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九章 塑灵剑器 虚空对冲(中)

    韩水常脸色难看,而更难看的是眼下的事态。再这么下去,满山修士很有可能不战自溃,纯阳门也将被钉在耻辱柱上,几百、几千年都翻不了身。

    果然还是要靠自己!

    他再不与王子怀等人纠缠,飞身而起,悬停半空,背后宝剑锵声出鞘,汇聚山顶纯阳真火,剑气虚环,往天上一指,那真火轰声爆燃,焰光扩散,霎那间圈下了足足三百里的空域,翻涌的劫云都给搅乱,可见这一剑之威。

    其实韩水常背靠大阵,就是硬碰硬,也有与武元辰对战几合的资格,只是身边有清虚道德宗的人物,不自觉就想将麻烦扔出去,所以步步被动,直到武元辰大势将成,才猛醒过来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三百里空域,没有武元辰的身影。

    纯阳真火在虚空中燃烧,火势冲霄,天外劫雷虽也能轰破火海,却很快就给填补上,从另一个角度看,这倒是给玄黄杀剑减轻了压力。

    韩水常也在此刻醒悟:武元辰说话,恐怕是不尽不实。

    若玄黄杀剑近年来真的藏身在少阳剑窟,怎么可能无声无息地渡过塑灵天劫?

    恐怕这场劫数,才是真正的塑灵天劫。

    由此他更想到,玄黄杀剑应该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法门,与既往滔天的血杀戾气切割,由此才化出这等精纯清妙的剑意,如今正是它最关键的时候,当然也是最适合别有用心者趁虚而入的时候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韩水常又觉得念头蠢蠢欲动,忙将剑意倒转,洗炼干净。随即他撇开不必要的心念,慢慢升至火海中央,剑光虚划,成符箓之形,将纯阳真火聚化为一团赤芒,摄入眉心,随即阳气升腾转化,在前额化为一只竖眼,鼓出半分有多。

    竖眼瞳仁微转,射出金光如剑,任他火海冲天,劫云千叠,都难以遮蔽。

    这是“焚日法眼”可照见一切生灵,焚杀一切阴物。可是,他在高空明照千里,依然没有发现武元辰的踪迹。

    这就是精通神念法门修士的可恨之处,其万里神游,来去倏乎,若再辅以咒杀等术,想要捕捉到其踪迹,实在是难之又难。尤其是武元辰这样的层次,他不想让人抓着,全天下能锁定到位的,恐怕也不会超过二十个。

    如今的少阳剑窟里,自然是一个也没有。

    韩水常心中焦躁,这里面不可避免有武元辰的挑拨,他心里也明白,但想压下去,又谈何容易?

    纯阳真火一圈圈向往拓展,几乎与劫云烧做了一处,可是武元辰的魔识依旧凌厉,落魂钟声起落激荡,时有时无,宏大中蕴有诡奇,直将人心里勾出血来。

    正憋闷之时,钟声突然变调,一反恢宏之象,尖锐扭曲,左下方一处山峰陡然矮了半截,连带着峰上的符阵,齐齐向下塌陷,剑气嘶啸,却也不比之前清妙纯正。

    这只是声音上的变化,焚日法眼照下,只见以山峰为中心,虚空波纹层生,仿佛是湖水中同时抛下了几十块巨石,水波聚簇冲断,兴波起浪,再没有完整的纹路可言。

    归于无形虚空,则是塌陷与膨胀并存,虚空中光线扭曲,半透明的“浆泡”鼓起、炸裂,“浆泡”的生灭之处,任他山岩如铁,都给抹消干净。

    玄黄杀剑给锁住了!

    韩水常已经看出事态如何变化,他呆怔半晌,也是在纠结,但最终还是剑刃前指,纯阳真火掉向,喷射的焰光前端,化为一团近于无形的火雾,已将温度催化到了极致,对着双方交战地罩下。

    刹那间,火星飞迸,焰光四射,纯阳真火的加入,给震荡扭曲的虚空上了色,也使得无形无相的神念轨迹有所暴露。

    韩水常焚日法眼全力运转,要从中找出武元辰的踪迹,至于是不是帮了玄黄杀剑,现在哪儿还顾得上?

    一次火焰的波峰陡现,韩水常心中感应,本能地拧腕,手中宝剑刹那间化为一**日,剑气如万丈阳光,挟纯阳真火,在虚空中划出笔直的赤红轨迹,转眼就贯穿了千里距离,所过之处,空气爆燃,焰光如横摆的龙卷,环绕剑光轨迹,声势惊人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一剑还是落空了。一击不中,剑气炸碎,封闭了那边数十里方圆,还是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相对于阔及千里、万里的空域,数十里的范围,根本就是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一句咒骂已经到了嘴边,韩水常陡然受激,但觉有神意横空,带起沉沉烟气,化为一张虚无之网,循他剑气所指,弥盖数百里虚空。

    烟气虽轻,却是敏锐无比,以至于只要是在这片区域之内,不管是怎样的波动,都留下了痕迹。

    武元辰!

