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二章 思定灵符 岛中之秘(下)

    注意到苏双鹤的神情变化,余慈只是微笑一下,并没有投入太多注意力,而是继续观看浮空岛屿上的变化。

    如今的天梁山岛上,地气、水汽对冲,昏蒙蒙一片,还有雷云电光倾压,岛上似乎时刻跳跃着致命的电火,时刻有都有岩石地层支撑不住,轰然开裂,露出更深层如蜂窝一般的深层结构。让人不由感叹,多年以来,附近的湖底山脉,早就给挖空了吧。也就是久历劫数的湖底山脉质地坚硬,才没有在拔岛升举的过程中彻底崩溃,

    在无影刀螂的神通映照下,来自五方的“玩意儿”,好听点儿讲,是“造物”,从五个方位进去,此时不约而同,都往这些地底深处的洞穴里潜入。由于悬浮湖上的光屏捕捉到位,众修士倒是都能看清这些东西的外貌。

    其中有三家都是比较规矩的傀儡形制。

    八极宗是蜘蛛模样,灵敏非凡;碧波水府则仿佛一条鲤鱼,可以在土层中穿行,分土裂石,如履平地。相比之下,赤霄天的手段,就要惊艳的得多,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材料,整个“造物”就像是一条游动在雾气中的蛇,介于有形无形之间,不断地汲取地气、水汽,又从“口鼻”溢出烟气,里面似乎还有毒性。

    另外纯阳门则投进来一柄寸许长的小剑,乍看去还以为是那边直接驭剑而至,其实是一件法器,似还有剑光分化之能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“作乱之辈”的造物,正如之前所见,有一点星芒直坠土层深处。而鲁连还有他那只无影刀螂当真了得,就是这样,也能照出些模糊的东西,当然,那也是地下的土层搅动太过剧烈的缘故。

    浮空岛上,还有修士潜在层层洞穴之中,正是受到星芒惊扰,冲了出来,引得湖面上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“是拦江锤郑老七!”

    “原来他还潜在岛上吗?”

    “本还以为他死掉了,也对,堂堂步虚中阶的强者,哪有那么短命?”

    此人在湖上众修士之中颇有些名气,而他现身之时,也确实展现出了不凡的修为,一拳轰出,潜劲如大江暗流,层涌而至,遇坝回旋,生成了搅缠撕扯的劲道,便是钢铁也会给扭曲成麻花。

    星芒周围的土层翻动扭曲,附近的一个洞穴也塌了下来,可湖上修士看得清楚,那颗星芒依旧是飞射而出,转眼不见。倒是出拳的郑老七,一脸怔然,身上莫名就中了一剑,裂开了足有两尺的伤口。

    伤口上肯定有古怪,血液喷涌,止都止不住。只气得他面目铁青,低吼声中,追着星芒去了。

    “是剑意……”

    八极宗巨舰主楼上,苏双鹤捻须沉吟。由于巫咒被程济世携去岛上,以其为介质,他的感应比其他人都要敏锐得多,就是鲁连的无影刀螂也有所不及。故而他知道,如此剑意,威力虽是一般,却是正宗的“无形剑”路数。

    上清宗当年,确实是化剑为符的手段,但更多还是道意缥缈,九垓浑蒙的古意和仙气,以道寄剑,和这纯粹杀伐之力,迥然不同。可以确认,是另具源头。

    无形剑……

    嘿,当初死在这门与太初无形剑完美相合的神通剑诀下的大巫,双手双脚全算上,都数不过来,如今在他面前演化出来,算是挑衅么?

    眼角的余光扫了眼余慈,他微微勾动手指,待雪枝前倾身子,才以秘术传音道:“我要盘皇剑宗的全盘资料,重点是和余慈的关联……”

    “余慈?”

