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四章 高下之分 云数之别(中)

    沈婉此言,直指几位长生中人,而且,这还没完!

    “学算之时,我计算出过一组数字。每当烟霞岚光障开启,多一朵五色云,收益可上浮五点,约是半成;普通顾客要逊色一些,百人以上的场面,按十个一组统计,每多一组,才上升四点,反之亦然。”

    稍顿,她轻声道:“此次竞卖会,共邀请一百四十位买家,统计实到是一百五十四位,而会前再确认为一百二十二位,较平均收益下降一成半……我是不是应该希望,五色云再多几朵呢?”

    烟云中传来了低笑声。

    天角先生又感叹:“要说胆色,也是一等一的。”

    沈婉是拿自己和几位“不请自来”的大能开涮,其目的也很明显——她必须要打破几位“不速之客”带来的紧张感,否则一众买家都是战战兢兢,仿佛随时都会大难临头,就算是再合适的宝物,也抵不过自家的性命重要,更可能是当起观众,坐看那几位大能开价了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效果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余慈扫视会场,烟霞岚光障能遮蔽他的视线,能干扰他的神意,却无法破坏他对一干人等情绪层面上的感应。

    炼制七情魔丹,是为了疗伤,他需要的是较为平和、正面,持续也较长的那些情绪状态。本来竞卖会这样的场合还算合适,却因为连续几位强者驾临,还有某些人很不友好的态度,使这里的味道全变了,戒慎不安成为了主流。

    这让余慈挺恼火的。

    毕竟,像这样步虚以上修士云集的场面,实在不好找啊……

    但是,随着沈婉的努力,烟霞岚光障中的氛围正在一点点地扭转。

    沈婉肯定是不懂得情绪神通,然而她却能通过对人心的精到把握,纯以言语、行为的力量,从外而内,将众人的心情调动起来。

    论心性资质,她比白衣差了一些,至少是不如那一位坚强,否则也不会信仰神明,奉献自我,但在技巧上,也在“技巧天赋”上,要胜过一些。

    白衣本性太过自我,固然坚韧,可骨子里就有尖刺,这不是言行的圆熟所能掩盖得住的。

    若要信众,沈婉就是最合适的选择;若要徒儿,白衣则更合适些。

    对一位神主而言,二者的价值并无差别。

    余慈颇是欣慰,而在他身边,孟都公子却是慨叹出声:

    “这位沈掌柜为商,近乎于‘纯’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移转、调拨、生成各类资源,摆上货架,价高者得,其间高抛低吸,如水之就下,自然成势……能做到这些的商人不少,但只做这些的,少之又少。”

    孟都公子摇头叹道:“我也做过一段时间的买卖,深知为商易,为‘纯商’难。手中既有巨量资源,如何不想着挑动人心,执掌权柄?而一旦为之,便再难执中道而行,有了颜色立场,那时,也自是利益攸关,生死攸关。”

    他明说沈婉,其实是暗指随心阁。

    若随心阁真能做那“纯商”,没有立场偏向,只凭价钱高低,想来就不会陷入到眼下售不敢售,留不敢留的尴尬局面中。

    可是,从另一个角度看,世间人心无常,浊流横溢,“纯”、“素”之质哪可能真的纤尘不染?

    孟都公子也是见到沈婉良材美质,有所感慨罢了。

    又一声清罄之音,竞卖会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为公平计,烟云中有凝固之象,各人的位置都固定起来,不像之前可以随意移位,之前已经并起的,不能再分开,也只能按一方出价——余慈这边就是典型。

    还好,这边几位,对竞卖会本身,其实都不怎么感兴趣,余慈完全没有需求,孟都公子只需要购置一些材料,天角先生在明确了没有海人异族的遗宝售卖后,只剩下那么一两个目标,且得失都无所谓,不存在内部竞争的问题。

    观其进程,三宝船应是对宝物的竞卖顺序进行了调整。

    在场的修士,有一半以上,都是沧江下游和环带湖区域中小型宗门的代表,他们过来,主要目标就是资源性的材料,尤其是深海、东极天柱附近的可以入药、助力修行的那些。

    经过三宝船的拣选,品质肯定没有问题,份量和性价比才是重点。

    为了人气不至于迅速流失,三宝船虽不至于将其放在最后那么没品,却是按照“青录紫章”、“玉书金篇”、“玄牒幽符”三类分划,使其中的宗门所需资源竞卖插花进行,也是拿“玄牒幽符”级别的暖暖场,调适一下心情。

    在更微妙的层面,这也给人生出侥幸之心,越是在这样的环境下,或许更能捡漏呢?

