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九章 塑灵剑器 虚空对冲(上)

    “鸿远师叔。”

    王子怀远远的就招呼,对此,鸿远道人笑了一下,没有任何做长辈的气派。他虽是比王子怀高了一辈,但他的修行境界差了一层,更是长生与否的本质差别,二者在宗门内的地位差不多要反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,王子怀依旧保持着后辈的谦恭,这不是做秀,而是出于本心的尊重。

    鸿远道人为人朴实低调,身为步虚修士,在宗门内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独当一面的能力,可是随着时光流逝,此人身上一些特质正慢慢显现出来:

    执行严谨、提醒及时、补漏精准,还有平和沉稳的心态,几项合为一处,让一些比较熟悉他的同门发出“鸿远同行,在外无忧”的感慨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让人安心的副手。

    和鸿远道人一起出来,又不是以自己为主导的事上,王子怀只需要在人前装模作样地问一句就好,虽然这一句也是很没有必要:

    “师叔,都准备好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鸿远道人说话很简洁,不过瞥了眼脸色不太好看的韩水常,他还是补充了一句:“共在三十六处位置,燃起了太上降真香,此时已随符阵运转,遍及剑窟内外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韩水常愕然,他知道鸿远道人精通符阵之道,尤其精擅虚空神念布阵之法,故而当这位要求去巡查、增益阵势,他没多想就答应了,可如今看来,却不是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作为代表,杜应一直没怎么开口,但开口份量就很重。

    王子怀必须进一步解释:“道德、纯阳同气连枝,一方有难,本宗焉能坐视,只是武元辰魔威滔天,来得又突然,调度人手有些困难。在附近的师门强者中,只有一位端阳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“端阳真人到了?”韩水常“惊喜”了一下,其实容色颇为勉强。

    王子怀知道他的心思,微微笑道:“端阳师叔虽是精通神念之术,但与武元辰比较起来,胜算也不大,故而还要静待良机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虚空中又一记“钟声”响起,绵延不绝,而在某个节点上,忽又突转无声,可虚空震荡只有更加激烈,周边已经是波纹层生,魔识几如实质,展现出纯粹的层次和力量。

    王子怀很清楚,武元辰以神念覆盖此间,主要还是在搜索玄黄杀剑的踪迹,一旦发现,必然要加以压制降伏,两强相遇,僵持是必然之事,那才是机会。

    要知道,端阳真人这几年进境虽也颇快,只是与武元辰相比,还有一段遥不可及的距离,虚空神念攻防又是最凶险之事,火中取栗,不管多么谨慎都不过分。

    他看向鸿远道士,虽然主导不是他,但计划是他做的,而执行全看鸿远。两人就是目前最关键的一环。

    视线相对,王子怀没有再表现“鹤仙”的洒脱,而是让凝重布满了整张脸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几如实质神念化作微风,拂面而来,方一接触,又抖荡连绵,使得肌体震颤,直透肺腑,给人的感觉,就好像是整个人都被震波穿透,每个角落,都被扫荡。

    有几人闷哼一声,自发反震,可一个个的神色都绝称不上好看。

    武元辰神念根基之雄浑,变化之机巧,实是已臻至此道巅峰。这一刻,满山千百修士,等于是让武元辰看了个透,也等于是被他狠狠调戏了一番,偏偏是半点儿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甚至连武元辰在哪儿,都判断不出。

    就在韩水常、杜应这样的强者憋闷之际,有对话出现在清虚道德宗的二人之间。

    “子怀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叔?”

    “像武元辰这等搜魂法门,和筛子、篦子也没什么差别。以玄黄杀剑的凶焰恶念,如中夜燃火,怎么可能逃得过去?”

    王子怀沉默一下,低声道:“师叔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刚刚武元辰用的是‘鬼蝠念法’,专门判断形体结构,却一无所获。而此时劫云聚顶,玄黄杀剑又明显应该还在此间,这样的话,其状态或许与我们事先设想的应该大有区别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两人陡然身上发冷,又有酥麻之意,从顶门直贯脚底。

    长笑声轰传而至: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笑声中,漫山浮游的神念震荡连续变迭,其变化是如此激烈,以至于有的修士已经支撑不住,软倒在地上,抱头呻吟。

    “武元辰换了搜魂法门!”

    韩水常脸色铁青,此时,惨叫声从其他的山峰上惊起。看情况,是有人身种魔种而不自知,受武元辰搜魂法门刺激,已经入魔了。

    不提入魔修士带来的混乱,这种事情,纯阳门尽可处置。

    王子怀和鸿远道人对视一眼,都是暗松口气:妥了!

