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八章 獠牙之利 心变之奇(上)

    苏双鹤的神意飘荡在冲霄的阴鬼邪气之中,看着巍然如城的巨舰,却像陷入涡流中的落叶,直直驶向黑暗深处。因两界贯通时,元气的冲击,使得江面云路之上,狂风怒号,万千鬼物妖邪透空而来,却在天地法则的压制下,只能化为有形无质的虚影,层层叠叠,你推我挤,凶厉而又混乱。

    如果仔细观察的话,在鬼影和云气的尽头,会发现一些隐隐绰绰的宫殿飞檐,那里是冥狱王所居。

    这是鬼门关后,第一层冥狱的显化吧。传说中,九幽冥狱十八层,呈倒立的锥形,越往下层去,这些无序放养的东西就越少,宫殿则越发地宏伟,占据着更巨大的空间,也镇压着更可怖的鬼物妖邪。

    苏双鹤曾经参加过上清宗的祭典,也只有在那个时候,上清宗那群牛鼻子才会放开太霄神庭中固化的一十八个“道化大世界”入口,投影显化,以增颜色。谁会像他眼前所见的这样,直接撕开一个口子,强行使两界贯通?

    苏双鹤不是没见过类似的,甚至是更有甚之的场面,可相对于狰狞凶厉的场景,还是这简直测不出边际的虚空神通更为可怖!

    按照他的常识,能够以这般“微弱”的震荡,牵引两个虚空世界对接,并且能够维持这么长时间,除了“太霄神庭”那般镇压诸天的“奇物”之外,便只有自辟虚空。

    自辟虚空……无上虚空神通!他竟然遭遇了这样的人物!

    更别提,从来没有哪一次,他会让人从上万里的距离之外,堂而皇之地牵引入场,将凶兆因果的屎盆子,倒扣在他头上。

    这一刻他恨不能咬掉自己的舌头,之前那个话题的发端甚至都不是余慈挑起来的,而是刻意引导的结果,如今恶因恶果齐至,他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才好。

    就是那见鬼的几句话,余慈真的像信奉师尊长辈那样,践行起来,而且做得如此狠绝!

    在震惊如浪潮般涌过之后,苏双鹤自然而然地升起愤怒的情绪,但很快,骨子里的谨慎便发作起来,忌惮的念头重又占了上风。对他来说,翻脸就是一个念头的事儿,但也是最没有脑子的作法,现在,揣测余慈的用意,才是最现实的。

    苏双鹤没有去看身边的那位,距离太近,让他分辨不出何为真实,他飘游的神意盯着舰首已经开始虚化的人影,那是余慈的分身。与他的第二元神不一样,凝就这具分身的法门,有一种云山雾罩的感觉,看不出根底所在。但其中蕴藏的力量,必须让他正视。

    像赤霄天这样的巨舰,满载可达四万余人,今日也应该在万人以上,就这么给送进了鬼门关里去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在展现肌肉,赤霄天必定是在哪个层面上惹了他,可拿出如此坚决狠辣的反应,除了报复之外,更多的还是给世人展现他的态度。

    如果单纯如此,也就罢了,世上被称为“屠夫”、“血手”、“恶魔”的修士,也不在少数,真正让人心生寒意的,是他的手段。

    对余慈来说,屠尽满舰上万人,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,可他没有这么做,而是用出了让人屏息的手段,贯穿两界,打开鬼门关,将一舰修士尽都塞入其中。

    如果说,一位长生真人屠尽万人所用的最小力量是一,那么余慈所做这些的消耗,至少也是一百!甚至已经超出了长生真人的上限。

    看起来,并不符合“精准节约”的原则,可他达到了什么效果呢?

    任何人要屠杀万人,所沾染的劫力,都足够引发一场不大不小的劫数,在如今这环境,更像是在火场里往身上泼油,除了找死,没有第二种形容。

    可就是通过“鬼门关”,将一干人等尽都塞入九幽冥狱,余慈巧妙地做了一个变形。

    余慈没有亲手了结他们,而是用了极为隆重的方式,“礼送出境”。

    九幽冥狱也是一个虚空世界,里面固然是鬼物妖邪横行,却也有着完备的天地法则秩序,如果从另一处角度看,这更像是一次发落,一场流放,再轻点儿形容,就像一次旅行!

    虽然傻子都知道,这万把人到九幽冥狱,能活着出来的可能性完全可以抹消干净。

    这就扭曲了部分的劫力,而更微妙的、也最让苏双鹤恶心的一点是,余慈借他之口,竟是将部分因果恶孽转到他身上,什么“杀出一条路”,倒成了他的撺掇——虽说从事实层面,这句话没错。

    而真正的事实是,余慈展现了他对天地法则意志的熟悉与把握。

    身为大劫法宗师,苏双鹤非常明白这代表了什么。

    天发杀机,斗转星移;地发杀机;龙蛇起陆;人发杀机,天地反覆;天人合发,万化定基。

    天人之变、天人交感,本就是天底下最玄妙的领域之一,也是任何一个意图冲击最巅峰的修士所必须掌握的技巧和神通。

    如今,眼前这个家伙,就将这份能力展现出来,并通过“自辟虚空”的载体,形成了一份儿让人惊艳、恐惧,却又独一无二,几乎不可复制的神通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双鹤心头杀机层涌。

    这是给谁看的?

    在没有经过进一步的传播、发酵之前,不正是针对他么?

    但很快,苏双鹤又把翻涌的情绪压下去。

    这是威胁,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如果真的全无声息,他才必须要警惕了。

    对猛兽而言,提前亮出的獠牙,其最终目的,很可能只是为了避免一场生死搏斗。如今,余慈将某部分力量展示出来,至少一大半站在了明处,对他来说,这是好机会啊!

    现在的忍耐,不正是最好的麻痹手段吗?

    只要等到时机成熟,这家伙会得到教训的,玄黄杀剑也会有的……

    正要拿出个比较合适的脸色,来自于特殊渠道的紧急消息传送过来,刹那间,他的表情就凝固了。

    半晌,他收回了万里外飘游的神意,像是僵尸一样,将脸面转向余慈,冷幽幽盯了他半晌,才勉力吐出一句话:

    “城中有急事需我处理,老弟……咱们后会有期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