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六章 天有二日 月出云海(四)

    虚空中沉默在持续,不知什么时候才是个头。

    一众长生中人,再看不清是谁动手,就可以对着云彩撞死过去了。

    看了半天,张天吉终于确认了余慈身外,一圈圈虚空动荡波纹大致的强度,故而眼睛一直在睁大,直至极限。

    半晌,他才对身侧的周初道:“此子是再来了一次九幽盛宴?”

    不等周初回应,张天吉就反应过来,这不可能,与赤霄天捋虎须的行为完全不同,余慈没有理由造出这番杀孽,得罪那么些宗门。更重要的是,其身外虚空动荡的征兆里,不见任何九幽冥狱的气息,甚至都不是外力,倒像是由中而发,

    就是那一刹那,云海中空空如也,巨如坚城的移山云舟,还有成百上千号客人、船员等,尽都吞没不见,这简直就是上古神兽饕餮再现!

    是虚空法宝?难道就没有极限吗……还是某种特殊的法门?

    一念至此,张天吉自然在脑海中搜检相关信息,以他劫法宗师之能,又能花费什么功夫?他终于醒悟:

    虚空神通!不是移星换斗,也是虚空挪移级别的……不对,就算是楚原湘、羽清玄这样的人物在此,想要将巨城般的移山云舟并成百上千名修士一发移走,不是做不到,却绝不可能做得这般轻描淡写,因为那是神通本身的限制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,此刻的虚空波荡节奏,完全不是那种路数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余慈所彰显的,是一种更高效,自然也更为玄妙的神通……

    “师兄!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张天吉脑子还有些充涨,心情更糟。他恶狠狠扭过头去,只看到周初神情凝重:“师兄,根据宗门记载,虚空动荡成圆,上下抖动,化为莲纹,这是虚空外扩、内收,两相对接之景……”

    周初的话没说完,而张天吉已经知道了后面的意思。

    是的,他也知道这一记载,那么,难道真的是……自辟天地?

    自辟天地无上神通!

    张天吉只觉得头皮微微发麻,那是气血加速流动的表征。他又深深吸一口气,作为劫法宗师的一员,他很有资格来品评神通的作用:

    大劫大神通,小劫小神通,

    一项神通,是进阶之馈赠,亦是进阶之资本,也是区隔同阶之人强弱的重要标识。

    最典型的就好比前段时间,隔空神意对冲的武元辰和楚原湘,此二人都是大劫法宗师极数,都精通神意攻伐之术,年岁、辈份、修炼的法门都难分轩轾,可为什么在此界修士的品评中,楚原湘要稳稳压过一头?

    其中最醒目的因由,就是楚原湘成就的是虚空挪移的大神通,最能与自身法门配合无间,来无影,去无踪,进退自如,攻守兼备,就是碰上地仙大能,也有全身而退的资格。更能够以此窥得虚空之奥妙,近乎大道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武元辰的“落魂钟”固然对神意攻伐的增益更胜一筹,却也只是锦上添花,远不如楚原湘那般惊艳。

    回到目前的局面,张天吉不太清楚余慈的主修法门是什么,公开的资料上显示,这一位在还丹阶段,修炼的是天垣本命金符,作为上清宗内最上乘的丹诀之一,有很多种搭配的修行路线,其中多有超凡入圣之资。

    然而,哪一种路线会激发出自辟天地的无上神通?

    无上神通!

    正一道立派近十劫,出过三位地仙大能,可真正身具无上神通的,也不过开派祖师一人而已。至于在长生真人阶段就能成就的……

    确定不是在逗乐吗?

    他调整气息多时,还是不顺,干脆就闷哼一声:

    “此子当真是妒煞旁人,就这一条,也是取死之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兄且安心定神,东海来人之前,岂能妄动他念?”

    周初说得直接,也使得张天吉心神凛然,猛醒道:“不错,是我想的岔了。”

    只是很快他又忍不住:“罗刹教怎么突然和余慈过不去?那边也对九幽冥狱有所求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已经有人打破了通盘的沉默,因为移山云舟的消失而显得空荡的云海上,忽有森白立柱,轰然而起,其上分明是数不尽的白骨扭曲拼接而成,形成慑人魂魄的独特纹理。

    且还不是一根,而是连续八根,各占一处方位,错落而立,覆盖了直径超出百里的范围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地网白骨阵?”

    这八根白骨立柱,是罗刹鬼王在血狱鬼府多年大战,以敌方强者的尸骨拼接成的战利品,由此炼成了一套天成秘宝,但炼成之后,本人却不太喜欢,送给了游紫梧,成为那位西陆传法仙师一套成名之器。

    一旦立起,百里立成绝域,但并非是困缚敌手,而是起到封绝防护之效。

    此时,则是镇压云海。

    使用者也不是游紫梧本人,而是万飞罗。

    那位三劫真人身形闪现,气机与地网白骨阵联为一体,哧拉拉爆音声中,便有成百上千道森白长链,环绕八根立柱,封住百里云海区域。且其上分明有骨刺锋芒,密布如荆棘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时,云海深处,钟声轰鸣,武元辰强横神意杀来,正正撞上白骨之阵,随即便有厉芒蹿动,跳跃崩飞。那一波神意冲击来得快,去得也快,也就一个眨眼的功夫,就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“武魔头吃了暗亏呢!”

    张天吉看得再清楚不过,这“地网白骨阵”的厉害之处,可不只是在实物层面,便是在神魂层面,同样也有防御之能,而且是最让人头痛的反冲之力。

    轰过去十成力量,起码能掉转三成,正是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

    那武元辰身上本就带伤,碰到这种手段,自然也是投鼠忌器,锋芒顿挫。

    目前为止,还没有真正开打,可这样的局面,难道就是让游紫梧和余慈单挑?

    真是别样气象……唔?

    张天吉莫名地脑宫震荡,神魂竟似不安于位,转动的念头也就此止歇。

    他看向周初,发现这位师弟也是皱眉,更不说另一边的阚兴离,脸色都变了,随即就是闷哼一声:

    “有人暗算!”

    张天吉没有理会,只是看向白骨阵中,两个人影。

    就在他的注目中,就在光天化日之下,阵中游紫梧和余慈,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