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一章 大罗之伞 人心之变(上)

    真正理解了传入耳的话音后,主楼上一些人脸上都是僵的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楼下的那位会在这种时候、这种形势下,讲出这种话来。

    针锋相对?不自量力?还是纯粹的巧合?

    心眼儿多的修士不免就要多绕几圈儿。

    虽然在座的,除了苏双鹤以外,再没有哪个步入长生,对长生人的境界理解匮乏,可最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主楼上下这段距离,在一众步虚修士的感应,如在眼前是没错。可要说是余慈看准了苏双鹤的作为,有意针对,却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因为有苏双鹤这样的大能坐镇,大劫法宗师级数的灵压,足以将一切想要窥伺的神意都给挡下,并毫不客气地反制回去,除非那人的实力已经超出了苏双鹤,而且超出很多,要不然,又怎么可能在苏双鹤全然不知的情况下,观其作为,又采取针锋相对的手段?

    而要比苏双鹤强出很多……这怎么可能呢?

    心眼多的陷入了纠结,

    “小子放肆!”

    楼上有人叫嚷起来,一马当先,将神意并恶念倾压下去,由此还带动七八人做出同样的事,刹那间气机汇聚、神意交错,就算无意合击,也不是哪个都有恶意,但勃然而起的高压,还是让那边修士都大感吃力,再加上主楼上莫名的反应,余慈周围轰地一声,让开了大片空白区域,以免殃及池鱼。

    白闵掌柜见机最快,扯了一把身边的双木道人,叫声“小心”,往外挪开。

    要知双木道人可是夏夫人看的宾客,和苏双鹤天然不对盘子,就算“小人物”入不得人家法眼,但小心无大过,就别在前面碍眼了。

    如此判断和提醒,赢得双木道人感激一瞥。但其实,白闵提醒的时候,眼神是对着余先生那边的,这就是所谓的“顺水人情”了,多一句少一句看似没有差别,但印象里就会有相当的变化。

    这是最简单的一次投机,成就是交情,败也无妨。

    只是他眼下来看,打水漂的可能性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肆意倾压的气机,直如过境的飓风,每人都被迫做出反应,可余慈身边,却是平静的风眼,这一点,白衣感应得最为清晰。不管是什么压力,都在身边无声消融,让她对余慈的实力有了全新的认识。

    可接下来,按照这位的说法,是要她从这片暂时还算安全的区域走出去……

    要不要听话呢?

    苏双鹤高调到来时,白衣心里着实是郁闷了一番,以为在短短几日内,就要接连受到两个男人的折辱——虽说以伶伎之身掩饰,必须要有遭遇此类危险并承担代价的觉悟,可毕竟很恶心不是?

    谁想到这个当年闹得北地三湖天翻地覆的后起之秀,当真锐气无双,竟然敢与老牌劫法宗师放对……

    白衣在身边看得清楚,余慈的所谓“符箓”,根本就是在苏双鹤开口之前就凝化出来,打入玉符之,看似是直截了当的针锋相对,可深想其的难度,就不免让人为之惊愕。

    好吧,长生人的世界,她还需要进一步了解才是。

    出于这些考虑,沉默了刹那后,她轻声应道:“好啊!”

    说这两个字的时候,她血液流加快了少许,这不是别的什么,只是面对着不可测的危险和刺激,身体最直接的反应,比帏帐受人折腾,或者折腾别人爽利太多了!

    退一万步讲,姓余的怎么也是个俊朗男儿,真受他折腾,也比某个白眉老变态强出十倍、百倍。

    这也算另一个理由吧。

    浅浅一笑,她就在一众修士不可思议的眼神之下,手持余慈递过来的玉符,迈步而出。

    方才举步,一道灵光从手的玉符腾起,初时直直一缕,越过头顶之后,就四面伸展,更有光线交错成,编织成精巧而复杂的结构,最终连接成平滑的弧面,分明就是一把油纸伞,凝如实质。

    她撑着伞,漫步而行,一切外来的压力,都只化为丝丝细雨,只润湿了伞面,不见有丝毫沾身。

    白衣的真实修为是步虚上阶,但以冷烟娘子的身份出现时,都是用特殊法门和秘制法器将修为控制在还丹境界,少有人能窥破。但如今这情况,倒给她出了个难题。

    她以伶伎之身而来,哪来的法器驾驭?不如此,又如何到湖面上如今最混乱的方位上去?

