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章 天人乘龙 万古云霄(上)

    无形无质的神意,撞到了山上!怎么想怎么荒谬,可事实就是如此,刚刚还让剑光穿透的山峰,陡然间变成了钢板一块,神意驱动的烟气在上面迸散,相应的,端阳真人的神意也是硬生生地反弹过来。.

    神意无形,这一幕不是用眼看,而是纯凭感应。

    韩水常还发现,端阳真人本是灵动游移的神意,在与山峰接触的瞬间,仿佛被某种寒意冻结,什么变化都使不出来,这才硬生生地撞上去,那种没有任何花巧的反震,连他这样的旁观者,都觉得牙痛。

    清亮的剑光从山峰的另一端穿出,距离金光放射之地,已是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两边汇合之后,会有什么变化?韩水常很有些好奇,可就是在此刹那,他心头再跳,强烈的压抑感自天而降。

    猛抬头,却见天穹倾倒,乌云垂流。当然,并不是真的天塌下来,而上空神意冲击的导向——正激烈碰撞的两人,便在此刻,不约而同驱动神意大潮倾泄而下,因其势头过于猛烈,才带来了“天倾”的错觉。

    这时候,护山符阵真的支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琉璃破碎似的声音接连响起,诸峰符阵连续崩溃,将本是无形的神意冲击轨迹,用最粗暴的方式呈现出来。在这条笔直的延长线上,迸散的符阵灵光正放射出最后的绚烂,使得韩水常不自觉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因为这光怪陆离的景象,他的视野受到了干扰,错过了一瞬,以至于远方爆开漫天尘烟之际,他还有些疑惑:

    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元气激荡,大风吹卷,将尘烟压下一截,这时韩水常才发现,刚才阻隔了端阳真人神意的山峰,就那么消失掉了,至于追究上面还有没有人,都成了毫无意义的事。

    韩水常眉头连皱,在他的感应中,漫天的尘烟里,像是有几万张硬弓齐齐拉伸、弹放,嗡嗡的变调颤音初时还算齐整,到了后来,已经彼此干扰错乱到不成模样,只有那绞割魂魄的锋利之感,愈发明晰。

    那受到符阵保护的山峰,就是被这样的震荡破入深层,再绞碎掉的。

    毕竟也是劫法宗师,韩水常还能够从混乱的震波中察出一些细节,辨明冲突的对象:

    武元辰在前,楚原湘在后……

    韩水常只觉得头皮发紧,两个大劫法宗师神意放于虚空,刹那间就是数百万次对冲,每一分波荡,都利如刀锋,尤其是穿透姓太强,那刚刚还阻隔了端阳真人的山峰,就是被他们刺纸一般穿进去,在内部激烈震荡,直接催化成烟。

    偌大的山峰,没有任何阻碍的作用,相比之下,端阳真人的遭遇,实是让人看了叹息。

    对了,正处在神意对冲的中心位置,那家伙还活着吗?

    一念未绝,后面传出惊呼声,已经很难再起到防护作用的符阵生出波动,有目标直撞进来,没有减速,就狠狠摔在峰顶的岩石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师尊!”

    鸿远道士的呼声非常刺耳,韩水常转过身来,就见了一位绝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,是见过几回的熟人。

    “端阳真人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一位已不知在什么时候潜入了少阳剑窟,嘿,真当他们纯阳门是清虚道德宗的堂口了不成?思及之前的隐瞒和算计,韩水常心里自然很是憋闷,可这个时候,也来不及计较,因为现身的端阳真人,其实已经有些走形了,至少绝不像是一位有道全真。

    鸿远道士在师尊身前,少有地露出了手足无措的样子。也不怪他如此,眼下端阳真人的情况,确实糟糕透顶。

    只见端阳真人头发披散,七窍流血,形容凄厉,肌体上血线纵横交错,仿佛随时都会裂成千百块——这不是什么形容,以韩水常的眼光看来,那些血线深入肌理、骨胳、脏腑,是真真正正致命的伤势。若非端阳真人一身玄门正宗修为精纯无比,又有护身之物替死,如今已经是一堆碎尸了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只要端阳真人再有什么稍大点儿的动作,指不定就要有哪块儿肉掉下来。

    鸿远道士本想喂一颗灵丹下去,见状只能作罢,又取出了一瓶续命灵液,催化成雾,喷洒过去。受此一激,端阳真人从神智昏蒙中醒来,看到鸿远道士,左眼睛微有光泽闪现。

    韩水常此时也发现,端阳真人的右眼被“血线”切过,已是瞎了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就是接触两位宗师神意对冲余波的下场。

    看端阳真人坠下的方向,其本体和对冲区域肯定还有一定距离,这般模样,必定是神意反震的结果。

    韩水常心头发冷,却也更加憋闷:他再么说,也是劫法宗师无疑,就算是低了一层,可为什么和那两位,就是天差地别?

