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章 有备无备 新交旧交(上)

    穿过巨大到不可思议的明月,虚空移换,转眼又是阳光灿烂,湛青的天空,一丝云彩也无,余慈眯起眼睛,享受着外界天地绝难见到的阳光,良久,才想起身边还有一个“影子”。

    不过,对“影子”他也没什么好说的,只习惯性地道一声:“你去吧!”

    那影子无声行礼,随即投往虚空之外。身为阴阳的影子,它完美复刻了阴阳的气息,而阴阳也终究没有真正修炼到“百难千劫难毁其志”的境界,他有引颈就刃的勇气,但在万魔池所化的血海之,受那一旦沾染,就永世沉沦的污秽侵蚀,精神却已迅趋于崩溃边缘。

    越是挣扎呼号,越是崩溃绝望,其六欲浊流之下的七情讯息,就越发迅地“注入”影子那边,给它以支持,再加上“黑森林”秘法套取的记忆,在不与天遁宗修士照面的情况下,让影子应付一段时间,绝无问题。

    这是非常简单粗暴的做法,支持不了太长时间,但就目前而言,足够了。

    余慈没有用看起来更高端的种魔之术,是因为他如今已经登入长生,见识也逐步拓宽,不像以前那么懵懂,在根基、前途这一块上分外注意。

    一方面,种魔之术制造的是“眷属”而非信众,似是而非,后续影响很大;另一方面,因为元始魔主当年投注的负面情绪与天劫魔意相合,已经形成这无边血海“万魔池”,就目前而言,“万魔池”是他可以操控的力量,却没有完全属于他,若再他化魔种,只能是让这些负面的力量持续增强,一时的爽快,很可能会带来不可测的后果,故而格外小心。

    与万魔池正相反,如今他所在的这一片广袤天地,广及数千里,只要是神意可及,自然就有清浊阴阳分化,将天地虚空辟出来。而且除了没有收容进来劫云,无限接近于真实世界,正是真界天地法则体系的投影。

    这里就是他自辟天地的一部分,是他“心内虚空”的人间界,也是内外天地交互贯通的正途大道。

    此时的人间界,已经不是借助照神铜鉴投射进来的世界虚影,也不再需要紫陌红尘灯的支撑。这里是他对天地法则体系认知的反应,对天地法则体系的认识越是全面,人间界与外界天地越是近似。

    只不过,有一点是无法模仿的,就是亿万有情众生。

    天地法则可以彼此组合、拼接,形成万事万物,包括天地日月星辰之属。唯有“有情众生”,或者更准确地讲,是有情众生的魂魄心意,无论如何造不出来。

    那是另外一个层次的东西。

    没有魂魄心意为主导,造出生灵,也不过就是泥雕木塑,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但心内虚空可以收纳生灵,从外面接引进来。之前的色蕴,如今的阴阳,都是如此。而且,随着从白衣身上进一步感受到七情六欲的奥妙,余慈也给人间界重新定位。

    以前余慈一直以为,他的承启天才是“承上启下”的关键位置,可如今看来,人间界大有取而代之势,承启天,貌似已经担不起起“天”之称呼。

    “承启天”,有他最真实的烙印,可当自辟天地扩展到目前的程度,承启天的面积虽也扩展,却还是有限,只有千亩之地,更像是飘浮在诸天的浮岛,甚至都没有了固定的位置。只是随着心境的翻涌变化,遍览虚空,时而高蹈九天,手摘星辰;时而浮海遨游,掀波击浪。

    其奥妙,余慈醒来未久,还需要细细发掘;而相应的绝大麻烦,也要小心应对。

    带着复杂的心思,余慈睁开眼睛,碧纱橱里烛影摇动,白衣已经披衣而起,坐在镜前,由两个侍女为她梳妆,也是为晚上的游湖宴做准备。

    余慈就知道,她对游湖宴定然极感兴趣。

    对情报贩子来说,这可是最最紧俏的货源,而且这条线索后的“割手牌”,其内含价值,也要远远胜过天紫明丹不知多少倍。昨日若余慈“不识趣”,在利益驱使下,白衣未必会给他面子。

    当然,事关小五,余慈怎可能放弃?说到底,二人也算是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感受到他的视线,白衣也不回头,只通过镜子反照,与他眼神交汇。随即敛目,唇边似笑非笑,自有一番别样风情。

    余慈振衣而起,恰好侍婢正结了云髻的最后的一环,白衣也盈盈起身。

    要么说梳妆打扮是一门很高深的学问,白衣本是身形偏瘦,面部轮廓过于分明,这使她的美貌更趋于性,故而扮成男子,也是风采翩翩,绝无半点儿脂粉气息,而还为女儿身时,容貌则欠一分柔美,多一分犀利,只是被她清高阴郁的独特气质所异化,依旧显出令人心难自持的女人味儿。

    而如今,经过擅长此道的侍婢打理,略施脂粉,将额前青丝尽往后梳,露出光洁的额头,青丝在脑后绾成简单却又精致的垂髻,末端成燕尾之形,便如新妇盛装,珠圆玉润,既往清高之姿,都化为雍容之态,。

    余慈虽不是真个色饿鬼,却也觉得秀色可餐,心愉悦。

    外间虚生低声来报:“老爷,八极宗的接引船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二人换船直趋游湖宴的会场。说是游湖之宴,其实此刻湖上的气氛已经紧张得要燃烧起来,前期的布置都是草草而就,若不是各方为了夺丹斗符,要调集人才,当是恨不能当晚就要“开宴”,而如今,也只是推后了一日罢了。

    再怎么“草草”,环带湖上伶伎的底蕴都在,如今正是彩灯高悬,丝竹入天,众多伶伎乘画舫而来,拼合成一处,虽还没有当真歌舞献艺,过门子的曲调,已经炒热了气氛,那些被困在周边的修士也来凑热闹,真当是逛庙会,游园子,彩声动天,也是对紧张布置的四个阵营的讽刺,可惜伤不到那边一根汗毛。

    余慈二人乘舟而来时,见到的就是这种景象。

    而这只是外围罢了,真正的央地带,如今正是四船合围,千舟连排,将天梁山岛层层围住,怕是连个苍蝇都飞不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