    焚日法眼当即锁定了某个模糊的烟痕,韩水常也知道,这是有人助他一臂之力“两个小道士”的默祷,已经发挥了作用。

    来人神意跨空而来,驾驭烟气,不与武元辰正面交锋,却是缥缈难测,正如烟气结网,凝了又散,散了又凝,以此化消冲击,总不让武元辰用出全力。

    这是端阳真人到了!

    虽说仍不是武元辰敌手,但他插入的时机极为巧妙,正好是抓住武元辰同时开辟两个战场的时间段,一举勘破其隐秘,锁定其位置,想来在外围已经观察很久了吧。

    韩水常念头电转,长剑斜指,调整了少阳剑窟的符阵重心。

    只是武元辰的反应也是极快,“哧拉”声中,神意骤然提转,竟然是给拉远了。少阳剑窟范围内,波纹平复,那冲折的剑光,也似穿波的锦鲤,沉入山脉阴影中,再次不见。

    韩水常惟有苦笑。

    武元辰的本体距此千余里,神念断空,一发而至,进退如自如,护山符阵却只有徒负呼呼。

    至于端阳真人,还真没有追出去的勇气。

    韩水常不精通神念之术,感应却没问题,也懂得一些常识。他知道,虚空神意交锋,比较的有四点:

    即“距离”、“秘法”、“强度”、“跳变”。

    “距离”和“秘法”很好解释,神意的覆盖范围越广,在交锋中占据的优势越大;“秘法”则是哪个更为精妙,哪个更能胜出;“跳变”一说,韩水常则是完全不理解,只知道是极其高妙的技巧。

    在他的理解中,“强度”应该是最硬的指标。

    所谓“强度”,是指在远距离的对冲上,神意冲击普遍以“波”的形式呈现,震波越是密集、高频,便证明强度越大。一般来说,“刹那”时间的神意冲击超过“百重”,已经可以对修士造成伤害,“千重”则需要相当的水准,而“万重”的层次,毫无疑问只有专精于神意法门的长生真人才能达到。

    在这个层次上,一次冲击,足将所有长生以下的修士震碎脑壳,最好的结果,也是变成白痴。

    端阳真人应该就有“万重”的能力。而且是其中的佼佼者,神意冲击的强度,应该在“万重”以上,“十万重”以下。

    但问题在于,像武元辰这样的强人,“刹那”的冲击却是以“百万”计算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,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鸿远道士才要先一步点燃太上降真香,这种玄门第一等的香料,可以蕴养神意,减少消耗,也能对魔识之类形成屏蔽和干扰,给端阳真人创造出一个有利的环境。

    在少阳剑窟范围内,端阳真人还能依靠“地利”之便,纠缠一二,可一旦出这个范围,将在武元辰凶厉的神意冲击下,怕不要瞬间崩溃,变成白痴都是最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所以,端阳真人的神意收缩,将外间广阔的空域完全让给了武元辰,也将好不容易抢到的主动权拱手交出。

    韩水常还想利用焚日法眼,继续锁定武元辰的位置,但注定只是妄想。

    攻守之势变得明晰起来,也更为单调。

    现在龟缩得有些憋屈,可相较于之前任人来去的场面,还是要强上太多。韩水常终于吁出一口长气,重新降落到主峰上,面对清虚道德宗的两位,不吝夸赞:

    “亏得子怀和鸿远算计精当,端阳真人的守御也是稳固,只不知,要不要派人护法?”

    端阳真人的神意覆盖范围,肯定要小于武元辰,也就是说,其本体是在对方的攻击范围中,这样,护法就是非常必要的。

    哪知王子怀却是摇头:“如今最紧要的,还是玄黄杀剑。此为不祥之器,驱逐也好、封印也罢,万不可使之重现世间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韩水常脸色古怪,他看符阵之上,震荡不休,太上降真香的烟气流转越发滞涩,也更为稀薄。显然是武元辰不断地调整攻击方向,占尽了上风,这种时候,王子怀还有闲情去理会那位?

    身为龙霄城主,韩水常当然不是傻子,他猛然醒悟:

    不对,还有人……是谁?

    也在此刻,一直闭目默祷的鸿远道士,蓦地睁眼,同时咬破舌尖,喷出一团血雾,以精血为引,祝祷结咒。

    韩水常但觉心头猛地一沉,某种难以言喻的压力就从心头抹过,让心跳都停了半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