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五章 神应天域 丹成五彩(下)

    其实,这时的游紫梧还可以做些破坏,但他没有这个打算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不言不动,收摄神意,纯粹做一个旁观者,感受虚空中七情之妙,看那情绪层面不可思议的运化。

    据游紫梧的了解,像“七情魔丹”这样的奇妙造物,鼎炉的选择也是很讲究的,当然不可能用传统意义上的那类烧火之物,它要的是同样容纳七情六欲的形神之质——也就是活生生的人。

    而且,也不能是随便拿一个人过来便用,它要的是“七情生而不动,万念起而难兴”的特殊存在。要么,就是绝对理性的无情之人;要么,就是哀莫大于心死的灰黯心境,其中又以前者为妙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,才能使得七情运化受到的干扰最小,生就的丹药品质最高。

    根据之前圈定的感应范围,那几个人里面……

    没过多久,游紫梧就已经锁定目标,凭的不是感应,而是相人之术。

    丘佩陡然间心惊肉跳,这种感觉一辈子也没几回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轻掠鬓发,借此开启了伪装成头饰的侦测法器,然而这种号称能测出“凶意恶念之来由”的玩意儿,却没有任何反应。她环顾四周,甚至偷眼瞥了下烟霞岚光障上层区域,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,

    丘佩眉宇间积起阴霾。其实这段时间,她心情也不太好,面对大大出乎意料的情况,并不是像之前对沈婉那样,一句“替你心焦”就能抹过的。

    一旦出事,沈婉肯定要倒霉,但那些标榜着“公平”的耆老们,不可能真的无视了她的存在。为了不给他人口实,她这个监察执事必然也要承担部分责任,也许凭借雷铜和丘家的势力,过一段时间,自有起复的机会,可数十年辛苦经营,从家族中一个不起眼的庶女,爬到目前的地位,难道只能换来轻飘飘的所谓“他日起复”?

    丘佩自然是不甘心的。

    心神一时摇动,她习惯性地将这些杂念都压伏下去,安定情绪,可心底深处,终有某种冲动忍受不住,最终形成一个执念似的想法,让她坐立不安,末了一咬牙,趁着众人心神都被竞卖会或几位大能牵引的时机,悄然离开。

    上层甲板的烟霞岚光障,与下层宝物、资源存放处的防护法阵完全相异,甚至相斥,几乎所有人在二者之间穿行,都会引发某种警报。可凡事总有例外,作为船上地位特殊的监察执事,丘佩自有办法悄然进出。

    漫步走进货舱,这里也是人来人往,正按照买主要求,不断往外送货,已经有几个舱室给清空了,也代表着今日竞卖会的成绩。守卫们见到丘佩进来,也是奇怪,却也没人敢置疑什么。

    某种意义上,丘佩要比沈婉更能拿捏他们的前途命运。

    丘佩才不会理睬这个,又下一层,合拢的舱门很快将外间的喧嚣挡住。这里法阵的防护愈发严密,外人到此,当真是寸步难行。丘佩身外莹莹发光,光色轮转,还有一些肉眼分辨不出的变化,为排布的机关测知,这才通行无阻。

    临到底部,那里已经有人等着。

    此人名叫梁建,五短身材,身形削瘦,面色透着一层青黄光泽,显得阴沉压抑。这位乃是随心阁自小培养的长生真人,也是船上三个长生级别的护卫之一。而他另一个身份,则是丘佩的搭档,同样身负监察之责,只是身在暗处,起辅助作用。

    看到丘佩,梁建有些困惑,也有些警惕。

    外面的局面他也知道一些,正是紧张头痛的时候,丘佩此时过来,说不定就会引起哪个大能的注意。当然,某种意义上,同在一条船上,就是不注意又如何?难道还能跑得了他们?

    不过该问的话还是要问:“怎么到这儿来了?”

    丘佩无意识地笑了笑,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,好像不看到舱底的货物,心神就定不下来。只是对梁建可不能这么说,她便道:“事机走漏,藏着也没意义,我过来看看,若能做下拆解,趁乱运走一些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这确实是她曾有过的想法,是想将一些部件藏入交付的资源、材料中,转移出去,但变数太大,验货的关口也不是那么好过,若再激怒了那些大能,本来会有的活命机会,就要给葬送掉了。

    相较于前途、地位,还是性命更宝贵些……

    看梁建怦然心动的表情,丘佩忽然发现,自己做了蠢事。

    梁建和她不一样,自小在随心阁长大,受那些耆老亲炙,洗脑入心,对随心阁的忠诚,远比她这个大姓子弟强烈得多,也纯粹得多。这种方式固然危险,可他是真可能不顾性命去做的。

    而以其性格,万难做到天衣无缝,那时候倒霉的是全船之人,丘佩自己也别想解脱。

    正要乱以他语,忽有晕眩袭来,这感觉是如此强烈,以至于丘佩几乎要立身不住,本能扶住舱壁,才没有跌倒。

    刹那间,她心跳速度较正常区间狂飙了五倍有多,若是常人,直接就是个“死”字。便在心脏的驱动下,气血蒸腾奔涌,直冲顶门,却出奇地没有闷涨之感,反而是空洞洞的,仿佛有一个无底深渊沉陷,将她一身元气菁华都抽离干净。

    如此境况之下,恐惧之情再所难免。她张开嘴,想向梁建求助,那边也发现异常。长生真人的眼光,已经是在另一个层次,梁建脸色当即就是发黑:

    “你着道了!”

    虽然是发现有问题,可根源在哪儿,如何解决,梁建也是完全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他只能看到,丘佩神魂激烈动荡,失去了对肉身的控制,以至于元气逆行,直冲脑宫,那势头怕是瞬间就能将其震成痴呆,可莫名地就在那里运化盘转,明显是受摄于人。

    但对方究竟要干什么?

    倒是远在上层甲板,隔了数道法阵的游紫梧看得更明白:“蕴丹出丹,极度刻意,火候掌握得一塌糊涂……这人真的炼过丹吗?唔,色分五彩,竟然成了?”

    就在他感慨之时,缈不可测的遥远虚空之外,某个意识忽有触动。

    游紫梧微微一怔,随即垂首静心,也将自身神魂彻底开放,所有感应,都任由那位调拨查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