    仅走出三步,便知道,这一点,余慈也考虑到了。

    伞面招风,湖面微风袭来,就有飘然登霄之感,不知不觉,脚下已经离开了甲板,全身的重量也已经在无声无息消失。举步而行,仿佛自身已化做幽灵,偏偏神气流转一如既往,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如此以符法影响他人,又没有半点儿着力之感,不带丝毫烟火之气,实是已经超出了白衣认识的极限。真真不可思议,如此法力,和他做对的话,真要仔细考虑成本才行……

    要不要和那边仔细商议一番?

    在主楼之上,程济世才不理会那些阿谀之辈如何说法,苏双鹤已经吩咐了他一件事,总没有脸面再说其他。径直往外走,才下了楼梯,宗里有人凑上来:

    “程将军,就这么让冷烟娘子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就在程济世冰冷的眼神下败退。

    程济世心冷笑,他虽是选择了八极宗为栖身之地,但对宗门里一些没有大宗自觉,偏还做着大宗美梦的废物,着实看不过眼去。也幸好这一辈出了个孟都,如若不然,他也要仔细考虑日后的行止了。

    他往外看了一眼,见那婀娜身影正凭空御虚而去,步履轻盈,身外自然撑开了一幅伞状灵光,半透明,其伞骨根根可见,其实是符箓脉络贯通之象。

    作为制器的大师级人物,虽多年不涉此道,但他对器具的整体结构最为敏感,只这一个手法,就有制器、符箓的双重特质,当然,还是后者居多,并没有照顾到器具的材质、结构之类。

    这样的符箓结构,看起来好生眼熟。

    程济世眼神微凝,随即扭过脸来,飞纵而起,并不忙着去碧波水府那边,而是朝央悬空岛屿去了。

    脸上不显,其实他心里一直在思索这独特灵光的源流:思定院自言是上清宗的……对了!

    “大罗伞?”主楼上也有人辨识出来,“原来真是上清宗的遗脉?”

    “这种大路货色,流传出来的不知有多少,也不算什么确证。拦海山那边,就有一个小门派,以大罗伞为传承之法,难道也是上清遗脉?”

    “咱们都是外行,还是要看内行人的意见……天角先生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作为相对来说比较超然的客人,天角先生没有掺合之前的事,但事涉他最擅长的领域,却也不能不开口发声。他目注远方倩影,良久,方悠然道:

    “确如刚刚赵道友所言,‘大罗伞’在上清宗并不是什么秘而不宣的法门,不过这也无损于它作为上清宗由浅入深,直抵长生的根本法门之一的地位。粗略来讲,不入流的,大罗伞也不入流;修为精湛的,大罗伞自然也可化为惊人神通。”

    他也知道,这种回答过于圆滑,稍待片刻,又补充道:

    “大罗伞在上清宗,也是符箓一脉的必修之法,直到成就长生,也可成为道基的组成部分。要辨别其根性,不在有或没有,而在于脉络的完整与深浅。据说当年的上清宗符箓一系,能够在天魔大劫支撑到最后,就是因为天罗伞一出,其道基完整与否、遭受魔染与否,都一目了然,由此化解了许多危机……”

    孟都公子忽然道:“先生可辨识否?”

    “略知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最好。”孟都公子连连点头,又抚膝而叹:“遥想当年,上清宗乃是洗玉盟的擎天之柱,憾遭大劫,宗门乱离。如今魔劫再起,四明宗又步其后尘,千年往复,可叹可悲。越是如此,我等北地同道,正该互相扶持,共抗大劫,若那位余先生真是上清宗的遗脉,我八极宗倒真要认识一番,结个善缘。刚才出于私心,确实是我怠慢了,来人,请余先生上楼一叙!”

    孟都公子说得堂皇大义,又自承私心,一时听得众人心里古怪。

    楼下那位余先生如何想法,他们还不太清楚,可孟都公子此言,明显有针对之意,所谓的“私心”,绝不是指他自己一人,显然,孟都公子对苏双鹤喧宾夺主的做派,也不是当真视若无睹的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几句话的功夫,这边就明枪暗箭了?

