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一章 鹏鹤鹰隼 鸡雀蛙虫(中)

    正神思飘举之际,身边,白衣款款举杯,微笑敬他:

    “先生瞒得我好苦,这份来历果然不凡呢!”

    这当然是玩笑,余慈的根底她也知道,根本不是什么思定院的。就算是思定院的又如何?不管出身怎样,能成就真人,就是此界当之无愧的绝代英才,此时湖上四宗阵营里,有九成九的都要俯首。那些心胸狭隘之辈的吠叫,除了把自己送到不可测的危险之,再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余慈拿起杯子略为示意,却没有饮下。白衣不以为忤,自顾自饮茶以敬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这番姿态,自然就有无视其余修士之嫌,这种“针锋相对”的场面,让周围气氛变得愈发僵硬。尤其是刚刚揭人根底的修士,自忖只是开一个玩笑,而这彻底的无视又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旁边,白闵觉得很不爽,其很大一部分都是对那个鲁莽修士去的:余先生身边的女子,当是湖上有名的冷烟娘子吧,虽是美貌绝伦,可拿人家的宗主和湖上伶伎比对,这是照面扇脸啊!但凡有些血性的,怕不是当场就要打起来?

    还有余先生也是,看起来也不傻,怎么就不明白,在这种环境下一定要做符合自己身份的事呢?若不是他以小门小户的出身携美同游、窃居高位,如何会引来旁人的针对?

    说起来他才叫冤枉,只是想结个善缘,却是成了导火索,这可不是一个合格的商人该做的。他脑子飞快转动,想着如何才能这尴尬场面下脱身,又不至得罪各方。

    没等他想出个一二三来,湖上忽起大风。

    这风来得古怪,势子像是从九天之上刮起,自上而下,轰然垂降,一时间压得周边湖水波纹层生,四艘巨舰并周围上千大小船只,都是重重一沉,才又被水面顶住,起伏不定。至于旗幡等物,则是哗啦啦乱响,飘摇不定,连风向都辨不出来。

    湖上众修士正惊疑不定,只见四座巨舰之上,各家主事人物纷纷出来,罗列在舰只上空,似乎在等候什么。余慈移目去看,但见他们个个面色微妙得紧,且眼神交流频繁,心当是颇为不安。

    也怪不得呢……

    在风起之前,余慈就已经生出感应,此地自然半点儿都不觉得惊讶,可像他这样的,湖上能有几位?就是身边的白衣,也感到疑惑,扭头看他,以目相询。

    “来了一位强人……劫法宗师级数。”

    稍顿,余慈又补充道:“应该不是亲身到此。”

    看似矛盾的话,却让白衣若有所思,而很快,答案就暴露在所有人眼前。

    云层间有强光透下,其色赤金,便如晨间骄阳破雾,映得湖面上千灯如烛,亮如白昼。此后才听得数声粗嘎鸣叫,有两头大若角帆的金乌,其后拖着一轮烈阳,破云而下。

    金乌两翼分张,就有天火如流,与云层电光交织,浑如劫末景象,湖上骚动不已,甚至有给吓得跳水的,一时混乱不堪。

    余慈定睛去看,却见那轮烈日,其实是一具通体赤红的车辇,其主体结构全部由骨胳模样的材质拼合,根根骨头弯曲,搭起穹顶,整体轮廓就像是人之头骨,眼眶位置有赤金光茫,滚沸如岩浆,翻涌不息。

    同样是双鸟牵引,同样是飞天巡游,这一具车架,可比他当初在东华山所用的司冥巡辇威风得多。

    那金乌翎羽根根如赤金,火焰流转,怕是当真有上古神鸟三足金乌的血脉,肉身强横自不必说。牵引的车驾材质也是不凡,其外布置禁法,不说别的,其温度之高,熔金销铁几若等闲,实是一件了不起的飞行法器。

    金乌引车在湖面上空巡行,便如大日东升西落,只是那毁灭性的光和热已近在咫尺。在场高层修士,总要比那些跳水的废物强上许多,但他们其也有相当一部分都在域外历炼过,当强光高热炙烤面颊时,恍惚间当真来到了星空那些壮丽恢宏的大日星辰边缘,也不免心戒惧。

    在车驾巡湖之时,余慈周围有胆大的,终于是从惊惧挣扎出来,低声私议:“这……这究竟是哪位大能到此?”

