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五章 双蛇之会 真名感应(中)

    李闪现在回忆之前的追击,在陌生的环境,追踪陌生的对象,实是大逆他一贯的谨慎风格。他修炼魔功已有小成,如何不知,这是意识受到干扰的结果!

    故而他不进反退,就要脱离这糟糕的环境。

    可他醒觉得快,对方的反应也毫不逊色,才往后移,就有无声震荡袭入脑宫,震得他眼前发黑,相应的五感六识尽都受到干扰。

    睁眼看时,眼前已不再是暗沉的水底孔穴,而是一座层层垒砌的浮屠宝塔,烈火熊熊,焰色却幽暗如墨,每一道飞腾的焰光,都似化做扭曲的蛇形,转瞬又飞化入空,归于无形。

    热力扑面而来,脑际晕眩不止,李闪由此知道,那飞腾乱舞的“蛇火”,尽都打入他的识海,进行着冲击、破坏、幻惑、扭曲。

    这是攻伐神魂的异术,而且层次高得让人心悸。

    眼下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,李闪再不会有丝毫保留,身上流转的魔气依循天蛇法解的法度,盘结运化,在识海中化出一条百丈巨蛇,盘成蛇阵,护住神魂核心,巨大的蛇吻张开,呵云吐雾,将无数扑来的黑火蛇影消蚀一空。

    攻守之间,看似维持了平衡,李闪的心情却是一点一点地沉下去。

    在自家识海之内,竟然只维持了如此局面,就证明对方已经在他的地盘上站住了脚,而他甚至都不明白是怎么做到的,修为境界的高下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心神摇动之际,对方敏锐地把握到了其中的虚弱处,那浮屠宝塔轰然震动,无数黑焰喷射,虽说光色诡异,却如佛光万丈,恢宏博大,无远弗届。

    盘结的蛇阵受到冲击也还罢了,真正可怖的是,他心底深处,那些蠢蠢欲动的心魔竟然也受到刺激,或者说,根本就是被黑焰粘附,化为种种异相,升腾起来。

    李闪看得清楚,那些心魔所化的熟悉人影身上,无不挂附黑炎蛇影,盘曲游走,最要命的是,这些蛇影还在飞速地淡去!

    李闪宁愿看清楚。

    一旦蛇影消失无踪,就证明这些渗透进来的攻伐之力,和心魔浑融,以他内心的破绽为土壤,真正地寄生进来,就算今日暂时逃过一劫,未来也是后患无穷。说不定哪天,就心魔造反,让他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再也没有犹豫的空间,李闪将自己的底牌掀起,封印揭开,一颗早就种在神魂中的“种子”与“外界”接触,正好与他翻涌的心魔接触,就像是久旱逢甘霖,刹那间破土出芽。

    诡异的力量透出,像是一张撒开的渔网,其实更像是饕餮张开的大嘴,“啊呜”一口,心魔大潮骤然缺失了一块。

    其实那股力量没有任何直接针对心魔的攻击,却是断根抽梯,将心魔诱发的死气吞噬一空,也就豁免了李闪遭遇的致命伤害。并由此迅速成长,拟化形体,最终形成一个高不过三尺,狰狞可怖的怪物,乍看去就像是长着尖锐毛刺的猿猴,并无口鼻,只有五只眼睛,上二下三排列在毛糙的面孔上。

    看到这等丑陋的怪物,李闪心里却是微松。这是宝蕴仙子种在他神魂中的“死魔神通种子”,据说是来自于主上的赐予,纯属外力,可在危急时间救他一命,如今果然应验。

    心魔是要灭杀他的灵智,绝灭他的生机,死魔神通化生的“死魔”,却是以“死气”为食,消解压力,当然也可反过来注入死气。

    那成形的死魔一声咆哮,与他凝就的天蛇投影气机化合,识海中云气翻腾,气机运化高出他本人不知多少个层次,霎那间心魔大潮竟然为之崩溃,其中依附的黑炎蛇影,都给压灭。

    死魔顺势急进,要去轰击浮屠宝塔。而此时,那边依稀是一直紧闭的塔门“依呀”声中打开,一个高高瘦瘦的人影走出来,灰袍光头,竟似个和尚,其脸廓严峻瘦硬,似乎长年不苟言笑,又似背负着绝大的压力,让人看了就呼吸不畅。

    这边与和尚眼神一对,李闪就是心神动荡,某种特殊而又相当熟悉的感觉滋生,让他脱口骂出来:

    干他娘的真是长生真人!

    他的咒骂不会增加自身的力量,对面幽暗黑炎却是咆哮喷发,铺开盖地,焰光横流,似要倾覆半个识海,声势绝伦。扑击到半路的死魔当即给重重地拍回来,当空化烟,随后又聚合,但气息陡然就给挫落一截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李闪豁然明悟:没错了,这定然就是昨夜在岛上强渡天劫的那厮,都说他形神俱灭,哪知竟然还留得命在,而且这模样……

    难道是夺舍?