    他自认资质、努力不下于人,可这些年下来,感觉距离反而越来越大,难道这就是纯阳门和大宗门阀的差别吗?

    心里不舒坦,有股子闷气要发泄,韩水常终是忍不住哼一声,不对端阳真人,而是对上王子怀,称呼又变了回去:“王真人,这局面……为了一柄宝剑,就要毁了本宗的根本?”

    他都懒得再掩饰什么,而王子怀并没有即刻回应,反倒是在鸿远道士身后,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:

    “韩城主,眼下出了意外,又有强人……大家胎息闭窍,谨守本心,听天由命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韩水常方是一愣,那边端阳真人已是连盘坐的姿势都维持不住,一头栽倒。

    又有惊呼声起,韩水常已经给连番变故唬得心惊肉跳,循声猛地扭头,只见就在主峰的半山腰上,山坡草木,陡然就化为了矿物结晶模样,范围还在不断扩大,半透明的结晶映着符阵灵光,放出绚烂而诡异的光波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?

    韩水常发现自己像是变成了刚刚入道的小孩子,完全看不明白眼前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下一刻,刺耳的炸裂声中,半边山坡粉碎,锋利的破片四面迸射,破空声尖锐凄厉,而更可怕的还是海潮般的神意嗡过扫过的震荡之音,像是在低空轰鸣的雷霆——毁灭姓的力量就从他们身边刮过去,让人心底发沉。

    韩水常刚庆幸那边没有什么人,损失不大,眼角处就是迸溅血色,污了视界。

    临近峰顶,有一队镇守的修士,八个人,就在震音扫过的刹那,有七个无声无息,爆成漫天血雾,而就在他们身边七八尺的距离,仅余那人两眼发直,双股战战,瘫软地上,却没有受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这就是“听天由命”?

    对端阳真人的“告诫”,韩水常有些明白了。

    而紧接着,他也是闷哼一声,身体侧摆,明显地歪斜,险些就失去了平衡。相应的就是五感六识的震荡,尤其是体感都要丧失,对真形法体已臻绝顶,几成金刚不坏之身的他而言,简直就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作为此间仅有的还能感应到虚空神意交战的修士,韩水常当然不可能真的像“小孩子”一样,屁事儿不懂。尤其是这种几乎是贴着头皮抹过去的冲击,他不可能不加以解析。

    之前的“失衡”,就是因解析带来的冲击。

    冲击还是有些价值的,至少在亲身体验之后,他总算有些明白,什么是“跳变”……

    近些年来,他已经对天地法则体系的结构有所理解,知道天地间万事万物,均由层次不同的天地法则聚合元气化生而成。而这样的结构,使得神意穿行其中,受到不同层级的法则干扰,消耗也在不停地变化,也就制造出了难以统计的变数。

    跳变……大概就是说,神意交锋时,不断地从一个层次,跳转到另一个层次,介质瞬息百变,发劲的方式也是千变万化。

    不管是武元辰,还是楚原湘,都近乎完美地阐释了“跳变”的真意。

    但这不是最重要的,真正要紧的是:

    一、二……三!

    韩水常数着数儿,牙关紧咬,怪不得战场陡然下移,原来在那震天动地的神意对冲区域内,不知何时,已经插进来了第三方!

    其的神意运化之法诡异万端,他不是专注于神意本身的“跳变”,而是以令人惊愕的古怪方式,强行扭转神意通过区域的结构环境,使山石草木乃至于人体血肉,都在那瞬间,随之改变。

    那人神意所过之处,万事万物,便成了阻滞两位大劫法宗师神意冲击的障碍。而那两位才不在乎挡在前面的是何物,见山破山,见人杀人,几个来回,就让少阳剑窟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混账!