    话语间还带着颤音,实是上空车驾威势倾压之故。

    有见识较广的回答:“这是巫灵日冕车,传说以大巫灵骨所铸,摄大日宝焰于其,虽比大日真火逊上一筹,却蕴养着十数件巫法重器,由金乌牵引,日行九万里,只此一辆车,其价值就不逊于四宗的巨舰……既然是这辆车,来的定然是飞魂城当权大巫,就是不知道,是苏双鹤还是幽煌?”

    没有人认为是夏夫人,概因那位当世女杰,出游要么是乘坐四宗巨舰更强十倍百倍的“祖神舟”,要么就是碧霄清谈的云间玉楼,再没有别的选择。

    正猜测之时,车驾带来的声势又是一变,风吹日轮,溅起火树成丛,星落如雨,湖面上竟是燃起了火,万千火花绕舟回行,逐水而流,久燃不熄,看得船上众修士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余慈却在摇头:费这力气有什么用!

    余慈心颇不以为然。乘车而来的大巫看似声势惊人,其实就像之前四宗巨舰硬拔起天梁山岛时一样,没有用出任何直接干扰天地法则的层次和力量,更多的还是技巧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头吹下的大风,更是一种规避劫数的手段,是借高空罡风为己用,明面上是吹乱了劫云,其实干扰天地法则意志,让后来的巫灵日冕车安全性更高,场面大于实质,只是设计精巧而已。

    那飞落的火雨,就是消减天劫压力的手段。

    说到底,场面大于实质,只图一个好看罢了,看似强横狂放,实则谨慎小心。而那边天地法则的聚合情况也显示,目标并非血肉之躯,似乎是一具分身,或者是第二元神什么的,对天地法则意志的刺激并没那么强。

    可落在外人眼,却是那一位无惧天劫,硬生生排开劫云,声势滔天,赚足了眼球。

    余慈也不会因为就看低了他,毕竟修为境界是实实在在的——虽然还有些上下飘浮不定,但绝对是劫法宗师的层次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余慈感应到白衣的视线,扭过头去,正与她颇有玩味之意的眼神相对。

    心微动,下一刻又抬头去看,车驾已经结束了巡游,再降高度。而此时,八极宗这艘巨舰之上的高层,自孟都公子起,脸上都有惊愕之意,紧接着就下令,主楼之顶洞开,分向两边,显出其本是极为机密的布置,为的也只是迎候天上来人罢了。

    就在万众瞩目之下,日轮般的车驾悬停在八极宗巨舰上空,酷似颅骨的车辇“左眼眶”光芒骤转炽烈,一个人影从走出,身躯瘦长,居高临下,俯视整舰巨舰,自有翻云覆雨,主宰沉浮的浑然气魄。

    自孟都公子为首,一应高层修士都躬身行礼:“恭迎鹤巫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一时之俊杰,无须多礼。”

    蝉鸣一般的独特嗓音里,来人举步下来,言语也还和蔼。身后却还跟着一人,宽袍大袖,青丝垂流,虽衣饰妆容有异,但意态端方,自有一番雍容姿仪。

    前面那位,余慈是认不太出来的,但后面那女子,他则印象颇深:

    雪枝?

    此时,附近修士的私语声压得更低,但一直没有停下:“眉如翎羽身如鹤,这就是飞魂城首席大巫苏双鹤?”

    苏双鹤一来,已经蓄势待发的赌赛也停滞了。作为飞魂城的首席大巫,在城主幽灿闭关不出的年岁里,他和夏夫人、幽煌三人,成为飞魂城的三巨头。其夏夫人因城主夫人的身份,更为超然,而苏双鹤主外,幽煌主内,都是跺一跺脚,北地三湖就要晃三晃的真正权势者。

    八极宗、碧波水府等虽也算是型宗门里面出挑的,也许宗门内也有一两位能够与苏双鹤比肩的强者,但和飞魂城这类大宗门相比,差距却是全方位的,还有一道很难逾越的鸿沟,且档次就差那么一级,平日里的利益关系更直接,受到的压力也更大,这一点,还不如一些小门小户。

