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七章 道兵之力 沥血之途(上)

    苏双鹤肯定是在撺掇吧。

    余慈几乎把他与庆长老的争执和秘谋听了个遍,知道他一门心思要让自己与夏夫人接触,为接下来的刺杀创造条件。

    只可惜,一方面他不知道,作为最适合潜入的天遁宗阴阳,已经在万魔池中永沦,如今在外的,只是一个受人操纵的“影子”;另一方面,上清宗的秘藏之类,还真的没法提起自家的兴趣。

    现在,“撺掇”毫无意义,主要还在这边的“配合”上。

    所以,余慈拿出了兴致盎然的表情:“可知那是一处怎样的世界?”

    “据说是通向外域之中,某颗‘死星’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世人分划虚空世界,一般有“气聚”、“形聚”两种。前者像是“九幽冥狱”、“血狱鬼府”,纯由天地浊气聚化而成,天地法则体系与真界迥然不同。

    后者则是如真界一般的“正常世界”,清浊分判,阴阳对转,天地法则运转大致相同,有的甚至还孕育着不逊色于真界的文明。当然,这是极其罕见的,十数劫都未必能发现一个。

    绝大多数“形聚”的世界,气候恶劣,元气稀薄,就像是苏双鹤所说的“死星”,根本就是外域飘流的某颗死寂星辰,因缘巧合,在某次强烈的虚空震荡中,扭曲了以亿万里计的漫长路程,直接与真界贯通。

    这样的世界,根本不适合人类生存、修炼,却往往具备一些真界所无的矿产,而且,如果以其为中转站,可以直接跳转到那一方外域世界,辐射周边,给自家宗门开辟出一片全新的试炼区域,要比通过“碧落”进入外域方便得多,也安全得多。

    所以,名义上是“下品”,其实用性正如苏双鹤所言,相当可观。

    苏双鹤自然是希望以此为诱饵,让余慈掺合进去,给刺杀夏夫人创造机会。而夏夫人送信过来,邀他参与,又是出于何等心思?

    余慈一时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如何?老弟要去参加吗?”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上清所遗,自然要尽力讨回,作为重立山门的根基。”

    这肯定是苏双鹤最想听的话,他当下就赞叹道:“以老弟之才,重振上清之威,也就是时间问题。如今大劫难去,魔劫横生,本座也乐见当年斩妖除魔的上清宗重现北地,日后若有什么难处,可直接对我讲。别的不敢说,人脉还是有一些的,当可为老弟扫除一些障碍。”

    能说到这种地步,对苏双鹤来讲,已经是“拍胸脯”的架势了。

    ……这厮究竟有多么想让他死啊,这种事情万一要兑现,还不知要付出怎样的代价。

    余慈自然不会说破,当下苏双鹤就撤茶上酒,宾主尽欢,酒至酣处,苏双鹤更下了邀请:“老弟若是按照原来的行程前去洗玉湖,不妨在凭吊之后,沿流花河一路东行,到我飞魂城,一观东海胜景。我虽不能在此界久留,但老弟只要一声唤,必会回来尽地主之谊。”

    余慈自然是满口答应。心中却是在想,是不是在苏双鹤眼中,他根本就不可能活着离开洗玉湖呢?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逝,环带湖上越发地“风平浪静”,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回到了正轨,那些有两日没有出来的画舫,也一一游荡在湖上,渐渐高朋满座,彩乐喧天。

    相比于其他画舫,本是由湖上冷烟娘子所居的那艘,就要冷清太多了。最初还有几个人过来询问,但听到“娘子有事外出”的答案后,也都失望而归,惹得管事嬷嬷长吁短叹,怀疑是不是以后漫长的日子都将如此惨淡。

    渐渐的,画舫上连管事嬷嬷的叹息声都听不到了,整艘画舫顺水飘流,外面几乎见不到人影——当白衣飘落船上的时候,见到的就是这副景象。

    还是她往里走了两步,才让一位侍女发现,惊呼道:“娘子回来了!”

    白衣并不停留,也无视了周围一下子活跃起来的气氛,径直往自家舱室里行去。也就是刚进门,管事嬷嬷就急匆匆地撞进来,见面就是“哎哟”一声:“娘子可还安好?这次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要陪着余老爷一段时日。”

    白衣清清淡淡地回应:“飞魂城的船只还在外面等着,我拿一些梳洗之物,就要离开了。倒是嬷嬷你……背后那阴物,究竟是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管事嬷嬷愕然,随后就露出恐惧之色,往前仆跌。身后光线照射不到的阴影立时就给折去一块,露出后面虚幻而狰狞的面目。

    “嗞”声轻响中,那“阴物”不言不语,探爪袭来。

    白衣定定看着,纤瘦的身姿没有半分移动的意思。而就在那鬼爪切入她身前尺余之地,虚空中炽白光线迸发,那鬼手在强光中瞬间抹消,连带着管事嬷嬷背后的“阴物”,都给消融大半,遭遇重创。

    刺人耳膜的厉啸声中,那“阴物”向下便挫,穿透舱板而去,转眼就直坠出画舫,投往湖水里去。

    水下,有位梳了道髻的修士,脸色发青,拿着一个葫芦,将“阴物”收起,然后掉头就走:“去休去休,果然是玄门正宗伏魔神通,老子真是猪油蒙了心,竟然会来这儿讨不自在!”

    他正蹿出,忽又一声怪叫,将手中视若性命的阴鬼葫芦甩了出去。暗沉的水中,那阴鬼葫芦忽地像是变成了透明之物,内里一团炽白火焰迸发,转眼轰碎了一切屏障,也让与葫芦心血相连的道士惨哼吐血。

    转眼间,在光焰迸发之处,一具高逾丈寻,肌肤如玉且面无表情的巨人已化生出来,没有任何耽搁,劈手就向道士抓来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光焰流转,浑若天人的身影,道士只觉得牙根发酸,再无丝毫战意,急着掏出一枚玉符,叫声“急急如律令”,便给抛了出去,只听轰隆霹雳响,那玉符也化为一具金甲神人,将光焰化生的巨人拦住。

    然而,也只是拦着刹那而已。

    转瞬间,挟着炽白光焰的巨灵之掌已经从金甲神人胸前切过,直贯后背,将其打成一团四散的金光。

    道士惨叫声起:“一个婊子身边都有星宿神将护持,这还有没有天理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