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三章 劫后齑粉 黄巾力士(上)

    湖面上,与几乎给照个通透的天梁山岛正相反,十多个光屏瞬间打灭了一半还多,剩下的那些,也是模糊不清,似乎是给照得花了。可众修士才不管你什么理由,原本清晰的局势骤转浑沌,成千上万人当场就嘘出声来。

    在倾荡整个湖面的嘈杂声中,四宗高层却是另一番感想,因为在那一刻,他们投放到岛上的“造物”或多或少都遭受冲击,倒霉的也不只纯阳门一个。像是碧波水府,其“造物”也是在光焰喷发的第一时间,就给轰成了碎渣,此时高层正气得跳脚。

    这可算是无妄之灾了。

    还有一部分人,比如苏双鹤,就是另外一种态度。当光焰暴闪之时,他鹤翎般的眉毛连挑几下,几乎就要将岛上的巫咒收回,最终虽未真的去做,末了还是感叹一声:

    “世上总是有这些亡命之徒……”

    苏双鹤的一言一行,都为人瞩目,故而才开口,主楼上众修士就齐刷刷地看过去,后由孟都公子相询:

    “敢问鹤巫,这是怎个路数?”

    苏双鹤嘿然一笑,还未回应,岛外的鲁连忽地打出了事先预定好的信号。看湖上青白光线曳空而过,四宗阵营中不知有多少人惊怒拍案而起:

    “怎么就要中止?”

    而纯阳门、碧波水府处则是大点其头:“正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鹤巫?”

    孟都公子来回移转视线,也是迷惑不解。

    苏双鹤微微颔首,指点他两句;“鲁二倒也反应得快。你们还是尽速派人上岛吧,晚一步,那什么天紫明丹也就不用指望了……现在怕也是晚了吧。”

    这下子,孟都公子也坐不住了,骤然起身,就要下令。可另一边,余慈却是摇头道:“还是谨慎些好,岛上那人渡劫,整座岛屿都受牵连,上去好说,下来可没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这下子,主楼上修士有七八人齐齐叫出声来;“渡劫!”

    苏双鹤手指轻敲案几:“还是余小友见得明白。岂不见那焰光,正是修士以秘法将天劫之力转入地气、水汽之中,宣泄威能?分明是‘中渡而击’的手段,就是细节上还有待商榷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湖上的喧哗声、置疑声越来越响,而其余三艘巨舰上,都有修士飞出,向着浮空岛飞过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,我领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程济世主动请缨,孟都公子点头道:“小心为上,不要轻易登岛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天梁山岛就是轰然激震,一团人头大小的紫色光球打穿了地层,曳着长长的芒尾,向岛外夜空飞去,才出去浮岛范围,就见天空阴云翻涌,无数电光撕裂长空,不管是在什么位置,都扭曲了轨迹,冲着紫色光球轰击过去。

    由于烙在人眼眸深处的光链轨迹扭曲太过,不少人觉得半边夜空都歪掉了,而下一刻,他们发现,歪掉的不是天空,而是那座浮空岛,还有牵引浮空岛屿的四艘巨舰。

    巨舰主楼上,案几上的酒水已经洒了出来,在座的对外界环境都非常敏感,自然也感觉到了相当幅度的倾斜和错位。

    出现这情况,并不意外,四宗阵营使天梁山岛升举,凭借的是巨舰上的符法阵势牵引,一旦有超出四舰负荷,又或者打破内外平衡的力量出现,就很难避免。

    只不过,与此情况相伴的,是让四宗最无法接受的那一类罢了。

    看漫天雷霆之下,涨大又缩小的紫色光球,最终不支崩解,连渣子都没剩下,孟都公子脸颊抽搐两记,总算是苦笑出声:

    “天紫明丹!”

    “不错,就是天紫明丹。而且,还不只是这一颗吧。之前转移天劫之力时,恐怕也用了一颗,现在藏身地层之下,想要支撑住外部结构的话,也要用到……你们岛上总共有几枚来着?”

    孟都公子苦笑无语。强要说是之前夺得丹药的散修也不是不可以……然而敢在天地大劫之下,强行破关,除了孤注一掷的勇气之外,谁还没有一点儿后手和本钱?

