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三章 三宝云舟 次第飞讯(五)

    一众人等都是哑然,似乎中间有什么环节乱掉了。

    倒是白闵暂时缓了一口气,作为本次竞卖会预设的贵宾,余慈来到或是确认不来,都无法影响既定的进程,只有这样的意外情况,倒能够让他们顺理成章地将会期顺延。

    毕竟现在的局面,实在不适合启动……

    白闵偷眼看游紫梧等人,现在看那边,情况就比较明显了。

    越是轻松自然的,就是越想着尽早启动办正事的;像张天吉那边,和周初二人连续埋头磋商的,十有**就是想拖延,从这里也可看出有备无备的差别。

    此时,雪枝终于也是看清了当前的局面,还有烟霞岚光云座上,几位强者大能,一时怔忡,继而也焦急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要命的时候,余慈却是到哪儿去了?

    便在一众人等面面相觑的当口,气氛莫名地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而且,变化是从罗刹教、四海社那边发端的。

    有八角宝幢遮挡,沈婉、白闵看不到游紫梧的表情,可是却能清晰见到,已是是三劫真人的万飞罗那边,本来古井不波的脸上,却有惊讶之色,先是看向游紫梧,随后,又扭转方向,似乎是受了提醒,发现了某种变故。

    当前正是敏感时期,万飞罗的动作,引起了很多人注意,像张天吉,更是由此生出感应,也往那个方向看。由此带着几乎一个甲板的修士,扭过头去。

    便在这“万众瞩目”之下,一人从翻腾的云海中走出,脚踏劫云,如履平地,就那么一路走到船首位置,才站住。

    移山云舟巨大,就是船首,距预设的会场这边,还有一段距离,但众修士也都看到了,就在那人踏上移山云舟的刹那,其身后翻腾的劫云深处,莫名地雷霆狂暴,喧腾跳跃,仿佛是一头不断扭曲形体的巨兽,要将船首那人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,某种更为宏大却无有形质的力量发动,硬生生将那波雷霆压伏,一时“风平浪静”。

    甲板上也都静了下来。不知有多少人在此刻生出疑惑:

    此人是谁?

    观其形貌,身材高大,褚袍锦衣,头戴金冠,面目轮廓深刻,下巴刮得铁青,有豪雄之姿,气魄甚大,尤其是面对张天吉、万飞罗这样的人物盯视,也是从容中带着冷淡。

    究竟是谁?

    白闵脑中存了此界许多重要人物的影像,可一时间想挑拣起来,却是困难。这其实也是某种失常,却是受到船首那人气魄的影响,以致于思路僵滞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,他看到游紫梧身外,八角宝幢重新转动,速度当然比不上之前立威时,却另有巍然如山河掉转之感,让人不敢再看。这种状态,是不是也表现出那位心中的警惕和戒心呢?

    也不只是游紫梧,烟霞岚光障中,本来已经有些消停的真人异象层生,分明是都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一定是来了大人物!

    越急越想不出是谁,只见那男子环视一眼,倒是停在万飞罗身上:

    “老万,你不在海上想着吃补壮胆,到这儿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一语既出,万飞罗脸上阴了一阴,却没说话。

    白闵心头又是一冷。关于万飞罗之事,他其实也听说一些传闻。

    有人说水云间遁法神通极致精妙,却只是“避劫”之术,而非“渡劫”之法,以至于万飞罗虽在三劫之前就步入长生,又安然渡过多次大劫,却始终没能再进一步,依旧是三劫老牌真人……

    显然,这是万飞罗心口的疮疤,能公然揭下,直指其非,且让万飞罗连回应都做不到的,必然也是资历老、境界高乃至极其强横的大能。

    白闵忍着心头惶然,定睛再看,只见来人虽是气魄雄浑,然而脸上略带病容,细看还有伤痕,嗓音也有些沙哑破音,另外……嘴巴开裂得有些大?

    越是看到这些,越找不到对应者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也没有一个敢上前问个明白,眼看着来人在船着稍顿,一路走来直上烟霞岚光障。

    初时,不见云座,直到那人升举起来,忽有一层墨色绽开,仿佛是哪位大师写意笔锋抹画,一个突锋,就是一个狰狞魔物出来,刹那间魔影层涌,却是自有法度,如莲花开绽,竟可见恢宏华丽之姿。

    群魔毕现,齐声发啸,却是雄浑清亮,如钟声远振,直入云霄。

    便在钟声响起的刹那,白闵骤然明悟:

    我的娘……武元辰!