    二人再不管其他,只将双手合入袖中,望天默祷,三十六根太上降真香的烟气袅袅入空,散不可见。

    而在同时,天地之间嗡嗡之音大作,在武元辰换了法门之后,势头就是再难阻挡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!”

    武元辰肆无忌惮的狂笑声起,刹那间,剑光冲霄,却不是料想中血色横流,而是轻悠流动,如溪流百折,在群山中绕行,倏乎数转,却已经撕破了落魂钟的杀伐之力,重又隐没在阴影之后。

    玄黄杀剑?

    主峰之上,所有修士都是面面相觑。这里人们的脑子没有不好用的。十多年前,玄黄杀剑击穿北地三湖的烈烈凶威犹在眼前,正所谓:飞如虹、落如瀑,日月无光,风云变色,哪会是像现在这样,如清溪流泉,没有半分烟火之气?

    不能说这一幕不够惊艳,可完全和想象中的背道而驰,使得人们不可避免地去想:

    是不是搞错了?

    便在人心翻涌之时,半空长笑前后相继,那武元辰已是爽快地隔空叫阵:“原来如此,若不是那两个小道士,我还绕不过弯儿来……兀那憨货,恭喜恭喜,你折腾了十多劫的功夫,总算也塑灵化生了!如今不同以往,总不会连胆子都化去了吧?来来来,咱们大战个几百合?”

    峰谷山涧之内,笑音激荡,可惜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可在人心丘壑之中,掀起的动荡,已经在瞬间压倒了一切。

    塑灵?

    韩水常心中剧震,什么“两个小道士”之类的言语,他只当没听到,而“玄黄杀剑塑灵”,才是最最紧要之事。

    世上无人不知,法器塑灵化生是第一等的艰难,而对于剑器,更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有无数劫的积累,真界亿万法器中,祭炼到单轮一百零八重天大圆满,成就法宝的,总能拿出个千八百件,其中能化生灵性的,并不出奇,可是,能渡过塑灵天劫,进入修行正途的,说百中无一是夸张了,但天下门阀、大宗加起来,一家还合不到一件,也是铁一般的事实。

    而因为剑器的特殊性,祭炼之法与法器不同,又有杀伐之气缠绕,越是第一等的剑器,越难以生出灵明,能凝就“元灵”已经是千难万难,更别说塑灵化生。

    只看论剑轩,自上古以来,传承不绝,然而“塑灵剑器”竟然是一个也未存得,也只有在传说中才能见得一些蛛丝马迹罢了。

    可如今,武元辰竟然是说……

    玄黄杀剑塑灵了?

    恍惚之间,韩水常心中先是贪念滋生,蔓蔓如野草,可紧接着,就是冰水浇头,寒意透骨。

    他可以肯定,在今日之前,天底下没有任何一人,见识过塑灵剑器是个什么模样,也因此,他完全可以判断出天下人的反应:

    首先,论剑轩会疯掉。

    然后,全天下的剑修都会跟着疯掉。

    再接下来,所有人将全部陷入到连锁反应中去!

    这绝不是危言耸听,剑器塑灵,已经是踏上修炼的正途,它自己、包括之前历任剑主,在成千上万年的厮杀中,所留刻的印记,将如同正常修士那样,在不断的洗炼中,逐步形成体系,毫无疑问,那是让人窒息的宝藏。

    更不说,作为最顶级的剑器,它几乎可以彻底展现出剑仙所在的层次,简直就是最完美的标杆。

    当然,所有一切归总起来,是这么一个情形:

    想要降伏一个剑仙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;可将目标换为剑器……就算是剑仙那一级的,灵剑认主之事,自古以来也是不绝于书。

    谁能肯定,自己不是下一个幸运儿呢?

    韩水常发现自己的思路偏得太远了,眼下的情形之恶劣,远不是他发呆的时候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任何成名已久的老魔头,都不会是省油的灯。武元辰的喊话,也不是一句“肆无忌惮”就能描述尽的。

    就在武元辰喊话后不久,整座少阳剑窟之内,已经是人心浮动。

    目前留在少阳剑窟的修士,有七成以上都是剑修,因为塑灵剑器而滋生各类野心、**,本就是最正常的事儿,而掀起的六欲乱流,也不可避免,且迅速壮大。

    对于精于魔识法门的武元辰来说,这简直就是鱼儿入了水中,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环境了。

    就算武元辰是鱼,也是如山巨鲸的体积,一个摇摆,就掀起了滔天浊浪,为整个山脉都涂染了新的颜色。

    这并非是真正变色,而是魔识入侵,使得五感六识受到了污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