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五章 双蛇之会 真名感应(下)

    最后出手那位,明明和苏双鹤对拼一记,却没有任何对冲的余波,似乎是将冲击完全消化,以至于周边环境没有受到任何作用力的反馈。

    这有两种可能,一就是对方肉身修炼到了极致,将苏双鹤的劲道尽都纳入体内,完全消化干净;二就是虚空法力已臻化境,将对冲的力量引入其他虚空。

    前者的问题在于,若真有这样一个强者,为何其本人没有现身?

    而若是后一种可能,那么,其虚空法力定有神通之资,不,分明就是神通了!

    这样的人物,无论放在什么时候,什么地方,都是让人无法轻忽的强者。苏双鹤硬将其往余慈身上套,不是没有道理,但这套路也太过直白。

    庆长老很恼火,不只是苏双鹤的态度,还有已经复杂起来的局面。不管刚才出手那人是不是余慈,这等强者的出现,都会给近期的计划带来不可预估的变化,对于将“控制局面”视为最重要目标的天遁宗,这是不可接受的!

    抱着万一之念,庆长老再次探查,依然是没有在湖底发现任何冲击的痕迹,若非出手的苏双鹤就在身边,他几乎要以为那是一场幻梦。

    庆长老由此知晓,对方真正可怕之处,并不在于虚空神通,而在于对周围环境的掌控力,从那一轮明月的覆盖范围看,至少是方圆七八十里内,完全在股掌之间,如若不然,也不会把各种线索都清理得那么干净。

    余慈?

    庆长老不是无法面对现实的胆小鬼,他在比照。天遁宗这些年来,虽说一直抓不到此人的踪迹,但也不是做白功的,各种渠道收集来的消息,已经涵盖了余慈各个年龄段、在各个地域的所有公开事迹,若要对余慈的了解,天遁宗当仁不让。

    任何人的能力都不会是凭空而来的,总要有一个学习、增强的轨迹,像是虚空神通这等强悍、醒目的力量,更不必说。可是,除了打穿北地三湖之时,展现的虚空挪移法门外,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,余慈有其他类型的虚空神通。

    而在其人生历程中,所不为人知的大片的空白,此时看来,着实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庆长老忽然问道:“这里距苏城主的别院有多远?”

    “不下两千里。”

    刚一回答,苏双鹤就怔了下,随即开通与别院的通联咒术,确认那边的情况。得到的消息,却是余慈正在与雪枝、白衣品茶聊天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不能代表什么,若一位长生真人有心,想瞒过雪枝搞些小动作,实在是再简单不过。

    关键还在距离。

    环带湖广阔浩渺,两千里距离听上去很远,其实已经很接近了,长生真人飞遁的话,两刻钟就能轻松到达,如果严格按照“猎场”区划,最多也就是同时容纳三五位长生真人,多了就可能给彼此造成压力。

    但从另一方面讲,长生真人的正常感应范围才有多大?

    如果不是刻意施展法门,自然感应的平均水准大约是五十里;法门加持的话,短时间内可以提升十倍,甚至二十倍;有明确目的或刺激性目标,则可以再提升一倍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样,两千里也是极限的极限,就相当于常人眼角余光,惊鸿一瞥的样子,模糊难明,很难再有实际性的操作,否则苏双鹤也不会专门跑到这里来,与庆长老商议。

    而再往上去,就是劫法宗师的境界。

    余慈是劫法宗师?

    哈……哈!

    这种念头毫无意义,苏双鹤很快将其摒弃。

    至于能在这个极限范围内施展的法门,除了剑宗“灵犀一点、应机而发”的驭剑术,有瞬间无视距离远近的无上神妙,可在万里之外,摘取人头,取人性命外,任何长生真人都必须要面对极限效应之下,起伏不定的神魂波动干扰。

    由此施展法术的成功率极低,就是成功,控制力也惨不忍睹,说不定还会引起反噬。

    事实就是这样,在这种距离下,长时间关注都难,余慈焉能做到这等神妙?

    不过,苏双鹤依旧有他的理由:“庆长老莫非忘了分身之术?当年这小辈可是以此成名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辈一具分身,就与苏城主对抗?”

    “这有何难?我这第二元神,就比本体修为还要高出一线,盖因修炼起来,由高就下,少有歧途,最是便利不过。”

    苏双鹤的意思非常明确:他就是要告诉天遁宗,余慈这人,手段高明,修为惊人,不可能一举制伏,还是要从长计议云云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那两个修士的去向,谁理会?

    “余慈、余慈、余慈……他们能不能消停点儿?

    余慈一口饮尽杯中热茶,看眼前的雪枝有些神思不属,干脆提出告辞,留下白衣与雪枝喁喁私语,他本人则信步在岛上闲逛。数千里外,充满着恶意和疑惑的言语,仍然是一波接一波,将那边的信息源源不断传输过来。

    听二人各怀鬼胎的分析、对照,余慈刚刚好险才忍住喷茶的反应。

    苏双鹤他们没有发现才是正常,因为他“注视”可能引起的异样,都在他们主动提及的话题中,与各自的意念对冲,形成了动态的平衡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遮蔽他们感应的,就是他们自己。

    正所谓“天作孽,犹可违;自作孽,不可恕”,信哉斯言。

    很早之前,余慈就听说过,世间几位神主,万不可直呼其名讳,否则虽隔亿万里之遥,都可能被感知,酿成不可测的后果。当时,他只是因循旧例,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。哪想到,已是不知不觉到了这个层次,反观其理,也如掌上观纹一般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这就是他对天地法则体系的掌控力。

    走神主之途,在天地法则的把握上,普遍都会比其他修士全面得多,尤其是如蜘蛛一般布网,最是敏锐。而人之语言,又是顶奇妙的一类东西,内蕴着古往今来,人类意识的传承精华,以此为发端,便就有无穷的力量,由此衍生出的文字、音节,组合成人的姓名时,自然就与天地法则体系遥相呼应,世间一些“唤魂”之术,正由此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