻天投影悍然撞入,不管是人间界、星辰天都是追求体系完备,秩序井然,硬碰硬的话,在自家地盘上,不管胜负,都是一片狼籍,为智者不取。

    平等天更不用说,只一项罗刹鬼王的本源之力,恐怕就能让那位神主大人直接从亿万里外杀过来,举全教甚至包括血狱鬼府中的力量,将他灭杀成渣——虽说余慈到现也不太明白,这份本源之力究竟该怎么利用才好。

    算来算去,也就是万魔池最为合适。

    反正这边再乱,只要不冲开照神铜鉴的封禁镇压,也就是那回事儿了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之前余慈吞服了七情魔丹,固然是暂时缓解了神魂伤势,可这玩意儿毕竟是魔门之物,走的就是激发情绪念头,挖掘生机潜力的路子。

    受药力催化,余慈也是情绪涌动,这种心态下,玄门法度效果很难保证,倒是万魔池,受此刺激,涌动不休,威力凭空暴涨两成,此时使来,也是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果然,这一轮变化,大大出乎罗刹鬼王的预料,使得“离幻天”的投影失陷其中,想要如在人间界那般“披荆斩棘”,可是没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此外,无庸讳言,余慈还有别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种被动挨打的局面,他真是受够了,就算对面是罗刹鬼王也一样。

    如果有可能,他真想放出万古云霄,在真实之域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,可惜,可行性实在不高。

    但这不等于他甘于认命,万古云霄是前人余荫,不是自己的成果,限制也多,一旦放出,就有一个最低水准的要求,他之前还要借助玄黄的力量,事先斩出一片空白,才能完成,而且几乎没有进一步精细操控的能力。

    他的根本还在心内虚空上。

    若能将心内虚空的法度推陈出新,形成独立于天地法则体系之外的完整领域,便不如万古云霄,也不会像现在这样,全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只是此类法度,牵一发而动全身,关涉无尽法则,要一举功成,未免自不量力,还是分段实施,更符合实际。

    和之前选择“对撞”的思路差不多,除去平等天、承启天情况特殊,余慈也只能在星辰天、人间界、万魔池中选择。

    要论体系,星辰天其实是最完备的,但受到上清前辈余荫的影响,也最难发挥。在他这个层次,就算是到了极致,难道还能超越万古云霄不成?

    人间界则更多是彰显他虚空神通的“展示区”,法理上没有什么出奇之处,还要引入星辰天、万魔池的力量。

    倒是万魔池这里,既有天劫的法度,又有魔门的精义,还有过往屠灵狱的一些经验,也强行统合在“血池”之中,虽然混乱无序,大致的轮廓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魔性又是天生无拘无束,此时受到七情魔丹的催发,很有些灵感勃发之态,若能再给几分刺激,脱却窠臼,岂不妙极?

    存了这样的心思,余慈对其中法则的生灭、演化自然更为注意。

    他就看到,在这片天地中,相当一部分的法则存灭只在倏乎之间,尤其是“离幻天”投影压进来后,彼此冲击、对撞、大部分湮灭,还是有部分法则,零零碎碎,在某种隐晦力量的牵引下,“坠入”下方血海之中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“血海”才是这一方天地的根本,也是法则体系最稳固的所在。换句话说,这里所有的一切,都是从“血海”中衍生出来。

    道经有云:“归根复命”,所有崩溃的法则也要回归到“血海”中,重新酝酿、生发,由此形成一个大致的循环,这也就是万魔池虚空化生的根本要义。

    可“血海”之中,法则是如何化生的?结构是如何搭建的?层次是如何分布的?

    余慈对此只有一个极其模糊的感应,

    因为要解析其中的法则奥妙,无论如何都要“进入”其间,单凭“月光”悬照,看到的只会是扭曲的魔影镜像,差之何止毫厘?根本就是千里万里,乃至于南辕北辙,背道而驰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,余慈当然明白。可是万魔池又岂是好进的?

    这里面固然有余慈收集来的一众负面存在,又何尝没有他内心剥离出来的阴暗之物?

    岂不闻那千万魔头所发的“宏声大愿”?

    入魔!入魔!

    一入其中,便是永沦魔狱。之前千辛万苦与元始魔主所做的切割,当场就要破功,再想分离,可就没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为此,余慈只能用最笨的办法,由外而内,由局部而整体,运用解析神通,按照在东华虚空解悟的方法,将万魔池所关涉的信息,聚其根类,抽其枝干,分其叶脉,慢慢整理归纳,希望用水磨功夫、漫长时光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本来这种事情,也没什么好急的,他已入长生,千年万载的时光总没有问题,真生出急躁之心,反而不美。

    可有些时候,机缘就是机缘,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的强势介入,固然是将他推到了生死边缘,却也让他有了一个不湿衣角,就能翻江倒海,窥看玄机的机会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意外,罗刹鬼王的强横神意,很快就测出了万魔池这一层虚空的大致轮廓,自然也就知道,其法则体系的根本在何处。

    不过数息时间,对面已经改换方式,不再那般直接地冲撞,而是展开了一层变化:

    “离幻天”的暗红投影,不再拼命地聚合蓄力,以求一击见功,而是就依着错乱的局面,化为丝丝缕缕,淅淅沥沥的“小雨”,洒落下来。

    其形断而意连绵,很快就形成一片连接海天的雨幕,不断扩张、蔓延。

    “血海”本能地要将这些断续的法则吞噬,改头换面,可在罗刹鬼王韧性强绝的连绵真意加持下,先期的冲突、湮灭大大减少,“离幻天”投影的余力自然增强,便在血海之上,逐渐蓄积,层层堆叠,拼接结构,再加上余慈刻意的放任,使“血海”的排斥性不那么敏感,片刻之后,已过了某种界限,突然化生。

    瞬息之间,血海之上,立起坚城!

    那“坚城”仍只是个幻影,可作为主要材料的相关法则,却是实在实的遭到了“离幻天”的异化,一时间血海也吞噬不能,唯有愤怒咆哮,推挤着千千万万的魔头,掀起排空浊浪,冲击上前。

    海天摇动,雷云四合,万魔池内的冲突,转眼间就进入到最激烈的阶段。

    余慈也要小心维持着照神铜鉴,保证其镇压之力,同时神意观照:

    唔,那城池,好像有点儿眼熟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