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六章 天有二日 月出云海(上)

    下方船舱的异样,是超出了寻常气机运化的层次,直指神意、甚至要更加微妙的层面。故而即便是隔了多层防护法阵,还是露了些端倪,别人不说,但凡是长生中人均有所感,仅轻重不同罢了。

    只是受到烟霞岚光障和下层防御法阵的相斥反应,他们的感应也变得滞涩难行,难以看清那边发生的变故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放出感应的人们,都碰上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只有真正知情的那几位,没有类似的困扰。游紫梧早早地将心念寄托在丘佩身上,深入要害地带,至于武元辰,则根本没理会那边的情况,魔意汹然,只把游紫梧看得更紧。

    可是,来自于大劫法宗师的灵觉,莫名就给他以警兆。

    游紫梧那边,好像有些微妙的变化,本来差不多达到某个动态平衡的阶段,可如今神意力量压过去,倏乎间就多出几分灵动,就像是,就像是……前几日与那个上清宗的家伙隔空对冲时那样。

    一念既生,武元辰忍不住就有些分心:之前在船外云层中,他与那个姓余的狭路相逢,却因为彼此都有伤在身,且所处形势都不是那么有利,这才达成了临时的和解协议,并以咒誓担保。

    他承诺在北地三湖期间,不与对方冲突,并拿出本门秘传的一部分神意攻伐秘术,换取一枚可滋养神魂,治愈暗伤的七情魔丹,然后大伙儿一拍两散。

    看起来,这门交易还算平等,可自古以来,从来就没有上清宗与魔门“交易成功”的案例,两边仇深似海,全无转圜余地,武元辰又怎么可能真正放心?

    极度相似的跳变手段,便如尖刺扎在他心口。成百上千年打磨的坚比铁石的心脏,竟是微微一颤,情绪为之动荡。

    而游紫梧的神意,便借这个机会,再一次跳变,且巧妙分化,九成以上的力量反过来纠缠住他,另一部分便如游丝般直渗入到鼎炉动荡,丹气升举的区域中去。

    本因为受了“暗算”,而极度愤怒的武元辰,这一刻忽然就沉寂下去。

    意有所拘,物有所限,不管是什么样的强人,到了一定境界,肯定是有极限在的,境界越高,极限的强制力越是可怕,也有称之为“障”的。在极限之上,就算只是微毫之轻,也是吹息难及,强行为之,必招反噬。

    可这一刻,武元辰没有在游紫梧身上看到任何“受限”之相,神意分化,轻松写意。

    这等不符合常理的情形,换了别人,武元辰未必会介意,可既然是在罗刹教高层身上……

    武元辰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。

    “还是手生啊。”

    烟霞岚光障中,余慈给自己做了一番评价。情绪神通带给他的便利,在收集材料阶段,发挥得淋漓尽致,可在蕴养、炼制和出丹阶段,自己经验缺乏的弱点就迅速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别说七情魔丹,他这辈子一颗丹药都没炼过,对于火候判断、药性作用,只能凭着入微级别的感应巨细无漏地进行确认,不免就有死板僵硬之感,其他的一些末节也都顾及不上,使得征兆明显,气机变化剧烈,也使“鼎炉”情绪变化激烈,给出丹带来了难度。

    不过,他及时寻了个机巧,也不再追求上等品质,总算是凝丹成功,开启鼎炉,在丘佩顶门百汇之上,精气上冲,将那一团常人难以目见的“彩光”冲起。彩光分青、白、红、绿、黄五色,杂揉一处,彼此贯穿流通。

    而在“彩光”腾起的刹那,丘佩意识全无,软倒在地。梁建则迟疑不前,因为他实在是看不出家搭档究竟着了什么道儿,生怕也给沾染了,那可就万事皆休。

    余慈根本懒得理会他,只看虚空五彩。

    七情魔丹也分品质高低,像这样承载五色的,品质约在中等偏上……

    正是这个时候,他还在烟霞岚光障中的本体,也探知了武元辰那边陡然激烈起来的情况。未等想出个处置之策,心神陡然发寒,而与这份感应同时传递过来的,是一份清晰的意念:

    “有意思呢!”

    意念的源头来自于游紫梧,余慈早就知道,这位以神意勾住丘佩,一路“跟”下来,但他当时正在蕴丹、炼丹的关键时期,也就没有点破,当然,这也是他自信能够控制住局面的缘故。

    可是,当那意念如日光照影,映射出来,余慈才惊觉不对。

    他的感应明显比对方的意念显化慢了半拍,而且,神意层面的感应固然还在,可对方真正的着力点,却是更为缥缈变幻,让他都是一个恍神。

    若将这刹那间的感应比作交手,他就等于是给对方的虚招晃了一记,露出了空门破绽。

    “游紫梧”也当真不客气,转眼意念由虚化实,在神意层面,化为遮天巨掌,轰然袭来,目标直取那蕴着七情魔丹的彩光。

    余慈第一个念头就是:武元辰是废物吗?

