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二章 转丸之思 樊篱之念(下)

    不打开神主网络就是这点不好,手下信众的位置,很难确切掌握。

    沈婉是他信众之一,而且对他来说,也是比较少见的以“信”入门者,将神主视为寄托。这样的信众,远比种魔者“健康”,代表了未来较为可靠的发展方向,由不得余慈不重视。

    他直接问白闵:“这个沈婉……”

    “正是此艘三宝船的大掌柜,不瞒真人,敝阁这些年在海上的日子并不好过,然而沈掌柜出马,总能满载而归,能力之强,让阁中耆老也赞赏有加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从北荒,到东华山,再到这千宝船,是能者多劳,还是另一种形式的颠沛流离呢?

    虽想见见,但十天半月耽搁下来,也没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余慈终究没有明说去还是不去。

    白闵不敢多言,恭恭敬敬退走。

    余慈无意识翻动帖子,还想继续考虑大黑天的问题,思路却不像之前那么清晰。倒是神识扫过,发现帖子本身制作得颇具匠心,里面其实还暗藏机关,附带着本次“三宝船”上的宝物名细,着实是琳琅满目,且价格不菲,很多都是天材地宝级数。

    据说天地大劫虽然久久不散,可深海之底、四极天柱附近,由于特殊的环境缘故,那边的天材地宝生长,没有受到太多影响,对内陆修士来说,尤其是对八极宗这样的势力来说,虽也有域外的补给渠道,可变数大,风险高,远不如大宗门阀的稳定,若能从这里扫货,不无小补。

    当然,余慈更相信,他们在海外也一定有收购的路子,任是哪一家都不可能吊死在一颗树上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十日后的三宝船上,一定非常热闹,怕是不比当日夺丹斗符来得差。

    唔,这些人聚在一起,得失难定,心绪翻澜,岂不是说……

    七情魔丹有材料了?

    沉香袅袅,灯火昏昏。沈婉结束了每日例行的功课,再向香案上空白牌位叩首,款款起身,步出舱室。

    外间早有侍婢侍奉她换上正装,梳起发髻。

    她做功课时,都披散头发,身着素服,旁人以为是“清净庄重”之意,只有她自己才明白,自己敬奉的主上,与“清净庄重”没有半点儿关系,至少在仅有的接触中,表现出来的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此后十余年间,再没有过那样的交流,这份关系正变得愈发单纯。

    可一层疏密难测的大网,已经将她容纳其中,她也成为了大网的一个结点。

    沈婉在随心阁的发展,着实算不上一帆风顺。看起来是一步一个脚印,可实际上,怎么都没有彻底的独当一面的机会,毕竟随心阁中,依然有相当一部分人,希望沈姓一族永世不得翻身。

    可就是在这种严峻的背景下,她仍然从困于一地一域之地的掌柜,做到了更上层的大掌柜级别,在“三宝船”这种说不出是高明还是愚蠢的决策出台后,更是硬把矛盾重重,利益微薄的“三宝船”,做出了格局。

    这里面,那张无形的网,给予了她绝大的帮助。如若不然,她恐怕早被层层碾来的恶意凶念,还有实质性的打击压垮。

    相应的,也使她愈发认同、愈发虔诚。

    这时候,沈良拿着记录情报的玉简走进来,上面排列出了最值得关注的客人名单以及相关的情报资料,和她一起商议,在竞卖会上的策略。

    这种各方高层、强者云集的场合,最是头痛,其中的利益矛盾千头万绪,弄不好就要得罪人,如何卖出高价,又不至于失控,比起在海货收货,可要麻烦得多。

    作为同族同辈的亲属,二人年岁其实差不多,

    但这些年来,沈婉虽也是劳心劳力,但日夜功课不缀,感接虚空阴阳之气,渐有所得,在推演解析之上,造诣渐深,偏又以信入道,心地纯明,正所谓“重意忘法,谋而不虑”,也擅长“抓大放小”,故而神姿清朗,韵致雅淡,不见半点儿俗气,亦难让人辨别年岁经历。

    而沈良已经远非当年埋头苦修的毛头小子,前些年因为敌方一次刺杀,绝了修行上进之途,至今不过还丹境界,但在生意场上,却是愈发狠辣,眼光凌厉敏锐,不怒自威,两人站在一起,说他是沈婉的父亲,乍看都有人信。

    可只要再仔细打量,就会发现,沈婉不论何时何地,都是从容恬淡之姿,喜怒不形之于色,莫测其深,沈良与之相较,实有高下之别。

    沈良对沈婉也确实是深为敬服,以他的能力,虽早有独当一面的资格,还是留在沈婉身边,处理那些繁杂俗务,配合无间。在随心阁内部,二人并称“二沈”,是深为某些人忌惮的沈族复兴之最关键人物。

    正商议到深处,忽有侍婢进来通报:“丘执事求见。”

    二人对视一眼,沈良皱眉道:“她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竟然这么招人厌?阿良可还是记恨姐姐当年踹你下河的事儿吗?”

