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三章 三宝云舟 次第飞讯(三)

    和白闵说话的佩剑道士,正是双木道人。

    他虽是散修,却有夏夫人的名头为依靠,俨然就是飞魂城在三环城的代表,登上三宝船,决无问题。只是此人之前毕竟只是散修,根基浅薄,到了船上,最熟悉的,还是白闵这边,干脆就凑过来说话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别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余真人来了没?”

    白闵摇头:“尚未……怎么,想和他打交道?”

    “只是想再确认一下,他是否真会如期参加碧霄清谈。”

    双木道人有些尴尬,反复确认这事儿,只能说明他没有自信,可毕竟是夏夫人安排的第一项任务,由不得他不重视,他很想做得漂漂亮亮,只可惜,这与他的努力无关,只看余慈的心情。

    如果是那场“九幽盛宴”之前,还不用太担心,可现在余慈已经展现出了他的强横与桀骜天地大劫之下,送上万人进鬼门关,而且不沾半点儿劫数上身,狠辣还在其次,那种手段,才真叫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地苦笑。

    双木道人是患得患失,白闵则心有戚戚焉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白闵现在真不希望余慈到场,看那烟霞岚光障中,正一、黄天对峙之状,大约已经是这边能够控制的极限,再过来一位强者,只能使形势复杂化。

    只是,目前的形势,也不是白闵能够控制的。

    看上层甲板不断加入的客人,白闵很奇怪。为安全计,到三宝船上的修士,都是经过筛选和邀请,虽也有正一道、黄天道这样不请自来的,但也要通过引荐,像是正一道,就是通过碧波水府,黄天道则是通过三环城天篆分社。

    可是这段时间,白闵发现,这类修士变得太多了些,且都不是弱手还丹修士到这种高端的竞卖会上,就是买了东西回去,十有**也是一个死字,敢到上层甲板来的,莫不是步虚强者以上的人物。

    粗略估计,已经有两三百人了,对竞卖会来讲,人气是旺了,可就是把三环城、环带湖附近筛三遍,也找不出这等数目来!

    他还注意到,那些修士之间,似乎很有共同话题,就算关系不是那么亲近,也很容易聊在一起,至于勾心斗角,就不用提了。

    竞卖会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开始,所以甲板上到处都是这样三三两两的人群,说起来,他和双木道人也属此列。

    白闵心中有些不安,虽说打劫三宝船的可能性非常之小,一些事情还是要做,他叫过属下,令其去探探底细,却听属下嘟哝:

    “沈掌柜也这么吩咐了。”

    白闵微愕,扭头看向远处的沈婉,见她正与刚到船上的孟都公子、天角道人攀谈,无论是八极宗,还是天篆社,都是让人不可小窥的力量,也有不少人想着套套交情,那边很快就围了一个圈子。

    白闵稍一思忖,见双木道人眼中也颇些意动,就笑道:“还是那边热闹,咱们去看看?”

    这个人情派得及时,双木道人忙不迭地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就举步往那边走,路上,双木道人迟疑了下,也是想着还些人情,特意压低声音道:“白掌柜,你们那边,对北面有没有什么新消息,我是说,纯阳门……”

    白闵不动声色,微微颔首:“有所耳闻,少阳剑窟那边,好像挺糟糕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白闵知道的要更多,毕竟,玄黄杀剑重新现世,为了抢夺宝剑,楚原湘和武元辰隔空神念对冲,纯阳门以及租用剑窟的修士,死伤惨重,好像两位大劫法宗师都受了伤,也没有听说哪边夺得了玄黄杀剑。

    情况如此惨烈,经过十余日的传播发酵,纵不能说是尽人皆知,相关的情报也已经出现在各方势力的案头上。

    之所以不说太多,也是存着给双木道人留面子的想法,免得抢先出口,让人尴尬。

    双木道人倒是没想那么多,而且,他说的和白闵所想也不是一回事儿:

    “玄黄杀剑这一回现世,血杀戾气都销掉了,不过还是一个‘快’字,剑光一路向南,从纯阳门开始计算,到它再次消失,至少是飞遁了三十多万里,距离三环城也不远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唔,你是说,这些人是一路追过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看着有点儿像,没觉得,这边剑修很多吗?”

