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八章 獠牙之利 心变之奇(下)

    “玄黄杀剑呢?”

    等到纯阳门这边的修士,一通狼狈忙乱,猛然发现这个问题的时候,已经是事发十个时辰之后了。在此期间,由于纯阳门面对少阳剑窟的变乱时,应对不利,引得在剑窟内修士怨声载道,一些修为、地位较高的修士主动过来交涉,纯阳门也难以应付,只能寻求外援。

    很幸运的是,他们的靠山宗门,正好有人经过附近,好说歹说给拉了过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少阳剑窟主峰上,便汇聚了来自三方的人马。

    纯阳门出头的是龙霄城主韩水常,也是宗门内排名前三的强者。门主钟汉阳并未现身,名义上是赴域外修行,其实大家都知道,如果门主出面,还找不到应对的办法,也就再无转圜余地,必须要谨慎从事。

    租赁少阳剑窟洞府的修士代表,乃是北地有名的剑修杜应。此人已经是小劫法宗师的境界,战力强绝,在北地散修中声望极高,纯阳门一直想吸收他为客卿,结了些香火缘份,算是双方都能接受的人物。

    至于另一方,自然就是清虚道德宗。

    到来的修士白面长身,意态潇洒,身披鹤氅,风仪绝世,正是“鹤仙”王子怀。其人是清虚道德宗四代弟子中的佼佼者,虽不是同辈中第一个步入长生的,却是用时最短的那个,被人奉为万载难见的天才。可他并无半点儿骄娇之气,头顶上雷霆如海,他却容色平淡,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主峰上各方修士,都以这三人为首,而三人之中,最为超然的,无疑就是王子怀。

    王子怀背后的清虚道德宗,虽说某种意义上是纯阳门的主家,可作为北地玄门魁首,洗玉盟中当之无愧的第一宗门,清虚道德宗更多还是站在“公允”的立场上,不介入任何纠纷,正如宗门之名一般,清净自然,不染红尘。

    可现在不是你彰显风格的时候啊!

    看王子怀那张平静不波的面孔,韩水常虽是修为境界还要压过他一头,心里面却是完全没有谱,无他,形势比人强之故。

    其实在很多纯阳门修士心中,对清虚道德宗的感觉是非常复杂的。就算那边做得非常高明,可任是哪一个有自尊、有野心的人物,发现天然就要比别人矮一头,都不会舒坦。

    此外,还有更现实的因素。

    不朽丹、纯阳剑。

    纯阳门以“丹剑双绝”著称,其中丹法以“不朽”为名,内丹、外丹的造诣都是登峰造极,而事实上,宗门内已经有四劫时间没有出现大劫法宗师以上的强者了,究其原因,很多人就认为是“剑”的支点出了问题,开派祖师“飞剑斩黄龙”的大神通,此时已无人能够重现。

    虽无人明言,但有相当一部分人,暗中都道是依附于清虚道德宗,在“丹诀”上走得远了,可“剑诀”却止步不前,以至于心法失衡。

    纯阳门也在补课,开放少阳剑窟,就是宗门做出的努力之一。

    每年在少阳剑窟修炼的强者不计其数,且由于环境的特殊性,又以剑修为多,由此不断地积蓄人脉,也多了许多切磋的机会。门下弟子的剑道造诣是以非常可喜的趋势增长的,可十个时辰前发生的事情,很可能会让这漫长的努力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韩水常心中忧虑,嘴上也表现出来:“降伏玄黄杀剑?纯阳门没有这个福份,我们只担心少阳剑窟,这是祖宗基业,万一在天劫或其他的冲击下灵脉受损,纯阳门五千弟子,焉有颜面再去敬奉祖师?”

    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说类似的话,絮絮叨叨,很有些“老太婆的裹脚布”的意思,经过如此反复渲染,纯阳门的立场已经鲜明到无以复加了。

    此时,韩水常恨不能对天下所有人讲,纯阳门完全退出对玄黄杀剑的争夺,目前他们最大的愿望,就是将目前不见踪影的玄黄杀剑“礼送出境”。

    在场的其他各方也表示理解,因为这是中小型宗门的生存法则,觊觎无法控制的力量,只会给他们带来灭门之祸。

    可问题在于,玄黄杀剑在哪里?

    除了最初半个多时辰,剑冲斗牛,诸劫辟易;其后一段时间,更多的都是游走不定,虽然也有几个倒霉鬼给劈成了两半,可那种灵动和诡奇,还是让人难以理解:

    真的是玄黄杀剑吗?拿出来当年贯穿北地的威风煞气啊!这么捉迷藏算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此时,众修士也只能通过积蕴不散的天劫,才能判断出,玄黄杀剑还在附近,还没有甩脱天地法则意识的锁定。

    而随着时间往后推移,此时的局面已经复杂到让人无法直视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嗡。”

    像是九天之上,有大钟敲响,震荡席卷而下,偏偏没有对劫云造成什么影响,却使得主峰之上的护山符阵波纹层生,符阵内一些修为较低的修士,则是昏沉晕眩,十分难过。

    “魔崽子好生嚣张!”

    韩水常面色铁青,显然是心中怒极,却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。原因很简单,他根本拿“敲钟”那人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“落魂钟”武元辰,北地魔门诸宗“神念变化第一”,是将“魔识”修炼到了极致的强者,距离自在天魔只是半步之遥。

    纯阳门算是倒了八辈儿的血霉,正是焦头烂额的时候,还被这一位给盯上了。

    相对于其他的顶级魔头,武元辰不算最嗜杀的那类,可这位惹起的乱子,比那些嗜杀之辈还要可怕十倍。

    武元辰向有“豪胆”之名,天地大劫并魔劫兴起以来,此人就畅游北地,旁人畏劫如虎,他却是哪儿劫起往哪儿去,利用劫数淬炼已经近于圆满的修为,寻找突破之机。

    他的“机遇”,就是别人的灾难。

    终于忍耐不住,韩水常视线直指王子怀,沉声道:“王真人……”

    王子怀微微躬身:“不敢,韩城主折杀弟子了。”

    真论辈份,韩水常是他的师祖一辈,由此也可以看出,此时韩水常心中积了多少不满。

    王子怀暗中摇头,终于发声:“护山符阵仍算稳固,武元辰也不会冒着两面夹击的风险强行破阵,只是以神念搜索玄黄杀所在吧……如今只待鸿远师叔的布置完备,再观其变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一个道士大步走进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