    苏双鹤这才记起,雪枝尚不清楚余慈的真实身份,而且,她也不是自己用惯了的手下。眉头皱了皱,他也不想再浪费时间,将手里面有关余慈身份的传讯玉符递过去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人,我再给你暂时调度城中情报资源的专办之权,把这事儿给我做得漂漂亮亮的。”

    跟着苏双鹤这些年来,雪枝还是头一回受到苏双鹤如此的指派,更是头一回从那里获得如此实质性的权利,一时竟是懵了,还好及时反应过来,用苏双鹤最喜欢的从容姿态略一点头,伸手接过玉符,再攥回手心时,已经要挤进肉里去。

    很快,雪枝托言辞席而去,苏双鹤看了眼余慈,见他对岛上局面相当关注,便也移转视线,更认真地观察那边的情势。

    那群“作乱之辈”所凝就的“星芒”,确实非同一般。也许他能够从中找出更有价值的东西来。

    按照赌赛的规则,参赛的“造物”,要有丹、符、器、剑的至少三样拼接一起,才是合格。苏双鹤能看出,“星芒”的本质就是符法,而其中再蕴剑意,符有了,剑有了,还有一样……

    是了,那些人也是有心,竟是将一缕丹气化入,成为寄托之物。只不知丹气中还有什么玄妙之处。

    相比世上“无中生有”的神通,凝烟成物也不算什么,可在这种局面下,使丹气、符法、剑意在无形之中浑融,需要的境界法度,可是不低。长生以下,几乎不用考虑!

    苏双鹤又看向余慈,是他吗?总觉得不太像的样子,刚才主动明言不参与,又何必暗中做事?

    可若真是如此,此人背后的势力,倒也颇为可观!

    苏双鹤心中微动,巫咒感应到了星芒所在,按照设定好的法度,牵引天梁山岛上游动的劫雷余波,以巫门独特的咒杀法门,向已经标注的目标渗透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,他随即就感应到,虚空中有一股力量,化为无形之屏障,看似缥缈,却是将大部分咒杀之力挡住,只有少许漏过,引来湖面上部分区域小小骚动,可想也知道,那大概就是一些被“误中副车”的倒霉蛋。

    苏双鹤还可以加力进去,但他没有这么做,毕竟太过纠缠的话,引来天地法则意志关注,他可能也不会好过。他要做的,只是一个试探罢了。

    如今结果大致如他所料……不过,这小子真的是淡定得很哪!完全看不出正在庇护同伴的样子。他的巫咒法力,就那么容易应付吗?

    在湖上绝大部分修士所不知道、也不可能接触到的层面,一场交锋起于无形,消于无形。

    苏双鹤一时间还没有发现更多有价值的东西,但有一点,船上的消息不可能封锁,只看孟都公子情报收集的速度就知道,相关的消息传播开来,也不会有多么费力的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认知,天遁宗恐怕很快就要采取措施。

    余慈小子是生是死,都无所谓,可一旦冲突起来,那玄黄杀剑,又往何处寻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双鹤又往余慈那边打量,其身上没有佩剑,像那种杀伐至宝,想藏进储物法器中,也是千难万难。啊,对了,余慈还有一手虚空法门,怕是有神通之能,会不会藏在里面?

    那样也很辛苦吧……

    至少他自觉,想以虚空法门镇压玄黄杀剑,未必是个妥当的作法。

    一时间想得心烦意乱,也没法专心刺探了,只把一条原则定了下来:在他没有抓到实实在在的线索之前,不管是谁,就算是正密切合作的天遁宗也好,也休想在他吃进去之前下手。若是要达成此一目的……还真要做一番计较才是。

    眼下,天梁山岛上的局势和味道已经变了。

    从浮岛地层结构就能看出,岛上像“郑老七”这样的,藏身在地层复杂洞穴中的修士,绝不是一个两个,而是数以十计,且能在混战中,在拔岛升举的过程中幸存,修为肯定不俗。五个临时拼凑起来的“玩意儿”在这些人物跟前,完全不是一个层级的。

