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一章 鹏鹤鹰隼 鸡雀蛙虫(四)

    剑吟声传入船,有些杯盏都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苏双鹤看水杯里晃动的波纹,手指稍顿又行,继续在桌上书画图形,嘴上则漫不经心地问:“我听说北荒有一个盘皇宗,其还有两个强手,今日这盘皇剑宗,和他们有什么干系?”

    当下就人笑道:“鹤巫明鉴,这个盘皇剑宗,就是以前的盘皇宗改了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哦?好端端的,把宗门名字也改了?”

    见苏双鹤有些兴趣的样子,那人忙再度回应:“鹤巫常年在域外,有所不知,盘皇宗因为当年北荒的黄泉秘府之事,整个宗门都站错了队,据说让八景宫都很恼火,有几年很是艰难,连门刺曲、破劫两位真人剑修都不知所踪,势力大大萎缩,可近几年来,突然转了运,很是出了几位优秀弟子,有回升的势头,都说他们宗门得了一场机缘,入手了某个剑道秘藏,使宗门传承大大提升,更名似乎是想着更名符其实一些……其实他们宗门的剑道传承也很是不俗的。”

    “剑道秘藏?”

    苏双鹤念了一句,虽然还是低头书画图形,旁边人莫名就觉得压力大增,也想到了巫门与论剑轩的恶劣关系,不自觉就要多动脑子,多转弯子,而这一来,还真给他们开发出了新东西。

    有人就奇道:“秘藏?天紫明丹是源于割手牌,而割手牌据传也是关联着一处秘藏,而且时时放出剑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他们……有道理!盘皇宗多少年来一直在北荒厮混,怎么突然南下,而且如此高调?”

    “坊间传言,割手牌是开启秘藏的钥匙,但还有人讲,本就是从秘藏流出,是被人眼瞎漏过去的至宝,这种事情,大违常情,还传得有鼻子有眼,很难说没有一个根据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重要线索啊!鹤巫果然神照万里,一语点破玄机!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,果然发人之所未发,见人之所未见!”

    谈话声似乎向古怪的方向滑过去了,可事实上,每个人心都有一类明确的判断,并不因为谄媚之言而有所偏移。

    四宗阵营要天紫明丹做什么?联手研究?

    哪有那个必要,只有外围那些凑热闹的蠢货才真以为是这样吧,真正的联合是放在割手牌上,是放在与之相关的剑道秘藏上,是放在后面的根本隐秘上。

    每个人心里都有些猜测,本来也秘而不宣,但在苏双鹤这边受到刺激和压力,不知不觉就提了出来,出口之后,他们也忍不住在想:

    苏双鹤这样的说法和见识,难道也对剑道秘藏感兴趣?

    主楼上的气氛变得更加微妙。一众修士的视线彼此交错,最后又自觉不自觉地落在这里的“地主”孟都公子身上。

    作为合作的提议方,不管怎么样,孟都公子都是最有发言权的。可是,此时的孟都公子没有任何反应,笑容便像刻在脸上一般,许久都没有变化。

    众修士心里纠结,虽说得罪了苏双鹤,是很要命的一件事,可要得罪了孟都公子,得罪了八极宗,难道就好过吗?

    可话又说回来,如果传言是真,在剑道秘藏这件事上,恐怕也没有比苏双鹤、飞魂城更好的合作对象了吧!

    谁不喜欢一个不会吃占宝物的合作者呢?

    出于剑巫之间的矛盾过往,飞魂城就是这样的选择。

    此时,苏双鹤倒是又开了口,说的是似乎与前面毫不相干的话题:“修行也好,做事也罢,要的就是踏踏实实,什么高屋建瓴,什么远见卓识,都是根基打好之后,才有那讲究。言行如一,才是修行本色。”

    “啊啊,鹤巫言简意深,字字珠玑,实是我们修行人的楷模啊。”

    谄媚的家伙总是反应最快,瞥了眼端坐不语,只当不知的孟都公子,干脆就叫道:“事情要一件一件地做,不能没了章法。下面是怎么做事的?冷烟娘子怎么还没有请上来?”

    话音刚传下去,就有人叫嚷:“你们思定院混淆视听的本事了得,你同门在那叫嚣,你潜到船上来,是何居心?”

    “对了,那还有个思定院的。”自作聪明的家伙一开口就后悔了,苏双鹤一直不提那茬,不就是要以“无视”的态度折辱那人吗?他越俎代庖,真是犯了混!

    偷眼看苏双鹤的表情,可那位还是在桌面上以酒水书画,不知是什么意图,对他的“失言”也没有任何表示,但越是这样,越让人坚定了之前的判断。

    “下面乱糟糟的,粗人甚多,如何是冷烟娘子呆的地方,对了,那些来历不明的人物也要清理一下才是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半截,才发现自己这边也越界太多,忙转头一看,只见程济世正冷冷看他,当下也就哑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,泥雕木塑一般的孟都公子终于开口:

    “鹤巫说得不错,碧波水府那边事态有变,事先定好的斗符夺丹的计划,可能会出问题,现在首要之事,就是要回归原本的事态,一步一步的做,才能扎实。程将军……你去那边,问问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公子。”

    程济世起身往外去,可他刚迈步,苏双鹤突然开口:

    “济世,你且等等。”

    闻言,程济世回身,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变化:“鹤巫有何吩咐。”

    他的情绪掩饰得虽好,苏双鹤也能看出来,里面的异样味道。

    “我十年间才回来一趟,难得见此盛会,也不想让事态如此发展下去。这里有我手书的一道巫咒,济世你拿去,放在天梁山岛上,镇一镇邪气。”

    谁都没想到,苏双鹤竟然会主动出手,程济世都愣了愣,与孟都公子对视一眼,才上前去。只见苏双鹤在桌上一揭,那由酒水涂抹的模糊图形,竟然就这么剥离下来,化为一团晶莹剔透的水珠,其上巫排列,闪没无常,难以测度。

    当下就有人赞道:“鹤巫神通……”

    话才出口半截,楼下忽有声音压过了嘈杂的议论和喝斥声,传入耳畔:

    “冷烟。”

    “余老爷?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一道符箓,你拿着去湖上,把那个醉鬼唤来!”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抱歉,想补成大章的,但白天实在没抽出空儿来,先更这么些,还是等星期天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