    白闵吃他一言提醒,视线再扫过去,果然发现,正如双木道人所言,佩剑者甚多。

    这大概也就是专属于剑修的敏感层面了。

    或许都是来碰机缘的?若真如此,倒是能让人放轻松些。白闵又想起一事:“林道友对玄黄杀剑的飞行轨迹,也有研究?”

    根据随心阁这边的情报,玄黄杀剑破空飞遁,虽然是“明目张胆”,高调无比,但由于速度太快,再加上经常穿行在劫云之中,很难确定其真实轨迹,只能从那些不自量力意图拦截的蠢货尸身遗落位置,大概估出距离,却无法得到精确结果。

    双木道人张口就是三十余万里,似乎别有消息来源?

    “是从飞魂城内部传出来的,说是苏双鹤也适逢其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?难不成做了渔翁?”

    “不,好像给惹了一身骚,回到城中,就闭关不出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已经到了沈婉那个圈子的外围,双木道人有些紧张,白闵理解他的情绪变化,也不直接引见,而是先逐个给他介绍比较面生的对象。

    双木道人渐渐安定下来,感叹一声:“附近的头面人物差不多都到了,可余真人还没来啊……”

    白闵陪他叹气。

    双木道人第二次求他帮忙:“我这边还是要做些功课,若是余真人来了,白兄不妨再帮我引荐一回。”

    “有夏夫人的邀请,世上有哪个会拒绝的?是道兄帮我引荐才真……咱们到时一块儿合计吧。”

    白闵说着,引双木道人一起,进入到那圈子里,正好听到那边开始了一个新话题。

    要说沈婉也好,孟都公子、天角先生也罢,虽是谈笑,目光都有游移,心思大半不在这里,但像他们这样的地位,关心的是一回事儿,嘴上说的是另一回事。现在谈起的,就是三宝船上的那些宝物。

    这些宝物以原材料为主,还有些以往流落海外的法器、心诀,还有一些天材地宝的线索,因为没有到成熟期,需要等待一段不短的时间,也只有那些有特殊需求的人才会感兴趣。

    而非常突出的一项,就是海人异族,

    这个曾经雄霸海外的,足迹遍及北、东、南海,已然建起庞大国度的族群,就因为得罪了罗刹教那一位,举族被灭,幸存者也被枷入血狱鬼府,永世为奴,距此也有大约五劫时光了。

    属于海人异族的那些传说,本来已经渐渐湮灭在时光洪流中,却因十多年前,震动天下的九宫魔域,还有那让人恨得牙痒痒的“天劫始发之域”的名头,连带着将“太渊城”遗址遗宝炒热。

    在天地大劫较为稳定之后,各路修士又前往海底深处,搜刮宝藏,寻找线索信息,热度持续多年,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“海族遗宝”也是海鸥墟乃至于修行界非常热门的概念。

    天角先生就问:“听说这回贵阁在东极天柱下颇有斩获,甚至还捕捉到了海人异族血统的生灵?”

    “确是如此,不过,这部分已经有客人预定了,且不会在此次竞卖会上放出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那些异族何用?只是,相关的物件也没有吗?”

    沈婉微笑摇头:“据我所知,东极天柱那一轮收获,其实是买主的倡议,也给予了支持,按照两边的协议,所有收获都要由对方购买或支配……”

    天角先生不免失望,沈婉却是突然记起了什么,叫过沈良,吩咐几句,抬眼看到丘佩,她依然在寻找目标。但这时有人靠上去,是船上某个伙计,不知说了些什么,明艳的笑容就此敛去。

    丘佩似乎也感觉到了沈婉的注视,扭头看来,两人视线相接,前者朱唇轻启,微幅开合,那是随心阁独有的唇语,传递出简单却让人心悸的信息:

    “有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沈婉不动声色,继续与人笑语,结束了“海人异族”的话题之后,才告罪离开,同时她也看到,白闵脸上的笑容有点儿僵,大概同样发现了丘佩的唇语信息,可是,二人必须要留下一个,白闵也只能压抑心中不安,继续与人谈笑。

    若是换成这样的搭档,不知要省心多少。

    沈婉暗叹一声,颔首示意后,向丘佩那边走去,两人尚有一段距离,船舷外铃音连响,这是有贵客到来的标志。

    沈婉停下脚步,身为三宝船名义上的掌事者,若是遇到这种情况,必然要迎上去的。

    丘佩快走两步,到她身边,此时脸上倒又露出笑容,仿佛刚刚的示警只是一场恶作剧:“可是余真人到了?”