    人未至,笑先闻,便听环佩声响,一位美艳妇人笑吟吟不请自入,掀帘到了里间。

    以沈良如今的城府,被人直接道出幼时的糗事,脸上也抽搐一下,但他深知眼前这个美妇人,脸皮之厚,心胸之险,几乎是冠绝随心阁,着实不可轻乎。

    出身依附大族丘氏,本也是千金之躯,却以有夫之妇的身份,勾搭三主姓中,雷家新一代抗鼎之人雷铜,且并不满足于一个外室的身份,百般设计,借雷铜之势,站上前台,由此平步青云。

    此时,她就是以“太老阁”委派执事的身份,实则是雷家明明白白送来的监视者,钉到了“三宝船”上。

    当年沈氏一族败落,雷家就是罪魁祸首,按照常理,丘佩到船上之后,应该是百般刁难才对——她也确实是这么做的,可是,必须要说,她的贪婪显然更在对雷铜、对雷家的忠诚之上。

    如果丘佩真的一门心思和沈婉作对,“三宝船”这份不太稳固的基业,必然要给折腾得七零八落。可是,这位却也在话里话外,给沈婉以提示,要她拿出好处“孝敬”。

    本就处于夹缝中的沈婉,根本没有拒绝的能力,不得不想办法,从“三宝船”的生意中剥离一些,交到丘佩手上。

    这样当然是违反随心阁条律,丘佩的最终目的也就很明显了,除了给自己准备修行资源,分明也借此抓着沈婉的把柄,试图将初有起色的沈氏一族,控制到手中,为己牟利。

    沈良是许多事情的具体操办人,对其中内情自然清楚。

    若说他这些年最想拔剑斩杀的,头一个自然是雷家家主雷争,排第二的,便是这贱人!

    不过,沈良更明白,现在绝不是翻脸的时候,故而任丘佩如何挑逗,他都面无表情,只当自己是根木头。

    和丘佩虚与委蛇的,还是沈婉:“丘姐姐此来,可是有事安排?”

    “确实有一桩急事。”

    丘佩扫眼看见放在梳妆台上的那枚玉简,也老实不客气地扫过神识,继而笑道:“原来你们也在商议此事,这就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她指向排在头一位的名字:“这个余慈……据说和妹妹有些交情?”

    “曾经打过交道,在天裂谷附近的绝壁城。”沈婉心头微微一动,颔首承认。

    “真年轻啊!当年妹妹与他见面时,这位还只普通的离尘弟子吧?”

    “的确如此。”

    沈婉也有些感叹,看资料上关于此人的种种,若非上面同样确认了他出身离尘宗等一系列身世,且确实只修炼了四十年左右,她未必敢认。

    当年她主动请缨,前往绝壁城,出售玄真凝虚丹,了结亦师亦友的周有德之遗愿,最后便是和余慈打交道,亲眼看他在易宝宴上盖压全场,出手购得丹药。

    此后又在北荒,和他打了许多交道,借他身上宝物,在北荒站住了脚,甚至还由此锁定了劫杀周有德的凶手。同样的,自己也帮了他一点忙,自认为二者的交情也算不俗。

    不过,在北荒的这份交情,所知者甚少,可以作为自己的一张底牌,她和沈良计议着,若那日此人真的到场,有什么意外发生的话,从这里打开局面,也是选择之一。

    所以,沈婉末了只是淡淡加上一句:“谁也不会想到,当年的通神小辈,三十年间,便有这般成就。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结下几分交情?”

    沈婉微微摇头:“当时心系周管事遗愿,只是平平淡淡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看丘佩眼珠转动,不知又动什么坏心思,旁边沈良终还是忍不住,阴森森道了一句:“若说了解,丘执事应该比我们知道得更多吧。从这份资料上看,您夫家的那位殒落,似乎与他有密切的关系。具体如何,难道没有个准信儿?”

    这些话对丘佩而言,完全是不痛不痒,笑吟吟道:“你是说离尘何清吗?说起来,我家那死鬼还要叫她一声姑姑。可当初人家也算是破门而出,就算后面又扯上了点儿关系,也没那么亲近。若她活到现在,自然是另一回事……可如今,还是抓着余真人更现实些。”

    稍顿,她声音略低:“太老阁要搭条线,我琢磨着,不妨亲历亲为,里面有些难处,妹妹可要助我一臂之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