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五章 神应天域 丹成五彩(上)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4-04-22

    堂堂三劫真人,万飞罗手制的云符,当然是难得之物,在长生以下修士中,不说其他,便是拿回去参悟,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可谁都能看出来,余慈这说法,很有针锋相对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……是怎么一个立场?

    高台上,沈婉笑容不变,却是出乎人们意料地回绝了:“按照规矩,中途交换之物,需要清单上所有宝物走过流程后,再由鉴定师标注确认,才有售卖的资格。若余真人欲得那云符,还请稍待。”

    她回绝得干脆利落,让白闵都替她捏了把冷汗,可接下来,余慈竟是出奇地好说话:“啊,那是我心急了,就依沈掌柜所言。”

    又向万飞罗拱了拱手,就那样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不知有多少人在这一刻长出口气。

    万飞罗细长的眼睛微眯,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,他既然出了手,又有余慈搅了一通,自然不会再有人竞价,沈婉很快宣布,那道描绘“水眼”位置的地形图,由万飞罗购得。

    收了地图,万飞罗也将所说的云符射出,直落在高台之上。

    沈婉并未收起,而是发动阵势,使之在某种异力的作用下,绕着高台,在烟云中沉浮,使得众修士都能看到。

    这里有个名目,叫“百宝环”,一次竞卖会下来,百宝环上宝物的多寡,直接彰显着竞卖会的成功与否,而且,往往是针对此中宝物的竞价,才是一场竞卖会最惊喜、最激动人心的部分。

    只是今日,在场修士能等到那一刻吗?

    万飞罗手制云符,卖相也很是不俗,外形便如一颗水珠,在百宝环牵引轮转的过程中,还因为用力方向不同,在不断变形,活灵活现。

    “六种基本形态,对应**方向,却有十八种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结构较随意,应该是随手炼制之物,是防护型的,可惜不是遁术。”

    这边,余慈和天角先生都先后给出了自己的判断。他们都是符法大家,只观形态,也能辨认出一些性质。

    几乎是话赶话地说完,两人又相视一笑,大起知己之感。

    孟都公子也来凑趣:“万飞罗所言不虚,余先生的估价也是准确,六形四十八窍,叠合三重……不知道还有没有进一步叠窍合形的余地?”

    一般符箓便如法器祭炼层次,在同等的构符水准下,以分形、窍眼多者取胜,但更要看是否经过叠窍合形的优化。

    六形四十八窍的符箓,纯论价值的话,已经类比于六、七重天的法器,而更重要的是,叠合三重,就是通过叠窍合形,使分形、窍眼折合至三分之一的程度,也就是要再算上三倍之数,

    十八形,一百四十四窍——若是攻击符箓,已经等同于步虚上阶修士全力一击的水准,防护、遁术之类,效果更是惊人。

    更别说叠窍合形之后,激发时的元气消耗、时间长短立刻缩减大半,实战价值大幅提升,已和九、十重天的法器相近。只是使用起来,有次数限制,可除了激发之外,又不需要维持之功,算是各有千秋,在面对比较激烈、被动的局面时,比法器还要适用。

    综合起来,余慈的五万如意钱,算是非常公允的价格,谁都挑不出毛病来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万飞罗有些捉摸不透余慈的态度。

    他回望了游紫梧一眼,看到的只是八角宝幢上诡异的法相。

    游紫梧又陷入了沉默之中,倒不是他故意作态,而是武元辰似乎认准了,就是他在后面使坏,当即杀意横贯,一层层倾压过来,符合对方的性情,却严重不符目前的实际。

    他不是受伤了么——这种有恃无恐的架势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武元辰以胆气著称,却绝不是傻大胆,不是脑袋一热就不管不顾的浑人。当他倾力施为之时,定然是有他的底气在。

    刹那间,游紫梧就知道,自己判断有误。

    这让他深为忌惮。

    任何一位大劫法宗师,都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判断,因为在他们做出判断之前,肯定是经过了多重考量,综合了全方位的信息,甚至也经过自身灵觉的洗炼,便等于是应敌出手,可想而知,一次判断失误,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。

    他一边与武元辰隔空对峙,一边回溯做出判断的种种依据,想找出问题所在。哪还顾得上回应万飞罗?

    万飞罗也发现了这边的问题,不再做声,也不再进行预定的动作。

    时间就这样滑过,转眼间,“玉书金篇”的诸多资源、宝物已经售尽,“青录紫章”单子都卖出小半,除了最初那一幕之外,竟然没有出任何岔子。长生真人中,除了万飞罗、余慈之外,阚兴离也出了手,却是以碧波水府的名义,买下了一些资源,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。

    众多修士身处烟霞岚光障中,也有一种踏着云雾的不真实感。

    难道那几位大能过来,就是看他们在这儿竞价来着?

    奇妙的情绪汇集、酝酿,也彼此影响,有一种说不清、道不明的意味儿。让人紧张、好奇,又觉得很是刺激。

    很多修士根本没打算留到最后,在拿到了自己想到的宝物、资源后,二话不说,便退出会场,远远躲开,船上城中的泊阵没有一刻停歇,不断送下离场的修士,三宝船上,人数自然是越来越少,等“青录紫章”上的宝物开卖时,连最初的三分之一都不到,也就是四十人左右。

    高台上,沈婉周边的“百宝环”上,已经流转着约五十余件各式宝物,以法器为多,初成规模。宝气穿透云雾,光怪陆离,便如此刻船上人心之变,不可测度。

    游紫梧舔舔嘴唇,也是在品味情绪层面独有的滋味。

    对一位精通此类法门的修士而言,目前的情况,可远观而不可近赏,可聆听而不可品尝,也就是说,在“色、声”之上千变万化,但在“香、味、触、法”四类性质上,又太杂乱了些,而想要炼丹,后四者才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若武元辰能够在这种情况下,还能炼出滋补神魂的七情魔丹,他就不是“落魂钟”,而是神主大人了!

    而且这期间,武元辰给他的压力一点儿都不曾衰减,始终给予他足够的压力,这种情况下,再分神炼丹,恐怕连神……

    脑中骤然一空,游紫梧灵觉激闪,便如剑刃出鞘,锋芒毕露,将之前某个不应有的死结一剑斩灭!

    心头四通八达,再无窒碍,可他一点儿畅快之意都不见,心头情绪便如翻卷的暴风黑潮,阴郁而狂躁:

    上当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