    沈婉淡淡瞥她一眼,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随着泊阵轰鸣渐息,一行人登上甲板,丘佩只搭了搭眼,就叹息道:“不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轻盈悠远的尾音,带着成熟妇人独有的沙哑韵味儿,确实有勾动人心的本钱,但很快,这尾音便似给刀子切过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沈婉的瞳孔也瞬间收缩,却是认出了一行人中,本不应该出现在此处的两位。

    犹不知事情严重性的知客,正高声传告:“太昊宗肖宗主到。”

    只这一条,没有问题,太昊宗是环带湖附近,中小型宗派的典型代表,比八极宗实力逊色数筹,却又超过寻常的小型宗派,其主要原因就是,其宗主肖神光,乃是一位长生真人,也算是周边地域的头面人物,白闵下帖子的时候,出于礼貌问题,自然会给出一份。

    要说这种场合,小宗小派的位置其实很尴尬,真买进什么宝物,太过扎眼,购入资源性材料,又比不过大中型宗门的财大气粗,就常理而言,应该是想着做一做交际,拓展下人脉。

    可是,此时的肖神光,就像是之前碧波水府的阚兴离,让人一眼看出,完全就是在从属的位置。

    真正的重要人物,是还要走在他前面,未入邀请名单的两位。

    丘佩收回视线,脸上笑容不变,侧过身子,就想充当“路人”,无声无息走掉,沈婉早盯着她,及时挽住她的臂弯,低声道:

    “这里只有丘执事深悉内情,怎么能离开呢?”

    说罢,强拽着她往前迎去。

    很快两边视线对接,沈婉和丘佩同时露出笑容,用俗了的形容,大约就是春兰秋菊,各擅胜场,恍若并蒂娇花,明艳动人。

    “肖宗主亲至,沈婉未曾远迎,失礼之处,望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唇齿间的字句是一个方向,视线则是另一个方向,而很快,沈婉就将二者并在一起:“原来还有贵客……”

    肖神光很有配角的自觉,配合着介绍:“可是沈掌柜当面,我来介绍这两位贵人:罗刹教西陆传法仙师游紫梧大人,四海社大执事万飞罗大人。”

    他堂堂一位长生真人,叫起“大人”也是面不改色,本是让人齿冷,可听到他述及的“大人”身份,周围有些见识的修士,深吸口气之余,便都是不再作此想。

    东海罗刹教,自古以来,五大神主之一的罗刹鬼王在真界所立法统。

    教中不设“掌教”之职,高层只有上师、仙师之分。上师其实就类同于“掌教”,只是不只一人;仙师又有传法、护法之别,传法仙师,实是高层中的高层,数人之下,万人之上。

    而相较于东海方位,真界大半地域,都在“西方”,所谓“西陆传法仙师”,其实就是“负责真界内陆传法事务的仙师”之意。虽说这个职司,也不只一人,但身份之尊,就是刚刚升起五色云座的张天吉,也要给压得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相对而言,“四海社”组织松散,“大执事”的职司也就是那回事儿,可这万飞罗的名头,却是当真响亮,虽说是长生真人,可早在三劫之前,他就是此界最精遁法的数人之一,遁法所化的“水云间”神通,有“水穷云起,坐忘不归”之美名,亦是避凶渡劫的上乘秘术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肖神光虽也是长生真人,可不管是在修为境界上,还是地位资历上,还真的只有当小字辈的份儿。

    此时,聪明人也都看出来了,这两位强者,不告而来,情况貌似复杂了。

    同样是不告而来,他们的性质与张天吉一行,颇为不同。

    三宝船是从东海驶出,进入内陆,而无论是罗刹教还是四海社,都是那边的大势力,真要做交易,在海上岂不方便,何必万里迢迢,追到三环城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