    继之而起的念头则是:不是游紫梧……

    至于第三个:那意念好熟悉!

    念头迭变,却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判断和做法:便在遮天巨掌撼动神意层面,动荡心神之际,虚空中那团彩光,却是悄然分化。

    “一炉双丹……三丹!”

    七情魔丹乃是在情绪层面化合之物,本无实质可言,摄取的方式也很讲究。这样一个分化,性质也发生改变,立刻使得之前的锁定全盘作废,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而最重要的还不是这个。

    对手看得甚是明白:“一炉三丹,二者为药,一者为毒……怪不得那样采摘原料,品质还下降得厉害,原来是投机取巧。”

    那边说的一点儿不错。

    余慈这一“炉”,共炼出了三枚七情魔丹,其中两枚可以治伤养魂,另一枚却是一旦摄入,就灭杀神魂的剧毒。

    实是余慈在炼制之时,有意分离药性,将所有不可控的因素都转入到其中一部分丹气之中,固然是大损品质,却也提升了其他两枚丹药的成功率,再加上些许运气,才最终成了这三枚七情魔丹。

    最妙的是,由于药性炼化,彼此交错反应,那种微之又微的特质,除了炼丹之人,外人根本分辨不出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只有余慈才能在短时间内辨识出,何者是药,何者为毒!

    “真没诚意啊……”

    依旧是轻妙谐趣的意念,余慈就是傻子都能感觉到,这与那个深沉老辣的游紫梧有多么大的差异。

    可这份意念的载体,分明就是游紫梧那边没错。

    是谁能够轻易借着游紫梧这位大劫法宗师和他“交流”?

    结论简单而又直白。

    只是想到那个名字,就让人心头沉凝冻结。偏偏那位还有所感应,当即送出新的意念:“看来,我用不着自我介绍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烟霞岚光障中,余慈本体握着茶杯,不言不动,便是旁边孟都公子与他说话,也都是左耳进,右耳出。

    他这般模样,自然让孟都、天角先生等觉出异样,可余慈已经没有精力去顾及他们,只是扭过头,视线穿透烟云屏障,直指游紫梧的方向。

    现在还能称他为游紫梧吗?要不要尊称一句“罗刹神主”?

    余慈都奇怪,自己还有闲心去分析内中机理。

    他就看出来,游紫梧虽是大劫法宗师,心智也为上上之选,可在这种情势下,却全无自我,因为他那一部分,已与罗刹鬼王同化,便如河流归海……

    更确切的形容,则是蛛网飞架,游紫梧一身所学,固然能列入天下强者之林,却终究不过是架设蛛网的一个支点,所谓的神通法力,不过是主要功能之外,附赠之物罢了。

    正因为有了游紫梧这样的“支点”,那位目前修行界最活跃的“母蜘蛛”,方能无视广袤虚空,跨越亿万里长途,顷刻而至,当真便利高效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游紫梧是这样的存在,他与罗刹鬼王的“界限”真的非常模糊,若非罗刹鬼王刻意彰显本人的意念特质,恐怕世上也没有几个人能分辨出,施展神通的究竟是游紫梧,还是罗刹鬼王本人。

    这就是神主与信众的关系吗?

    余慈颇有所悟,如果真是如此……

    “哎,不当壁虎了吗?还是这一位对你太过重要?”

    显然,对面的罗刹鬼王已经做出了判断,辨识出他的身份,只是其中还有些误差——像他这样的修行进度,果然还是不太能够让人信服吗?

    而且“神主网络”的设置规则,也使得那位存有某种思维定式。

    算是运气吧……但还是非常非常危险!

    可以说,这是他登入长生,重得自由之后,最危险的一刻。

    虽说对方仿佛是见到老朋友的样子,可余慈很清楚,世间任何一个地仙级数以下的人物,在这位喜怒无常的神主面前,距离身死道消,都不过一线之隔。

    很明显,余慈绝不会将自己的命运,摆放在对方的喜怒情绪之上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已经有着把握命运的资格了!

    刹那间,心中杂念尽都消融,余慈的意识就那么拔升而起,破开无底深海般的天地法则体系,站在生死存灭的根本法则之上,一举登入真实之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