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二章 转丸之思 樊篱之念(上)

    又是一种!

    余慈自己都觉得奇怪,为什么首先会跳出这个念头。他关注的不是雪枝完全失常的表现,而是这一瞬间,女修滋生出来的别样情绪。

    痛苦、恐惧、卑怯、羞辱……

    这些情绪太过激烈,不适合入药,没有用处。

    可在此混乱之中,还有那么一份“期待”,如风过枝叶卷起的蛛丝,纤细而绵长,似乎随时可能断去,却又表现出难得的坚韧,或者说,是一份不愿接触现实的固执。

    完全可以入药!

    余慈心念微动,已将这份情绪收取,按照秘法封起,只待炼丹时使用。

    做完此事之后,他关注的重点仍没有偏移太多。

    他注意到,因吐露心绪一端,失态之余,雪枝倒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思,心中积郁的压力有所消减,导致激烈情绪很快沉淀,带来的是平静又阴郁的心境,就像是阴云灰霾充斥的天空。

    挺合适啊。

    余慈不是说这种情绪,而是指目前这份儿心情,其实非常适合做为“鼎炉”,容纳各方采集的情绪,炼制七情魔丹。

    可惜还是弱了些,一次两次还好,再多了,雪枝性命堪虞。

    由于心中计较的缘故,他盯视的时间有些太长了,本已有些虚脱的雪枝,更是支应不住,也把那“最合适”的心境冲乱。

    余慈暗道一声可惜,更知道该如何回应,当下咧嘴一笑:“好啊,若夫人有意,正好和白衣做个伴。”

    雪枝轻啮下唇,余慈对她完全不合情理的说辞,问都不问一句,恐怕真的是心中敞亮,只故作不知而已。她感觉什么都瞒不过眼前这可怕的男子,又深以为耻,一时羞愤欲死,再也禁受不住,匆匆告辞,将托附给她的童儿都遗忘了。

    余慈也不叫她回来,而是趁机对童儿吩咐两句:“玄黄啊,你的名字比较敏感,在人前不如暂换个称呼,叫阿黄算了。”

    童儿实在是最好说话不过,一点儿异议没有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拍拍它的脑袋,余慈笑道:“那就跟着刚刚那位,去挑几本书,带在路上看吧。”

    等玄黄跑出屋子,余慈脸上笑容收敛,对雪枝的请求,他之所以答应得如此爽快,雪枝本身因素所占比重很小,就是苏双鹤那边,也没什么意思。他主要是想看看,白衣勾搭这位,究竟会拿出怎样的谋算?她们针对的、利用的都是哪个?

    希望能给出一个让他满意的答案吧,如若不然……沧江那边猎获剑修的事项线索,倒是越来越明晰了,不知论剑轩有兴趣没?

    背着手走出屋舍,越是相处,他越觉得和白衣有缘无关感情,只是觉得他某一部分神通与此女隐然有所共鸣,感觉就像是听到了某篇特别悦耳的乐章,有种天然的契合感。

    难道真的让她传我衣钵?

    余慈不自觉已经走到园中一座假山之顶,这里是全岛地势最高的地方,风景绝佳,工匠也在这里修了一座小亭,以为观景之用。

    下意识里,余慈其实不太喜欢这种地方,因为在他将全岛情形一览无余的时候,更多的人也将他看个通透。他其实也很清楚,如此心态,正是过往数十载,那个连用数个分身化名,闹得真界各地天翻地覆,却始终不露真身的本心写照。

    可如今,他既然选择停在最高处,就必须将承受众人目光的聚焦。

    余慈站在亭中,越过院中屋脊,观浩缈烟波,极至目力尽头,心胸为之一畅。

    其实,心态转换,也就是那么回事儿。之前的排斥,仅仅是对自身实力的怀疑,趋向万全的本性罢了,当明确了内外天差地别的距离时,自然而然就把脚下的一切忽略掉。

    此时,他与绝大多数人所关注的世界,已经疏离很多……很多!

    余慈越来越清晰地感觉到:

    凡人的七情六欲,世间的道德法理,很多时候,都无法承受长生真人这样的“庞然大物”,说是“随心所欲而不逾矩”,错非圣人,谁能在方寸之间,游刃有余?

    就算余慈有所自省,想要照顾得面面俱到,也非常困难。

    他的思维,也在实力的攀升中,不知不觉发生了异化。这种异化,是为了更有效地发挥他的力量,可往往就是这里的落差,使得心魔潜伏,危机暗藏。

    余慈不允许自己在“伤春悲秋”中停留太长时间,很快就从中纠正过来,却也是自然而然地,从自家心境中,抽了一股情绪,留存待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做完才是一怔,什么时候,类似的事情做起来,都是天经地义了呢?