    四宗阵营之所以敢将那几枚丹药放置在岛上,也是对四方的封禁手段深具信心,也因此,几枚丹药的距离很近,只要发现了一处,一窝端的可能性更大些。

    牵引雷霆的丹药毁掉之后,扭曲的电光就像是被狂风吹卷的雨幕,重又扑上岛去,碾过岛上每一寸土地,也将每一处洞穴都覆盖在内,如果说之前焰光暴闪时,还有一个幸或不幸的区别,如今这场面,再不会有任何差异。

    所有在岛上的生灵、造物,全部被电光覆盖,就算是深藏在几十上百丈深的洞穴中也一样,几乎化为液质的电浆倾倒进去,将本来导电的土石都硬生生抹去了一层,绝大部分修士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,便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八极宗的蜘蛛傀儡反应已经算是很快,在电光倾泄之前,遁入了土层深处,可还是逃不过这一劫,就在土层中扭曲崩解,上面的“化灵贴”符纹闪烁了两下,也带着傀儡挣动片刻,却还是回天乏力。

    主楼上一时嗟叹声起,也是从此刻开始,残存在湖面上的光屏,逐一崩溃,在这般恶劣又极度危险的环境下,鲁连能支撑到现在,已经让人很佩服了。

    湖上众修士才不会体贴这个,一时间嘘声不断,只是鲁连本人,是绝不会在乎的。此时,他小心地避开了天劫伟力倾注的范围,身旁,无影刀螂的前肢刀臂正快速摩擦,发出金铁交鸣的铮铮之音,却是有些焦躁。

    鲁连伸手轻拍它的后颈,略做安抚,随后又传过讯息,要这只异虫继续展开其天赋神通,扫视岛上的变化。扫描到的情景,再不会大明大放地摆在湖面上了,而是直入四宗巨舰主楼,在小范围内传播。

    如此施展神通,势必要冒一些遭雷劈的风险,可身为仲裁,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做的,否则何以证得“公平”二字?

    正因为鲁连的坚持,使巨舰上的部分修士得以见到此时的天梁山岛上,究竟发生了什么。虽说受到天劫伟力的干扰,元气流动变化完全失常,许多图像都过于模糊,闪灭不定,可能够亲眼目睹他人倾力冲击长生关隘,对处在同等境界的人们来讲,也是一场不俗的机缘。

    劫数来得突然,去的也突然,前后也就是半刻钟左右,岛上雷霆忽地一洗而空,又见多处土石开裂,不少地方都燃起了大火,还有一些焦尸,偶尔从光屏边缘闪过。

    苏双鹤看得饶有兴味,也评点道:“若是步虚冲击长生关,这时间未免短了些……不过,若那天紫明丹真是有剑道根底,也能说得过去。”

    天劫之下,寻常修士可称为“抵御”,剑修却可曰“斩破”,是直接轰击劫云,与天地法则意志对撼,最是勇往直前,故而劫数持续时间比常人短了许多,

    不过,还有另一种可能:“大概是功亏一篑了吧。天地大劫之下,一应劫数的强度,都有提升,少则三五成,多则成倍、十几倍,甚至引发大劫降下,全凭运气啊……”

    孟都公子一边点头附和,一边盯紧了前面的光屏。那边,四宗修士早已经到了浮空岛外。由于天劫的冲击,升举岛屿的符法阵势已经进入到不可逆的损毁过程中,时刻都在摇摆晃动,也时刻都有摔落湖中的可能,但各宗修士没有半点儿退缩的意思,几十对眼睛,都看着鲁连。

    鲁连沉吟片刻,叹了口气,最终点头,当下那几十人便都冲到了岛上去,自然划分片区,各展手段,搜索劫后的种种线索。

    鲁连也到了岛上,他有无影刀螂的神通加持,比任何人看得都明白,负手走入已经塌方大半的深层洞穴中,有聪明人忙跟上去,他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在曲折蜿蜒,随时可能崩塌的土层中,深入约百十丈,停在一处彻底塌下的土方前,身后无影刀螂前臂交叉,锐气铮然而出,转眼间切开了两道洞穿土石厚层的裂隙。

    就在裂隙交错的中央,有一圈很古怪的空白地带,大约尺余见方,高不过半尺,能放下一个幼儿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在无影刀螂的扫视下,里面的情形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没有人影,在已经化为琉璃质地的土层之上,有半颗残余乌沉沉的铁丸,还有一块比巴掌略大的金块,只不过已经严重扭曲,看得出来,这玩意儿是在高温中软化又凝固,以前是什么模样,上面有什么标记,也分辨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再无他物。

    鲁连将金盘和半颗铁丸取出,想了想,又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布袋,祭在空中,将空白地带残余的一点儿灰土收集起来。此时,后面的四宗修士也已赶至,看到两样东西,那金块也就罢了,等看到半颗铁丸,一个个就像是迎面挨了重拳,傻在当场。

    天紫明丹……

    这边主楼上,孟都公子抚额无语,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也在此时,喧器又起,听声音,是有人硬是闯到船上来,吼声如雷:

    “让开,你们八极宗还想包庇贼人不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