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章 有备无备 新交旧交(下)

    天梁山岛是四个阵营、包括更广大的各方修士争夺的焦点所在。

    八极宗等门派,凭借巨舰之力,在湖面上彻底占了上风,将周边水域封锁,风雪不透。但在天梁山岛上,进展其实不太如人意。直到此时,岛上还有负隅顽抗的步虚强者,试图冲破四宗封锁,诸宗一时也攻之不下。

    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,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天梁山岛以至于整个环带湖区域独特的水地貌。由于环带湖是巨大山脉深陷而成,每一座岛都是上古时期的一个山头,故而根基坚实,地气充沛,环境复杂。

    四宗强者清剿岛上修士时,往往只能涉及地表,而那些修士一旦不敌,即刻躲入岛下的深水区,那里有无数天然洞穴,或是历代修士开辟的洞府残余,几如迷宫一般,配合阵势、机关,在没有压倒性实力和境界优势的前提下,短时间内想彻底清剿,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    如此反复多次,四方阵营终于是想到了办法,也就是眼前这一幕。

    在四座巨舰的牵引下,整个天梁山岛,至少是露出水面的那部分,被硬生生拔起,整座水底山峰的结构,从而断,引发了地气水脉的对冲,由此形成了天地元气的混乱,继而招引天劫,顷刻间就将岛屿范围内犂了一遍。

    仍然逗留在岛上的修士,此时怕是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一手还有别的效果,就是隔绝大部分长生人的窥伺。

    在如今这种环境下,绝大部分长生人虽是往域外避祸,可哪里都有胆大的,谁也不敢保证,这附近有没有长生人暗潜伏,欲得渔人之利。但做完这一手,足以打消九成以上长生人的心思——为一个不怎么成熟的渡劫宝物,先挨一顿劫雷,怎么看都是赔本的买卖。

    余慈凭借自己的眼光,还有周围修士的交谈内容,大致估出了四方阵营做事的来龙去脉。不过,他的思路早就偏移掉了。

    “拔岛”的过程,让他很感兴趣。四方阵营利用巨舰发力,没有用到什么超高的境界,也没直接涉及对天地法则的运用,有的只是对天地元气的宏观控制,以及技巧性的精到把握,将此造诣,通过巨舰上的符阵释放出来,真的非常高明。

    就像普通人无法直接接触火焰,却能通过炉灶、火石等器具借力。火焰就是天地法则,炉灶就是巨舰符阵,或许这更接近于符法的本意。

    毕竟,像余慈这样,观天地法则如掌上观纹的修士,整个真界恐怕不会超出十指之数。

    从会场修士的讨论可知,岛上尚无主的三颗天紫明丹,是白鹤道人手留存的最后几颗,他原本想借着洒出丹药,给自己争取逃命的空间,最终还是横死在岛上,三颗丹药还没有瓜分,已经被四宗所主导的几个阵营联手封锁,随即僵持不下。

    另外两颗被散修抢到手,随即消失,可周边封锁甚严,有可能持丹的修士还在附近水域,甚至就在岛上。

    这次“赌赛”,涉及的天紫明丹就是在三颗至五颗之间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不管是研究丹药配方,还是还原法器制炼方法,最少都要有一个备份,才好分解剖析。搞那种一锤子买卖,能成功者几稀。四方阵营如今各自持有一颗,明显不能满足要求。一旦相争,自然是多多益善,竞争定然激烈无比。

    而且,还有最具价值的丹方,此时尚不见影踪,各方也能持有一点儿希望。

    此时,余慈又听见有人讲:

    “都说是要斗符,可我听说,这几家宗门延请的人物可杂得很。什么丹师、器匠,统统都请了来,五花八门,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道友你的消息太滞后了,到现在都不知道究竟要怎么斗?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洗耳恭听嘛!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我也只是听说了一个大概。据说四个宗门请来的仲裁,乃是步云社的鲁连,那位和他的兄长,主持步云社,誉满天下,为人都是一贯的敦厚公道。这位鲁真人不想看四宗火并,便说天紫明丹性质特殊,以丹药为承载外形,以法器为根本实质,思路来自于剑修法门,而不管哪个,符法的影响也都挥之不去,故而要赌赛的话,名为斗符,实是哪个领域都要斗一斗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?难道要连赛四场?”

    “没有的事儿,一局定胜负,但这一局,各方使出的手段,务必要涉及丹、符、器、剑四个领域的至少三个,也就是,至少要有三种手段揉合,造出一个‘玩意儿’,放到岛上。”

    “玩意儿?”

    “风马牛不相及的三样手段合在一起,谁知是什么东西,不是‘玩意儿’是什么?反正,各方修士是绝不能上岛的,只能以那几个‘玩意儿’为主,在岛上对抗,以四个时辰为限,即到日出之时,能把天紫明丹抢到手是能耐,若不能,则以尚能留存者为胜……大概就是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听起来很有意思的样子。

    余慈转念又想,鲁连这个名字挺耳熟的,步云社……对了,在北荒华严城时,他们有过一面之缘,那位与顾执师兄弟的关系应该是不错。听说步云社受北地魔劫影响,举社迁移到南国,但从眼前之事可见,他们在北地的影响力并没有急剧衰减,依然有着相当的份量。

    余慈一边收集信息,一边也暗将神识密布于会场的每个角落,搜索某个不那么确定的目标,可惜到目前为止,并无所获。

    正准备将神识的覆盖范围扩展开来,远方却有声浪越过湖面,断断续续传过来,引来许多的关注:

    “……一个阵营,我们不行……道理?”

    说话那人嗓音清越嘹亮,只是相隔超过五十里开外,才衰减到这个程度。只是,别人听不清,不代表余慈听不清,那人位于南方水域,应该是对纯阳门巨舰之上,其嚷嚷的原因,是不满纯阳门的安排:

    “大伙儿都是一个阵营,你们当初可是信誓旦旦,说是成果分享,如今又说我们不行,派上去是添乱,是什么道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