    初时,竞卖的节奏很快,也是不温不火,因为早早就有清单送出,各类人等也都是有选择性地加价,且玄牒幽符层次的东西,绝大部分是以如意钱交易,看不到什么亮眼的交换之物。

    这不是个理想的氛围,可以白闵为代表的船上掌柜、执事等,却是暗中祷告,就这样吧,平平安安地进行下去就好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也知道,就算是清单上的所有宝物尽都售出,只要那几位大能没有到手欲得之物,也休想轻易过关,目前也只是延长灾难到来的时间罢了。

    可是,延长的时间本身,就是变数。

    人们自我情绪的调剂是很有一套的,只要给出一点点的“缝隙”,就能有名为“希望”的种子生根发芽。

    不管是捡漏的“期待”也好,面对迷茫未知的“希望”也好,都是在阴暗背景下,令人心中愉悦的“光”,会场的情绪氛围,也由此逐分逐分地转变。

    对此,高高在上的那一批人,均有所感。

    不过,若非要论一个“高下”的话,游紫梧自认第二,恐怕也没有谁敢自认第一。

    转动的宝幢之内,游紫梧其实是在一个沉吟未决的状态中。

    随心阁与人合作,发掘海人异族遗宝,偷运到北地,使大人震怒,他也奉命前来,除了追回遗宝,更重要的使命,就是追察出“合作方”的底细,目前,就是“打草惊蛇”的一步。

    只是,一棍子扫下去,想抓的“蛇”还没看见,其他的毒蛇也蹿出来太多了些。

    尤其是武元辰。

    此人现身前后,一直都在人心情绪层面做文章,瞒得过别人,却瞒不过他。

    罗刹教的传承中,神魂方是修行之本,是修行针对最重要对象。

    对寻常修士来说,修炼所及,不外乎元神、识神,最多再分显识、隐识,内外三层,但对罗刹教而言,神魂不只是这样死板的、结构上的分划,亦有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,是立体的、灵动的、丰富多彩的存在,亦可见出境界的分划。

    在罗刹教内部,正是以此为标准,区分内外,划判教众。

    最低级的家伙,连神魂结构都无法理解,浑浑噩噩,称为“腐肉”,连传教都会避开;

    一般教众,仅知其神魂之“形”,可称为“血饲”,是传教的对象,未列入教中正选,还需要开窍;

    入室弟子,可知神魂之“色”、“声”、“香”、“味”、“触”中任意一到五种,每多一种,境界就深湛一层,直至开悟出“法意”之妙,便可直入长生。

    长生之后,就是觉悟神魂根性灵光的过程,其中奥妙,实难尽述。

    至于游紫梧这等大劫法宗师,早可在神魂层面,开辟出“离幻世界”,灵生灵灭,无有尽时,虽较自辟天地的无上神通还弱了一筹,但再有神主加持,冥冥中直可与教中至高无上的“离幻天”相通,演化无穷。

    如此修炼法门,说来玄虚,其实就是将“念头”分离细化,将其中的“理”和“情”区别开来。

    人之念头生发,如蔓蔓春草,如丝丝雨线,多而广、杂而乱,只有延续不断,汇而成流,方能明于心田。这就是一个不断收束、控制的过程,虽是微末之物,但对大部分修行者而言,“拔草蓄水”,尚有可为。

    然而,与念头伴生的微妙情绪,就像是春草之绿,丝雨之寒,概而观之,乍而感之,便有所得。可如何得其绿?如何摄其寒?又如何将这心感意会的“玩意儿”化为无穷无尽的力量?

    任何释、玄、儒的正宗心法,都决不会涉及这一层,这就是罗刹教还有部分魔门传承的专属层次。

    观武元辰的状态,身上带伤是确凿无疑的了。他如今的作为,可想而知,必是疗伤之用。

    至于如何治疗,凭游紫梧对魔门心法的认知,还有这段时间的观察,倒是找出一个较大的可能性:

    七情魔丹?

    心炼七情药,悲喜天壤间。

    若按照之前的类比,七情魔丹的材料,就是由“春草之绿”、“丝雨之寒”这些纯由人心所感的片断组合而成。

    单只一人还好,若是出于不同之人,还要归其类,同其质,配其性,化生其妙……何其难也。

    一份“材料”有误,一个情绪不对,整个丹药的性质全变,故而魔门炼制七情魔丹,九成九都是害人之物。

    武元辰就这么有信心,不会炼出毒丹,把自家害死?

    他的胆量,似乎比传说中还要强上许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