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三章 三宝云舟 次第飞讯(上)

    世上什么样的“海”最壮观?

    如果拿这个问题去问白闵,他一定会回答:天地大劫时的云海!

    这片“海”上翻涌的浪花,其实就是排空而进的雷霆、燎烧碧霄的天火,前一刻还只是内眼难辨的起伏,下一瞬间就翻起百十丈,横卷千万里,几乎可以湮灭一切。

    而在能够在这等环境下,自由航行的巨舟,自然也就是最令人惊叹的造物。

    每当这个时候,白闵都要感慨,大通行不愧是专注于运输行当的大家商,这种巨舟,一艘两艘都还罢了,可以百计的移山云舟,形成覆盖真界的高空交通网,不亲眼看到,都无法理解这其中的伟大之处。

    他所乘的所谓“三宝船”,并不是什么特殊的东西,而是直接向大通行租用的移山云舟,也是通过这一笔生意,大通行在“三宝船”的设计中,不轻不重地掺了一脚,

    其实这也是随心阁想到看到的结果,能够给海商会添堵的对象,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三环城中,泊阵轰鸣,开始预热,白闵从短暂的失神状态下清醒过来,领着手下,到上层甲板处,迎接那些身份特殊的尊贵客人。

    他今天的状态算不得上佳,不过长久以来练就的接人待物的本事,还是足以应付眼前的情况。尤其是应邀前来的修士,大都是环带湖和沧江下游这片区域内的头面人物,身为“三环城”的随心阁掌柜,平日里的打点、交往必不可少,所以,都是嘻嘻哈哈一团和气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白闵做来游刃有余,脑子里也就不免再跑偏了些:

    还没有到,难道真的不来了?

    正想着,船舷那边有人赞叹声起:“这是哪个?也不用驳阵,直接破开劫云上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白闵心头微跳,往那边看去,却听人笑道:“怎么连碧波水府的伏浪舟都不认得?”

    碧波水府?来的应该是寒水部的主事宣捷吧,不想来得这么高调。

    作为沧江水域的霸主,也是大主顾,“三宝船”在附近做生意,是一定往那边要发帖子的。只是夺丹斗符那日,余慈和碧波水府起了冲突,将十二骁骑之一都给擒到了九幽冥狱中,生死不明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可能的冲突,白闵可是费尽心思,才邀请了合适的人选:这位宣捷宣主事和当日丢了大人的飞涛部主事乐畴素来不睦,份属于不同的派系,应该不会给乐畴强出头才是。

    当在,有些事情还是要早做准备,他迎上去,准备将宣捷等人引到早安排好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可他刚刚举步,那边船舷位置,就升上来几个人影,搭眼一扫,白闵心头猛地发颤,刹那间只余一个念头:

    坏事了!

    而体现在表面上,他只是脚下微微一滞,随即快步迎上前去,笑着行礼:“竟然是阚堂首亲临,怪不得这三宝船都往下沉了沉呢……随心阁白闵,这厢见过。”

    此时登船的这位,可不是什么宣捷,而是碧波水府三堂之一,百善堂堂首,阚兴离,实打实的长生真人。而最关键的问题在于,白闵看到,在同时登船的三人中,这位分明是在下首位置!

    那两人是谁?

    像随心阁这样的商家,虽也有故意制造僵持局面,甚至是矛盾,以抬高价格的,可若没有相应的控制力,那简直就是一场灾难。

    要说现在船上战力其实相当可观,由于三宝船上宝物众多,财帛动人心,足有两位长生真人随行镇压,能在这时节请到两位,用豪奢来形容,半点都不过分。

    可看目前这架势,很是不妙啊!

    白闵预感糟糕,但还得上前探口风,而那位阚堂首倒也爽快,并不因为长生真人的身份而拿架子:“我给白掌柜引荐一下,这两位都是正一道的法师,这位是周初真人,这位……”

    他稍顿,沉声道:“天吉真君。”

    白闵这下真是头皮发炸:火狱真君张天吉!

    玄门之中,对称呼还是比较在意的,从长生到地仙,每一个境界有相应的称呼,因宗门不同,称呼也有些混乱,不过正一道是南国玄门大派,与黄天道、神霄宗鼎足而三,门中规矩极大,若按他们的分法:

    自长生真人以,依次真君、天君、天尊。其中真君称呼,那就是小劫法了。

    而张天吉此人,其实也不用什么“真君”做注脚,只听他外号,就差不多知道,是何等人物了。

    正一道的杀神啊……

    此人万里迢迢赶到这儿来,又和碧波水府的堂首一起出现,究竟打的什么主意?

    白闵思忖不得要领,却是又想起一事:三位真人,再加上可能到来的那位……这座次如何安排?

    心下叫一声苦也,他背上冒汗,本应告知引导人员的信息,迟迟吐不出口,而如今再想脱身处置,已经很困难了。

    “唔,竟然是天吉真君。”

    突然插入的声音让白闵长吁口气,是沈婉来了。

    张天吉面如重栆,脸型方正,看上去不是太好打交道,不过一位极出色的美人招呼,他还是给予一些礼貌分寸: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的沈掌柜。”

    白闵忙着脱身去处置位次问题,自然要吹捧起来,而沈婉则一时用不到他,语气轻盈:“还在南国时,有幸远远见得天吉真君面目,这些年过去,一如既往……白掌柜,还不升起云座?”

    “啊?是!”

    白闵终得脱身,拔腿欲走,却听张天吉轻描淡写地道:“何必费心,此舟如此广大,还怕没有位置吗?”

    沈婉笑吟吟地回应:“天吉真君亲至,敝阁自然要拿出个态度。说来今日三宝之会,虽未真正开始,却也算功德圆满。南国三大玄门,竟然已得其二……”

    张天吉语调微扬:“哦?除了本宗之外,还有哪个?”

    “黄天道孙敬复孙道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他啊。”

    张天吉语气中略有冷意,但对沈婉的“云座”之事,再也不提异议。

    果然,只要扯上黄天道,正一道的修士最好摆弄——反之亦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