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五章 神应天域 丹成五彩(中)

    游紫梧身外八角宝幢转速再次加快,喜、怒、悲、恨等情绪面目变幻,在虚空中自成一域,隔绝外来一切反应。便在这样独立的领域中,心底阴郁暴躁的情绪被逐一抽离,化入宝幢之中,还他一个清明心境。

    确实是上当了,而且很能是在不知不觉间着了道儿。

    游紫梧“看”情绪层面的动向,在中央区域,也就是三宝船周围,光彩绚烂,那是在场修士复杂的情绪交错拼接,互相影响而成,正是看到这种场景,他才断言,武元辰根本不可能炼制出补益神魂,消除伤势的七情魔丹。

    这个结论一点儿错误都没有。

    但他恰恰是被这个无比正确的结论遮蔽了灵觉。

    他把太多的精力都放在了武元辰身上,偏执于一隅,失了对全局的控制,甚至也失去了对“量度”的把握。

    人力有时而穷,武元辰固然在大劫法宗师中,也是第一流的人物,纯论个人战力,还在在他之上,但细究根底,却绝对没有能力分心数用,在压制同层次对手的同时,还去炼制七情魔丹这样极其精密复杂丹药的能力。

    不是武元辰……那是谁?

    这一刻,他心思清明,念头通达,视野也不再局限于三宝船之隅,再往外界扩展。

    随着距离的延伸,情绪的光色界限逐步分明,那是各个离开的修士不再受到三宝船上混乱情绪氛围的影响,真正属于自身生发的情绪滋生,其实也是千变万化,各有不同,但已经很少再有彼此影响的局面。

    再外往扩,情绪光色则生出了令人惊叹的变化。

    越往外,光色越是简单、纯粹……趋同。

    他们彼此已经不再影响,可却在冥冥之中,受到某种更不可思议力量的支配,在彼此相隔成百上千里之后,内心的情绪万流归宗,向同一方向无限趋近。

    虽然“声色”显得黯淡,可就像是锅里翻炒的菜肴,提了味,渗出香气。

    游紫梧叹了口气,他知道,那“不可思议”的力量,就是人的本性。

    喜、怒、哀、惧,为人之情绪四本色,是人生来就有的本能反应。

    一生中色彩绚丽的情绪,无不是通过“四本色”的配比,才最终实现。

    把握住了“四本色”,就等于是抓住了生灵情绪变化的根本,就可以无视距离、时间的限制,将人的情绪玩弄于股掌之上。

    对方的目标根本就不是船上,而是船下盯的就是下船的人。

    必须承认,三宝船上的氛围被游紫梧他们弄得很糟糕,船上的人,负面情绪占了大多数,仅有的一点儿可以称之为“正面”的东西,也在这糟糕的氛围中,给污染掉了,船上的修士都很辛苦,用样的情绪炼出的丹药,必然是剧毒无比,没有别的可能。

    可也正因为如此,那些好不容易捱过去,买到了想要的东西,一刻都不想停留,掉头就走的修士们,在远离祸端、压力消减之际,受到本能的调整,受到压抑的其他情绪,也必将抬头。

    死里逃生的庆幸、低价购入的喜悦、亲身冒险的刺激、诸事了结的轻松,甚至包括“早离苦海”后,对仍在船上的那批人的优越感这就是人的本性。

    在情绪层面,这些不算是最正面的那批,却同样充满了生机和活力。

    而且因为实力的不同、地位的不同、性格的不同,还会有一些差异,而这也正好补益了“采集”中所需的多样性。

    好吧,这其实已经不是“采集”的范畴,而是“种养”和“培育”的手段。

    游紫梧自认为,就算是他这种完全不通七情魔丹法门的人,只要到手了七情魔丹的丹方,凭这“满园整圃”中个个合宜的“药材”,也有三成把握,炼制出有效的丹药来。

    说到底,对方其实没有搞什么对抗,只是通过现在的局势,将他狠涮了一记,利用他催化了本来“药性”还不那么明晰的“丹材草药”。

    到这一层面为止,武元辰的嫌疑还没有脱开,毕竟这是“借势而为”,需要的是神思巧妙,而非什么高深修为。

    可接下来的作为,绝对远远超出了武元辰的能力范围。

    离船的修士受本能影响,情绪趋同,是需要一个时间的,时间就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近百人的规模,有的是通过船上城中的泊阵飞梭离开,有的是直接飞离,有的穿过了劫云,有的尚在云层之上。

    彼此间的距离,最远的已有两千余里,散落以万里方圆计的广阔区域。

    如果将其视为种药的“园圃”,这个“园圃”也未免太大了些。采集起来,就需要足够覆盖这片区域的神意感应范围,还有独门的采摘技巧……

    武元辰本身的实力,大概也能覆盖到这些区域,但在与他全力对峙之时,还要做到这一点,可能性几近于无。

    但他却是一个最合格不过的靶子,“体积”巨大,“阴影”覆盖面广,当他心甘情愿为人做掩护时,不知情的人也实在很难把注意力从他身上移开。

    可这不是游紫梧上当的理由。

    作为接受过罗刹鬼王亲炙的罗刹教高层,精通情绪层面力量各式能力、技巧,什么样的错误都可以犯,唯有在情绪层面的失误,是不可原谅的。

    最要命的是,游紫梧至今还没有发现,那个藏身在武元辰背后的人物,究竟是谁!

    在某个时间段内,他甚至找不到那人的蛛丝马迹,一直到对方将散落在万里方圆内的“丹材草药”收集完毕,意欲结丹,开始在船上这些修士中寻觅鼎炉,才让他发现了一些端倪。

    这是临时的搜索……难道是临时起意?

    游紫梧脑子再清楚,心中也不免波动:

    他再不精通此类法门,也知道类似的情况,任是哪位大能,谁不是战战兢兢,慎之又慎,唯恐准备不周全。

    若真像这样,举重若轻,全不当回事儿的,以其能力、心志水准,教中能与之比较的,恐怕都不超过三个这还要算上神主大人。

    是谁,究竟是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