    余慈终究没有在迷惑中停驻太久,很快就要离开,他还要去解决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本体在假山小亭上站着,神意已经穿入心内虚空,凝成一个虚影,便在他现身的刹那间,心内虚空灵如转丸,平等天、星辰天、人间界、万魔池都是在他眼前翻滚化现,由他“挑选”进入何处。

    证严和尚在哪里?

    一念既生,浑茫虚空便锁定了位置,余慈一步跨出,就到了目标所在。

    在与环带湖环境非常相似的湖畔,证严结跏趺坐,静静观水。他一道残魂,摆出如此端正的姿势,依旧有凝实之意,非是故意作态。显然,在心内虚空多日,残魂倒是渐有滋养,而最重要的是,此人心志端凝,难以撼动,形之于外,方能成此势。

    余慈倒也不急着和他说话,刚刚跨空而至,让他略有所悟。

    当自辟虚空的神通与心内虚空彻底交融,这片天地也就是实实在在的,也有远近、高下的空间规则,甚至也概略成形的天地法则体系。

    任何生灵进入其中,都要受到法则的压制。

    余慈是唯一的例外,由于他对心内虚空的彻底掌控,使得所有的法则都以他为中心而存在。且这片虚空,余慈是“看”它从虚地缥缈的心象集合,接引外气,投影天地,再化合如一的,习惯了它介于真实和虚无之间的情况,也习惯了以神意穿行其间,以虚对虚,对于法则的限制,就没那么在意。

    可几日前刚刚站在真实之域,来了一场大战,更显化“万古云霄”,让他对“我”的意志与天地法则的关系,非常敏感,自然而然就关注着“我”对法则的影响。

    所以,他敏锐地察觉到,这种定点切入的方式无关乎他对于心内虚空的“特殊性”,而是一种境界的体现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就算他与心内虚空全无关系,之前那一幕,他照样可以重现。

    只要他对相应天地法则体系的认知到了那种程度,对天地法则体系的影响也符合要求,更重要的,能够达到这种“超然物外”的层次,在不特意扭曲法则的前提下,整片虚空,就像是在他手中转动的铁丸,可意随意标注任何一位置,念动人至。

    如果将此外化到真界天地中,道理也不会有任何差异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单纯神意到此,天然就适合穿行在天地法则中,若再加上肉身,就是另一种情况。

    天地如浊海,夫真实者,一曰能出,二曰能入,戏水闹海,可谓龙耶?

    刹那间,余慈对“真实之域”中,一重更高的层次,有了清晰的认知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,见证严和尚依旧沉静跌坐,似乎没有察觉到身边多出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余慈这段时日,对情绪很敏感,知道证严和尚明显走的是佛门传统“本心不动”的路子,心如明镜,一尘不染,若说瑕疵,恐怕也只余那份“力争自由”的执念了吧。

    可若不如此,哪还有性情可言?

    相较之下,倒是余慈自己,情绪生灭虽是复杂百倍,然而有情绪神通镇压,有黑森林法门管控一切念头生灭,隐然便有“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”的意味儿。

    看似情绪丰富,其实……既然弄情,便是无情。

    又一声无声的慨叹,余慈打断了证严的静坐状态:“和尚今后如何打算?”

    “便为此残魂寻一具寄托之身,重新修炼,若能可能,愿往西极而行,寻一超脱之途。”

    证严依旧维持着端坐的姿势,连头也没回,答案清晰而简单。

    余慈却知里面的难处:“寄魂夺舍,终不是长久之计啊。”

    遭天劫毁灭肉身,固然是证严有意为之,以脱去大黑天佛母菩萨的钳制,可结果未明,伤害却是实实在在的,且是深植于神魂核心,再难祛除。

    故而寄魂夺舍,最后还能弥补过来,成就佛果道业的,几至于无。

    他对证严和尚知根知底,说话自然坦白。

    证严并不意外,只道:“小僧还有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余慈微怔,这可不是他预料中的答案。

    机会?

    证严缓缓站起,转过身来:“小僧正要与道兄说起。这些年来,小僧搜检血僧意识残余,颇有所得,是关于菩萨之事……”

    所谓菩萨,在这儿自然是特指,是说大黑天佛母菩萨。余慈当即提起注意,知道证严接下来所讲的,必是与他有着极大的关碍。

    “记得小僧当年,曾与道兄讲起,菩萨之威能,有如无垠星空,周覆万方。可如今再看,其实与小僧一样,都急于从樊篱中跳出。这片天地面貌,就是笼子、是锁链,系在身上一日,便永难有成功之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