    那些修士被困在岛上多时,陷入重围,此时大都是情绪激烈,见那些“玩意儿”上岛,哪还会有好脾气,更不希望暴露出自家的位置和根底,自然是苦大仇深,见到就下死手。

    如此,四宗阵营、乃至“作乱之辈”的赌赛,已经从“夺丹”,变成了在岛上那些幸存者的攻击下,保全自身的“逃命”大赛。

    由此就能看出,意图在“造物”上强化自家攻击力的,都是蠢货无疑。越是灵敏、机巧,能够支撑的时间就越长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岛上幸存的修士不断现身,也大都也是在岛上有所收获的,勾得湖上修士齐声喧哗,都在叫“有宝贝,有宝贝”,他们已经忘记了,自己本来也是其中的一员,是八极宗、纯阳门等宗派,硬生生圈了四个阵营出来,只如看客一般,对着激烈好看的场面鼓掌叫好,不知不觉,已经混淆了自家的立场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之前张妙林、盘皇剑宗等“作乱之辈”,真可能得到完美的结局呢,可惜……

    余慈拿起杯盏,自有身侧的白衣倒入酒浆,而且也没有忘记给同席的天角先生斟满,甚是贴心。余慈也就顺势向天角先生举杯为敬:

    “先生的化灵贴,当真是让人大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没有半点儿虚言,看了这么久,就数八极宗的蜘蛛傀儡最让他感兴趣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蜘蛛傀儡表现最好,硬行比较的话,场面上还是赤霄天的“灵蛇”更有优势。

    赤霄天以特殊材料制器,化为那条介于有形无形之间的“灵蛇”,在土层、雾气之中出入无碍,又以符箓为炉,收集外界杂气,在“灵蛇”腹中转化为毒丹之属,最终喷出,化石消土,极其厉害,似乎还有迷惑心神的功效。如此攻守兼备的结构,一体而下,应该有高人主持。

    相形之下,蜘蛛傀儡不能浮空,只能跳跃游走,入地后的灵敏底也不算太高。

    可是,没有任何一个“造物”比它更具灵性。

    看它在洞穴中往来穿梭,八条节肢点地,有序交错,专找角落、沿墙阴影之类,无声无息,真像是一头在阴影中行走的蜘蛛。相对来说最为复杂的八足结构,没有给移动带来任何困扰。

    内行看门道,余慈对“化灵贴”拟化出来的“灵性”,越看越有味道。时机难得,当然要趁机交流一番。尤其是他拿湛水澄的“九命幻灵符”入手,正是天篆社里人气最高的符箓结构之一,当年在北荒时,那边的分社可是拿这玩意儿当考题来着。

    对此,天角先生完全没有抵抗之力,连岛上的形势都有些疏忽了,也引得主楼上多有侧目者,里面甚至还有几个想偷师的。

    可当两人谈到九命幻灵符上“窍眼”分布,与人脑结构的关系时,所有人都败退了,就是一直关注这边的苏双鹤,也为之摇头,感觉着有些跟不上二人的思路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哗然声起,成千上万人一起惊呼的声势,就像一阵狂风,从南刮到北,掀动了整个湖面。

    就是沉浸在符法世界中的余慈和天角先生,也给中断了思路,抬头去看,只看到一片崩溅开来的碎渣。

    就在早前一点儿时间,纯阳门那一枚法剑,本来是深入到某个洞穴深处,以躲避后方追击,可莫名就是连番震颤,悬空不动,失了灵动,更像是被某个无形的织网束缚。

    作为应急,法剑应该是要施展剑光分化的手段,可才这个征兆,后面的修士已经追了上来的,挟怒出手,将其打得粉碎。由此,也是把纯阳门轰出了赌赛门外。

    若只是如此,还不至于引得湖上哗然。

    真正要命的,是在法剑粉碎之后。

    那边修士刚刚得手,也是骤然惊怔,手脚挣动几下,分明也是被某种无形之力陷住,又扭头看时,洞穴深处,有光焰喷射,转眼将其吞没。

    光焰一闪而逝,再露出修士躯体之时,就像是被冰封多年,全身僵硬,还有薄薄的冰层,偏偏全身各处,还有烧灼的痕迹,循火燎之痕,其皮肤寸寸开裂,坠地之时,便如瓷器一般,砰声粉碎。

    如此可怕的光焰,并非是只在此洞穴中闪现,而是几乎贯穿了地层,就在那修士惨死的瞬间,成百上千处洞穴明灭不定,仿佛是整个天梁山岛都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本来想多更一些,但还是受外界影响了。不停在刷新闻,唉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