    不过十数息的时间,各宗的高层纷纷赶来,到八极宗巨舰上拜见,一时间好不热闹。像余慈这样坐在大会场的修士,连上去混个脸熟的机会都没有,不过愈发热烈的私语讨论,还是把气氛炒热。

    “苏双鹤不是早就去域外避劫了吗?我听说,这些年的祭典都没参加的,只能让别人代劳祭祀。”

    “啧,你怎么知道人家没回来,要是我藏在这边一个美娇娘,怎么也要常回来看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玉尺社的雪夫人吧,原先在湖上也挺出名的,叫什么雪枝来着!没想到,她的后台真是一位大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当年老子要是咬咬牙,舍得家什,说不定也一亲芳泽了,还能抢得苏大巫的头啖汤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噤声,不要命了?”

    众修士拿看死人的眼神,去看那口无遮拦的蠢货,不动声色拉开了与他的距离。谁人不知,飞魂城上继巫门法统,尤其是那稀奇古怪,又诡谲莫测的咒法神通,能锁拿恶念,千里追魂,这蠢货敢在人家眼皮底下说怪话,回头稀里糊涂死掉,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听着耳畔乱语,余慈也在沉吟:“苏双鹤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对这人不熟,但看到他身后的雪枝,就隐约知道白衣为何笃定双方会有交集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事态的发展,远比他预料的快得多。

    主楼上的拜会还在继续,但途却听苏双鹤朗声一笑:“今夜我到此,实是修行之余,放松一下心情,诸位既然行了赌赛,便各做各的去吧。能观这一轮夺丹斗符,想来长夜不至于虚度。”

    他既然这么说,各宗修士自然也要听着,当下非八极宗阵营的,就知趣地纷纷告辞,但四宗的主事者还是留下来,以全礼数。

    孟都公子向程济世打个眼色,后者会意,叫人去做一番安排,以适应接下来因苏双鹤而来的“门户洞开”的麻烦。但另一方面,苏双鹤不去别的船上,偏到这里,也是给了八极宗好大的面子,在赌赛,说不定也能借几分势头。

    此时,苏双鹤依旧笑盈盈的,真如游湖饮宴一般:“区区天紫明丹,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宝贝,引得万人火并,实在不像话。诸位能以赌赛决定归属,分寸把握得极好。而且我听雪枝讲,各位邀来玉尺社一众伶伎,歌舞助兴,消弥戾气,此法甚妙。孟都贤侄……”

    孟都长身而起,躬身应道:“但请鹤巫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坐,坐,今晚上你是主人,不用这么拘束。我只是多嘴问一句,听说你专门去邀请湖上一位伶伎,叫冷烟的,有没有这回事?”

    此言入耳,孟都公子心头就是微寒,不自觉和程济世对了一眼,都没想到,苏双鹤竟然如此直接,当然,他们更想不到,雪枝竟然真能请动这尊“菩萨”出来,一时间竟然不知该如何回应。

    端坐在苏双鹤身后,雪枝眸光掠过孟都公子和程济世的脸,眼帘低垂,掩住其翻涌的波澜。

    这就是宗师之威,这就是权势之力!

    便是孟都公子这般一时之杰,面对苏双鹤的敲打,也是进退失据。可以想见,今夜之后,她雪枝夫人在环带湖上,就是真正“一言九鼎”的人物,再无人能动摇她的地位。

    这不正是她当年委身于苏双鹤,真正计算和盼望的吗?

    做此人的外室多年,如今终于一步登天,触及到了她梦寐以求的目标,就算是心机了得,她身上还是起了一波轻微的颤栗,精神也有些恍惚起来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她听到苏双鹤的笑语:“孟都贤侄是真英雄方能本色,何必思前顾后,做那扭捏姿态。那冷烟乃是雪枝的手帕交,确实是清冷自持,色艺双绝,非同流俗,思其仪容,至今亦心驰神往,不知今夜可来了吗?”

    他声音朗朗,主楼之上及附近会场,都听得清楚。也在此刻,余慈周围送来的眼神,变得很是微妙。

    探究有之、感慨有之、幸灾乐祸有之,甚至连怜悯都有一点儿。

    楼上已正式传话下来:“请冷烟娘子上楼拜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