    那么,对方的状态肯定也不是全盛之时,否则现在他早就没了性命,可天堑般的层次差距在那儿摆着,他能怎办?

    对方没给他思考的机会,黑焰滔天,如大潮拍击而至。李闪只能习惯性地念一句“主上保佑”,咬牙将全副力量尽都倾注在天蛇投影上,与死魔气机交并,迎上了汹涌而来的火海。

    识海轰然震荡!

    可此震荡,并非是来自于双方的对冲,而是外界的压迫。

    一阵天旋地转,李闪的意识竟然被硬生生地从识海中抽离,再没有什么火海,也不见宝塔、和尚,他又回到了现实的层面,湖底暗流涌动,逼仄的孔穴甬道抵着他半边身子,侧前方的岔道中,黑暗中见不到任何东西,可温度的细微差异,让李闪确信,那边确实有一个蛇形的“怪物”,没有任何生灵的感觉,却是刚刚攻伐神魂的罪魁祸首,属于“和尚”的心念波动,就从那里传来。

    “看”那“蛇形”的结构,昨晚的记忆骤然对接:

    蛇……赤霄天?

    这不就是赤霄天的用来夺丹斗符的“造物”吗?介于有形无形之间,以符箓为炉,可炼化外界元气,论材料的珍贵,当属此物为最。亏得鲁连还说已经毁掉了,如今看来,分明就是寄存了“和尚”的心念,成为类似于“寄魂傀儡”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由此也可以看出,对方的状态真的是糟糕到了极点,距离形神俱灭,大概也就是一线之隔吧。

    如若不然,怎会匆匆选择他作为夺舍的对象?

    对了,自己应该还带了一枚专门攻伐神魂的玉符,最是对症,现在放出来的话……

    转眼间悟出这多事情,李闪却连高兴的念头都来不及升起,刚才将他抽离出识海的力量,已经再次兴风作浪。也直到此刻,他才惊觉,原来更深层的危机几乎已经贴到了他脸上!

    深水中,闪出数根血丝,如水蛭一般游动、接近,择人欲噬,李闪本能发力抗拒,心口却猛地一痛,全身的力道当即就散了大半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他发现,看似各自独立的血丝,却是若断若续,后头不知延伸出多长,根本就是妖物的触手,只看着就觉得浑身难受,再加上之前身上的异变,仿佛是得了什么疫病,浑身不爽利,眼睁睁看着血丝欺身上来。

    而“触手”也不只是针对他,连蛇形的寄魂傀儡也不放过,甚至给予了更多的“照顾”。同时攻击两个目标,仍然绰绰有余,诡秘之中,有着不可抗拒的强压,让他的心跳节奏都失了准,气血紊乱,十成力量,能使出三成都算不错。

    他隐约觉得,这种压力,甚至超出了“和尚”的层次。而更多的信息,已经捕捉不到了。

    身上脸上多处微痛,已经被水蛭似的触手扎入,刹那间他全身气血狂泄,以至神智昏蒙,眼看要晕厥过去。可就在此瞬间,已经模糊的视界中,升起一轮圆月。

    清辉照下,他神智陡然转明:在复杂地形的湖底,他看到了月亮?

    不管这样的场景如何不合常理,那一轮明月依旧升腾,湖底山脉的阴影,便如烟云,一层层遮掩,又一层层破开,湖水青光长照,瑰丽月华晕散,而等到光彩稍暗,原地已经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什么李闪,什么傀儡,都不见了踪影。连带着那些水蛭似的血丝触手,都不知到了哪里去。

    稍隔半息时间,苏双鹤现身在湖底,面色严峻。他目光环视四方,幽暗逼仄的环境,对他来说,和透明的也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不久,庆长老也不依不饶地随后赶来。他在高空感觉到苏双鹤有动手的迹象,到来时,已经迟了半步,不过,也是隔着湖水,看到了月光显没的全过程。

    事实上,方圆七八十里范围内,只要人们的眼睛没瞎,就都能看到那圆月般的青光在湖底滚动。

    如此场面,自然引动了不少修士的好奇心,不少人都在向这边靠近。

    苏双鹤完全不予理会,只是低声赞叹:“好手段!”

    接着,他对庆长老道:“交手的有一方,是昨日巫咒锁定之人,所我怀疑出手的就是姓余的……驻留此界的长生中人本就没几个,环带湖上哪有这么多?这么巧?”

    庆长老嘿然不语,他第一个反应是:也许这不过是苏双鹤的托辞。

    但真正以宗门秘术探查之后,他脸色也转向凝重:没有痕迹!一点儿都没有!

    这又怎么可能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