    身处较大势力之中几位,都知北面发生的大概情况,因为玄黄杀剑之事,武元辰和楚原湘万里神意对冲,双双受伤。

    楚原湘还好,就近就是清虚道德宗的势力覆盖范围,可那武元辰只身进入北地三湖区域,全盛时期还好,一旦受伤,立刻就是深陷重围,据说清虚道德宗正纠合洗玉盟强者,趁机追杀,务必让此人难回北地。

    可谁能想到,这个以胆气著称的大魔头,竟然不往北去,直往南来,让围堵他的洗玉盟强者,纷纷扑空。

    乍明晰此人身份,白闵两眼一闭。

    够了吧!

    武元辰、游紫梧、张天吉三位劫法宗师,还有万飞罗、周初等长生真人,长生中人竟有八位之多,别说天地大劫肆虐之时,就是在此界全盛时期,想看到这么“大人物”,也要等到哪个水准之上的宗门庆典,广邀同道,又或者大规模交战之时。

    这样的局面,对于随心阁来说,分明已经崩了!

    像是武元辰,此人肯定不在邀请之列,也无引荐,最重要的,这样的大魔头,如何交涉?各大商家当然不是纯洁的羊羔,也不在乎什么玄门、魔门之分,可像这种场合,任由其出入,终究不妥。

    还没想出个万全之计,旁边微有骚动,一回头,熟悉的面孔出现。

    余慈来了!

    来得可真是无声无息,大约是唱名的那位也被武元辰魔威所摄,失了魂魄,根本没注意,又有一位长生真人到来。

    其实再来一位又如何,已经九个了……

    “抱歉,我来迟了。”

    白闵有些走神,只见余慈笑得从容,若换一个局面,像他这样的长生真人,定是会场的核心,可如今……

    还好,孟都公子、天角先生都深谙做人之道,及时上前招呼,也给余慈一个看清局面的时间。

    余慈也往烟霞岚光云座上扫了几眼,但脸上并无变化,倒是对众人一一扫呼,尤其见到沈婉,更是笑吟吟道:“北荒一别,倏乎近三十载,沈掌柜风华更胜当年,实是不胜之喜。”

    沈婉裣衽施礼,笑应道:“余真人一跃登入长生,才真是可喜可贺。”

    不太清楚里面情况的人们,都是惊讶。余慈给他们解释:“当年我尚在通神境界时,就已经是沈掌柜的大主顾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有意说得生动,却是有了歧义,旁边人们有的联想到了,却是都忍着,只有丘佩,明眸顾盼,在两人脸上一绕,唇边弧线上挑,很是明显。

    沈婉只当不知,神色如故:“余真人来得迟了,一会竞卖会上,定要慷慨解囊,为妾身撑撑场面。”

    余慈哈哈一笑:“这些年也攒了些家底,既然沈掌柜这么说,我何吝一掷之力?”

    他说的真是豪气,有人便本能地在心中嘲笑他不知轻重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在座的其他人不提,单只是烟霞岚光云座上,那几位长生中人,有南国玄门大宗的正一道、黄天道,有以豪富著称的东海罗刹教,更有此界最顶尖人物之一的武元辰。

    就是等而下之的,也是碧波水府这样的沧江一霸。

    和他们比财力,用“不自量力”来形容,都算客气。

    可念头再转,忽地就是发怔,也算,还要好好盘算一下?

    要知道,现在的余慈,可是有当年上清宗的家底支撑。

    好吧,就算只有九幽冥狱一个,里面可是有上清宗十余劫的底蕴,不说别的,就是封印进去的那些强力妖魔,随便拿一个出来贩卖,恐怕都是天文数字。

    现在这些门阀大宗,又有几个会拿出一整个虚空世界的积蓄,给自家门人站台?

    思来想去,难道这位才是今日最财大气粗的那个?

    烟霞岚光障里,张天吉又和周初对视一眼,表情很是微妙,就是万飞罗、孙敬复等人,也感觉到了这种奇妙的气氛,饶有兴味地观察。

    只有武元辰和游紫梧,没有人知道他们想什么,也没什么人能探测虚实。

    沈婉知道,最关键的时刻到来了,她不动声色地换一口气,举臂相引:“余真人,请升座。”

    随她话音,甲板忽然烟气弥漫,烟霞岚光障不断蔓延,开辟出会场,其实是将所有人、包括这艘移山云舟大部,都包在其中,每个人的面目都会受到一定的遮蔽处理,不管进入、退出,各方感知都会受到干扰,如果中间再有些移位,就更难判断,这是给竞买的修士,做的一层保障。

    当然,另一方面,存放宝物的重地,与烟霞岚光障完全是另一个体系,两边甚至是相互排斥的关系,也是给船上的防护再加一把锁。

    若在此前,这几乎就是万全之策,可如今,却很难让人真正安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