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三章 三宝云舟 次第飞讯(二)

    张天吉默许之后,在沈婉的布置下,移山云舟之上,忽有烟气如龙,切过斜上方大片区域,分划天幕,将其涂染得迷蒙不清,可细看去,烟气流淌,随意赋形,又似乎是某位大师的写意山水,依稀层次交叠,很是耐看。

    这是随心阁专为长生中人准备的“烟霞岚光云座”,便如屋中的帘幕,意为区隔两片空间,不沾俗流。其中妙处,也不只如此。

    沈婉又向张天吉施礼:“真君,请。”

    张天吉脾气不好,但此时,自然便有大宗威仪,转而向阚兴离笑道:

    “阚堂首,你我同去。”

    其实阚兴离此次前来,颇些心不甘情不愿,但这时候,礼数必不可少:“真君先请,周真人请。”

    张天吉不再客套,一步迈出,直落在层层云气之中,周初、阙兴离也都拔身而起,三人一入其间,烟气骤转稀薄,而烟气之后,有彩光流转,结成一朵五色祥云,张天吉便处身其上,拂尘轻摆,大红道袍放出层层霞光,映照**,偏是面目迷蒙,难以观其神情变化,真如神仙中人,。

    他刚刚坐定,又是连续两朵白云化现,呈拱卫之势,周、阚二人便居于其上。

    随后,其他随行弟子、手下也分出几个上来侍候,却只能在这三朵云彩支开的范围之内,不能轻易走动。

    稍顿,在距离他们略远的方位,又一朵白云升起,代表又有位长生真人加入,正是黄天道的孙敬复真人。他随从甚多,又懂排布方位,虽是只单人支撑,看上去声势也不弱。

    “烟霞岚光云座”本名“烟霞岚光障”,是一种防御性的机关阵势,后来被随心阁等商家改造成区隔贵宾与普通客人的工具。

    在烟气之中,贵宾的阶位也有区分。

    白云为真人,五色云气则为劫法宗师,更罕见的七彩莲座对应地仙大能。每种阶位,都对应着一定的折扣,也有一些特殊的功能。

    照说这种更划分,有以势压人、扶强凌弱的嫌疑,但更多人还是更认可这种方式。至少与寻常的“包厢”方式相比,后者经常完全遮蔽信息,在敏感阶段,实在太过坑人;不如“烟霞岚光云座”清晰分明的划分,使得人们不会得罪强者而不知。

    当然,凡事有利就有弊,一看云座升起,刚刚登船的各路修士,不知有多少嗟呀顿足,本来跃跃欲试的心思,一下子就给浇灭大半。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,越是大人物,胃口就越大,在整个修行界都面临资源紧缺危机之时,真要让“大人物”们放开手脚采购,他们恐怕连汤都没得喝。

    而另一方面,这样大宗交易,很多时候,随心阁流转出去的“如意钱”都不敷使用,以物易物的机会更多,也可能出现出乎意料的宝物——自然是从这些“大人物”身上来,若想拼一拼机缘,正当其时!

    烟霞岚光障中,张天吉在云端坐定,看两侧白云之外,一者清光如水波,乃是阚兴离;一者灵光错落、阴阳并行,成八卦盘状,悬浮上空,这是周初。

    他微微颔首,又看远处,随即面色微沉。那边虽只是白云一朵,然而玄黄之气大如车盖,浑蒙不清,垂下万千缨络,又有铃音阐微,仿佛信众吟唱,瑞气千条,较这边声势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黄天故伎,只耍弄这些愚民手段!

    张天吉拂尘一摆,当下便有龙吟虎啸之声,五彩云气之外,亦结龙虎之形,左右盘绕,慑人魂魄。

    在烟霞岚光障中,自然会像他们这样,显出根脚,当然若有心,也可隐去,但黄天、正一向来龃龉不断,公众场合,谁都不会让谁一头,自然也不可能低调行事。

    这边张天吉气象大盛,压过那边孙敬复一头,心中还不妥帖,便问左右:“黄天道为何会来?”

    无人能答。

    张天吉哼了一声,却是想到某些事情,张扬的眉眼亦是缓缓收敛。

    必须要说,虽然正一道与黄天道、神霄宗三大玄门鼎立南国,可事实上,整个南方玄门,都在还在八景宫的阴影之下,所谓的“大宗”,称呼起来,都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世上玄门,除去已经覆灭的上清宗,作为洗玉盟巨擘的清虚道德宗,山门远立北地,与天魔相争,公认的可称大宗之外,便只有清妙宗,作为八景宫的“影子”,依附紧密,同样有大宗资格。

    至于正一、黄天、神霄三宗,鼎足而立,互不相让,内里矛盾重重:

    正一道蔑称黄天道是“六天故气”,直白点说,是早该扫到垃圾堆里的东西;神霄宗本是正一道的分支,却深研雷法,青出于蓝,以至于别立山门,反目成仇,却是又继承了正一道对黄天道的蔑视态度;黄天道自命符咒正统,又最精通“教化黎民”,对正一、神霄的根本教义都看不顺眼……

    这些纠缠在一起的矛盾,使得三宗大半力量都消耗在其中。大伙不是不明白,如此对三方都没好处,可十数劫以来,积累下的矛盾甚至于血债,又哪是可以轻易消弥的?

    归根到底一句话:不管怎样,碰见那两派的修士,无论如何不能落在下风!

    就这样,正一道和黄天道继续他们延续了十多劫的恩怨情仇,随心阁这边,却是上下都长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沈婉却没有轻易放松,她眉峰蹙起:“南国自有三宝船供应,正一道、黄天道何故齐齐到北地来?此事要查个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那位身上,财帛动人心?”沈良所说的“那位”,自然就是余慈。

    “时间太短了,十多天时间,就是传讯飞剑,也不过就是一个来回……”

    沈婉眉峰未解,便要沈良继续搜集信息,回头却见丘佩云髻华服,娇媚绝伦,在甲板上吸引了众多视线,不少人也上前献殷勤,可丘佩只是有一句没一句地应付,乌沉沉的眼珠流转,分明还在寻找目标。

    此时,沈婉也想知道,本是最重要人物之一的余慈,究竟还来不来。

    她想再找白闵询问,可一转眼,却见白闵舍了“知客”的职司,与一位佩剑道士在远处低声说话,面色颇为古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