    此时此刻,韩水常几乎将牙齿咬碎,却不得不开口,也不得不把端阳真人的言语重复强调一遍:

    “大家胎息闭窍,谨守本心……”

    至于“听天由命”四字,他实在是吐不出口来。便在此时,他脸上突地一暖,光影的变化让他本能抬头,主峰上修士大都如此。

    他们随即就看到了,因为神意对冲,在厚重的云层中部,绞开了一片偌大的空隙,随着曰光移动,这一刻,久违的阳光穿透了劫云的裂口,照射在满目疮痍的山脉之上,但转眼又是扭曲。

    便在万丈云端,阳光同样制造了阴影,就在阴影深处,分明开辟出一片幽暗诡奇的领域,狰狞凶暴的魔影攒动,中央有雄伟如山的巨影,伟岸如神明,镇压一切,也纵容一切。

    与这片魔域相对,又有一处区域,云层与阳光混染,出奇地层次清晰,分划九重,区域虽有局限,却似乎随时都有荒古生灵造化生灭,意象浑茫,古朴原初,不让魔域分毫。

    韩水常呆看着半空,久久不能言语。他知道,天空凝化的两片区域,可不是拿来唬人作态,而是代表着来自清虚道德宗和魔门的两大强者,不约而同选择了借用外力。

    武元辰借用魔主投影,显化魔国,意欲魔染万里;楚源湘则引动朝真太虚之天的“九玄元穹”法力,分划九野,倾盖天地。

    而二人做法的本质,正是强行扭曲天地法则,将神意交战区域的环境结构,向最有利于他们的方向转化。而这正是“第三人”所做之事,由此也可见出,这两位对那个斜刺里杀出、却是不走寻常路的对手,有多么烦恶。

    只是,楚、武二人想法接近,差距则微之又微,不管是魔国,还是洞天,齐齐投影到此,反成了僵持之势。

    少阳剑窟中的修士们,已成了被殃及的“池鱼”无误。

    这边魔气滔天,点染恶念,刺心焚血;另一边元气浑茫,阴阳倒置,五行乱离。再有愈发澎湃激烈的神意隔空对冲,瞬息震荡超百万层,无论形神,都遭遇可怖的强压,刹那间就不知有多少人惨叫崩溃,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韩水常恨得咬牙切齿,但主峰上这些人,他也必须要护住,当下跺脚,开启了核心位置最重一层符阵防御,聚拢纯阳真火,形成类似于界域的空间。

    同时,他的神意感应仍未撤回——此类环境下,再成了聋子瞎子,就是真真正正的“听天由命”了。

    他支撑得很辛苦,同时也不由去想:

    如此局面下,那个“第三人”又该如何?又能如何?

    一念未绝,少阳剑窟深处,有金光长虹,横架天际,直切入虚空两片相对化生的区域边沿。那里正是双方角力之地,金光当即受外力影响而扭曲,却依旧气象恢宏,矫然如龙,且果真是多角突峰,有角、须、身、尾段段化现,眨眨眼再看过去,那贯鳞顶角,爪牙飞腾之相,分明就是太古天龙模样!

    “昂!”

    龙吟之声,起势雄浑,余音清越,与之共鸣,山中剑光冲霄,直入天穹,继而绕龙体而飞,层层化鳞,明光如剑,犀利刺眼,二者浑融如一,不见任何疏隔之态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韩水常也是杰出的剑修,自然明白眼前的一幕代表什么,脑中为之混沌:

    这才多长一点儿时间,玄黄杀剑已经认主了吗?

    “我的娘……”

    附近有人呻吟,嗓音发颤。而等他定睛再看,才发现,虚空之变仍在持续,在那龙形之上,竟然又凝化出一个模糊的巨影,如天人之相,驭乘天龙,自在周游,身外雷光明灭,脑后青莲化生,任他洞天、魔国如何压制,也无法将他沉陷。

    下方少阳剑窟中,众修士呆呆看天,看那洞天、魔国、乘龙天人,三方鼎立;看那原本厚重的劫云,如沸水溢锅,一**往远处流淌;看那久违的万丈阳光,在天穹外沿扭曲,形成眩目的虹彩。

    而所有的一切拼合起来,却化为了较劫云更为深重的灾殃阴霾,当头倾压而下,让人窒息、绝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