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六章 天有二日 月出云海(中)

    理所当然的,罗刹鬼王早在那里“等”他,二者的意念乍触又分,各据一方。

    这是余慈第二次与人在真实之域“碰头”,他能感觉到,罗刹鬼王的境界明显超过了他,当他还只能在“海面上”踏波而行的时候,罗刹鬼王已经是高高在上,在无有法则凭依的真实层面,凭虚而立,却自然有专属于她的一方天地,架设铺开。

    也许,那就是传说中的离幻天?

    这让余慈想起了三清道境,万古云霄。

    一念既生,相关法门也已运化开来,当然,只刚刚发端而已,不过是杳冥之天外,风吟道唱,恢宏虚空道境,仍只是原初之一点,未曾真正铺展开来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罗刹鬼王那般,独立于世外,开辟虚空世界的本事,上次也是玄黄帮忙,预先斩灭周边法则体系,才最终功成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他也终于不再像面对元始魔主时,浑浑噩噩,完全没有一个概念,更全无还手之力,至少罗刹鬼王到现在为止每一个步骤,他都能捕捉到,理解透,没有什么碍难之处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就是层次,这就是境界。

    相隔亿万里之遥,罗刹鬼王暂时也没与他比拼修为的意图,到目前为止,连神意层面的冲突都没有,“仅仅”是情绪层面的一些接触。

    如果将隔空神意对冲视为神魂之间的对抗,那一定是近身格斗级别的,是纯化精炼的神念、神识极尽强度、变化之能事,拳拳到肉,剑剑刺血。

    情绪层面的交战,同样是神魂对抗,却是更丰富多彩,便如法术、符咒,在其独有的“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”层面,不断组织、跳变,形成玄之又玄的攻伐之术。

    说不出谁高谁低,但那是建立在二者皆通的前提下。

    若不通情绪之术,便有极大的机率,让对手戏弄至死。

    余慈所感应到的独立于天地法则体系之外“离幻天”,所动用的神意力量少之又少,至少作用在他人身上的,并不为多,绝大部分,都是构建出那一个介于真幻之间的世界,算是厚积薄发的典型。

    余慈当然比不上那位,可他有自辟虚空的无上神通为体,有心内虚空的法门为用,同样是介于真幻之间,并不比对方来得稍差。

    而且,由于做为中介的游紫梧,其所开辟的“世界”,并未真正与天地法则体系相接,真正作用过来的力量,层次上似乎还要逊色一些。

    三宝船上,没有几人能察觉到真正的境况:在杳不可察的层次之上,已经分立两国,厉兵秣马,彼此相接、试探,随时会引爆毁灭性的冲击。

    而主导这一幕的两位,也是做到了“目无余子”,仅就同样层次的对方,进行着“密切”的交流。

    “真不错,自辟虚空的无上神通,我手下可是一个都没有……那个美人儿也是你的信众吗?良材美质,我见犹怜,要不要助她一臂之力?”

    船上的竞卖会还在持续,如果罗刹鬼王出手,刺激各买家的情绪,由此掀起的狂热氛围,真可能真把船上所有人的口袋掏空,可那又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真当现在是聊天吗?

    唔,对于这些迈入真实之域的神主来说,或许这是某种“日常”行为?

    “罗刹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几个字,可真正透入真实之域,通过情绪的变幻传递过去的时候,余慈本体处,某种颤栗之感从尾椎一路冲上脑宫,形神交界地的分泌、念头,交相作用,久久难平。

    当年在天裂谷,看罗刹鬼王颠倒乾坤的神通,何曾想过有今日,以平等之口气,隔空称呼?

    这同样是一种情绪,激昂奋进,意兴飞扬,有着某种充实的满足感,余慈也并不压抑,而是借这份儿情绪,再将神魂力量提升,便如海底暗流,海面上波平如镜,其实已经形成扭曲的涡漩。

    “终于肯开口了?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即刻就有了回复:“壁虎啊,正有一事想问你:你一直不曾布网,确实是很谨慎的,那么,你是想要怎么样的世界呢?”

    真是友好的态度……

    余慈沉默片刻,用同样柔和的意念回复:“不管是怎样的世界,我想,西南那位,恐怕都不会想让我来沾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?只要做一笔交易……”

    “交易生死法则?”

    证严和尚之前的推论猜测,一句句流过心头,余慈则嘿然冷笑:“用一个身具无上神通的信众,换取两位神主的友谊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理论上是很好的,可惜,我不是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对面有一个明显的静默,然后慨然长叹:“啧,真是可惜!

    两边同声一笑,八角宝幢之内,瞑目端坐的游紫梧睁开眼睛,目有棱光。

    也在此瞬间,余慈意念发动,将分化出的某颗七情魔丹摄回,种入神魂,刹那间药力催化,通达神魂每个角落,弥补之前所受的暗伤。

    心内虚空深处,承启天浮空不动,自星辰天而上,平等天等也是波纹不兴,惟有人间界,影像迷乱,更下层的万魔池,血海翻腾,嘈杂魔音汇成洪流,几欲形之于外。

    本心不动,情绪翻澜。

    某种奇妙的振动,在神意层面作用,依旧隐晦难见,只有长生真人以上,才有资格感应。此振动与之前下方舱室传出的讯息一脉相承,只是张力更足,敏感的人便有一种山雨欲来之感。

    云座之上,张天吉就有些恼火:“今天还真邪乎……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他和周初等人的注意力,还是第一时间倾注过去。

    长生真人的神意刺探,对于船上的防御体系来说,几乎等于是明着踹门了。高台之的沈婉被惊动,身上微微一颤,却是强忍着没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她有这番定力,其他人却差了很多,白闵等人纷纷回头,他们虽不像沈婉那般,是众修士注目的焦点,可留下的人们,哪个不是惊弓之鸟?

    超乎寻常的反应,还是使得会场的气氛迅速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,所谓的“气氛”对那几位有所求的强者而言,已经没什么意义了,没有人再理睬这个,武元辰更是“哈”地一声笑,直接站起身来,身外万千魔影仰天咆哮,声若洪钟,仿佛下一刻就要冲杀而出。

    也在这一刻,三宝船上警声大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