    有人就感叹:红颜祸水啊……

    苏双鹤微笑捻须,对孟都公子的做派和想法,他洞若观火。

    其实,对八极宗,对孟都公子,苏双鹤并不准备欺迫太甚,孟都和程济世都是有长生之资的一时之杰,而他们背后的八极宗在北地三湖,称不上是第一流的宗门,但也是第二等的顶尖,可与浩然宗并称。

    尤其是其门传承颇有可称道之处,宗门秘典《至人经》,与四明宗的《大威仪玄天正气》并称,为玄门“养气双绝”,修炼到极处,当真有道经上“上窥青天,下潜黄泉,挥斥八极,神气不变”的“至人”之能。他虽是飞魂城的第三号人物,与八极宗的顶尖强者对抗,也不敢说稳胜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一来就盖压全场,更多还是出自于飞魂城的庞然大势,如果真的闹崩了,从顺势转入逆转,就算战而胜之,也就没意思了。

    他今日到来,也不只是要抱得美人归。

    当下又有人遵命下楼,此间气氛古怪,天角先生暗叹一声,终还是出声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,也将气氛缓了一缓:“上清宗内部自有真传辨识之术,在下所做的,也是看一些外在的表征……”

    在自己擅长的领域,天角先生自有他的傲气在,客气几句之后,径直评点道:“观大罗伞,第一观骨、其次观柄,再次观面。伞骨是支撑大罗伞法门、神通变化的根本,上清宗九大本命真符,就有九种不同的伞骨结构。其最简略者为冲妙一气真符,无一根多余者;最繁琐者为天垣本命金符,却是密织成,修炼到一程度,每一个节点,都有星辰法力蕴化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清楚,又直指当年上清宗的秘法传承,楼上众修士摄定心神,远观而去,结合实际例子,便都有所得。

    “啧,这伞骨如,那余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,如此繁密精巧,各交错节点,灵光虽含而不露,但观其格局,仍似有星辰列布,定然是天垣本命金符所化。”

    主楼上不少人都赞叹出声,自觉大涨见识。气氛还真的缓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又有人问:“观柄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观柄是道基关涉与否、深浅如何,只有持在修炼者本人手时才有用处,眼下是没法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观面呢?”

    “观其伞面,就是看是神通法力的性质和高下。在符箓上造诣越强,伞面上符纹图画越是清晰,且有真意流转,到了长生境界,具备了神通,更会化为种种神通异象,有诸天神明护持,也可摄来别处虚空的妖鬼之属,森罗万象,不一而足。”

    众修士听得连连点头,他们间,也有一部分是与当年的上清宗打过交道的,结合自己的经历,都有恍然之感。

    但眼下冷烟娘子所持的大罗伞,分明又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“这透明的又该怎么算?”

    “第一是刚刚修炼,还没有将法门刻录上去,这不大可能;第二就是临时祭出,有形无实,只为信物之用;第三么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楼梯口就有人唱名:“思定院余先生到。”

    这时来得倒快!

    不少人腹诽一句,但又好奇,那位上楼来之后,会给已经很微妙的局面带来怎样的变化。一时所有人的视线都集到楼梯口处,集束到那个缓步上来的男子身上。

    余慈也没有专门找别扭的意思,既然孟都公子主动“认错”,放低了姿态,他也就那么走上楼来,正好听着天角先生评点,视线也第一个送到那边去。

    天角先生对同道人倒是很有好感,两人眼神一对,便微笑点头,道一声“冒昧了”,随后就说:“都是精修符箓之人,正可谓‘同道’,道友与我同席如何?”

    他如此提议,又给八极宗解决了一个麻烦。

    要知如何给后来的余慈安排席次,确实是个麻烦事,而天角先生地位超然,席次靠近上首,着实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孟都公子都有些感激了:无怪乎此人能以散修之身,成为三环城天篆分社的头面人物,处事之周详,让人不得不佩服。

    余慈也是一笑:“那就暂时叨扰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他走过来,坐在天角先生旁边,一派自然从容。

    至于主楼上这些修士,看刚刚还一力无视、打压的人物,堂而皇之地进来,怎么都不是那个味儿,心绪既生,就很难止歇,不可避免大都有些敌意。

    这也是七情之所牵,六欲之所驱。非是理性所为,细究起来,也挺有意思。

    余慈微笑品味着其变化,也从里面挑出了不太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抬眼看去,与雪枝忧虑又有些迷离的眼神撞在一起,后者垂下眼帘,看起来端庄沉静,再无任何异样。

    此时有人叫道:“还请天角先生往下说吧。”

    天角先生扭脸过来:“若道友不介意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就笑:“在下入道之后,虽受长辈看重,传授诸天飞星符法,但大多数时间,都是独自摸索,先生所说,我本人都听着新鲜呢。还请先生不吝赐教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天角先生有些奇怪,如果不是虚言,这可有点儿散修的意味儿,只不过那思定院又是怎么回事?他压下心疑惑,再道声“请指正”,便接着前面的话题道:

    “余道友的大罗伞,伞面至今明透,结构却又坚实稳固,依我来看,显然并非是修炼未久,也不是临时祭炼,而是对符法的掌控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,泯化归无,看似空白,实则应机而发,变化出符法万象……”

    不管什么环境下,始终都有人愿意给别人当枪头子使的。刚刚说“大罗伞”是“大路货色”的赵道友就怪笑道:“听天角先生评点,倒是让咱心痒难熬。可话又说回来,这位余兄弟,让人家一个娇娇怯怯的小娘子去掺合这事儿,有没有把握啊!要知道,冷烟娘子可是鹤巫要收做女儿的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莞尔一笑:“巧了,我看冷烟良材美质,也想收她做个徒儿来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主楼上霎那间静了一静,然后所有人看余慈的眼光都不同了。

    姓余的知道他在说什么吗?

    这是要和苏双鹤平起平坐的意思?

    便是装做心如止水模样的雪枝,也忍不住抬起眼帘,拿不可思议的眼神刺过来。难道,她误会了余先生和冷烟的关系?

    不,在船上的见闻,肯定还是那回事儿。这就是她一直想岔了?

    雪枝一直有意无意将二人关系与自已当年的经历重合,如自酿醇酒,自迷不醒,如今听闻真正的“事实”,便如冷水浇头,冰寒刺骨,再看余先生,眼神也是凌厉起来,憎恶之感,更是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她这番情绪变化,别说余慈,就是身边的苏双鹤都有所察觉。

    早先雪枝的那些迷蒙心思,根本瞒不过苏双鹤的眼睛,这次到船上来,对着余先生和白衣当头一棒下去,也是有警醒雪枝之意。可不想峰回路转,这余先生自承心意,将雪枝击懵,倒全了他的意,不免起了些“同道人”的感触。

    人心变幻,岂是易与?

    一念生发,再看那姓余的小辈,在敌意丛生之时,风仪卓然,意态自若,虽是过于锋芒毕露,但有所欲、有所求、性格还有些缺陷,若是把握得好,未尝不能为他所用!

    当然,眼下一定要再敲敲他的傲骨。

    就是楼上这么一耽搁,撑伞踏湖而去的白衣,已经到了混乱的外围,四宗阵营虽是彼此对抗,却也有消息传递的渠道,故而她越是接近,所过之处,就有越多的人眼神变得不太友好。

    要来就来,就要就走,当他们碧波水府是什么了?

    终于有人忍耐不住,横插进来,伸手挡住白衣的去路:“小娘子,前面碧波水府办事,请绕行。”

    白衣自己也有不下十种办法,解决这种事情,可既然是受指派而来,只是一个拿符宣旨的,何必多事儿?故而她闭口不言,只向前去,看手上这一柄奇妙的符伞,会是怎样反应。

    再向前迈一步,前面阻拦的碧波水府修士已经眼放寒光,行将出手,却见靠在女修削瘦肩上的透明伞状灵光,有如彩墨入水,各色烟气袅袅,涂染开来,正是由于颜色的加入,转眼凝化如实质,真如一柄墨色绚烂的油纸伞,吸引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下一刻,“油纸伞”上光华灼灼,灵光喷发,随着白衣下意识的轻旋慢捻,飞流如水光,随即蒸腾生雾,其竟有龟蛇之相盘绕,动静之状相宜,道意盎然,倒是女修的身形,隐没在轻雾之,缈然不可见。

    “什么玩意儿!”

    拦路的修士见势古怪,劈手便抓,想透过雾气,将那小娘子制伏。可他气机才透出来,耳畔就轰声巨响,下一刻天旋地转,不知东南西北,竟是一头栽下,摔落湖,溅起了丈许高的水花。

    他挣扎着冒出湖面,恍然觉得,在昏头之前,似是看到伞面上星光璀璨,虽只数尺见方的有限区域,却似见星空深邃无尽,而在那列张的星宿之间,有巍峨巨躯,化现出来。

    他抹去脸上的湖水,定睛再看,这一刻他确信无疑:

    只见一具法相,身长百尺,披发仗剑,黑袍如云,足踏龟蛇,喝声道:

    “张妙林,还不至!”

    湖上正闹做一团的人群,醉醺醺的张妙林愕然回眸,方道一声“师姐”,就不由自主,被一股大力摄着,直投向那横空法相的大袖之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昨天喝昏了头,忘了说明,给大伙儿道歉。这一章含着昨天、今天该更的,另外,晚上如果CMCC给力,会再更一章,如果不成,只好到明早八点半再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