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章 灵动诸天 双鹤之谋(下)

    阴阳清楚地感觉到了,余慈抛出这具分身,不只是与他斗剑,这方天地也不是专门为斗剑开辟出的战场,而是一块巨大的沙盘或印纸,他在其每一次出剑、每一次移动,甚至是每一次呼吸换气,都在此间烙印,再被幕后幽暗的魔眼解析,一层层剥开,直至见出真意。

    是的,对方正在剖析天遁宗的法门,而且有了不复轮、熔影遁这样的接口,有很大的可能性解析成功,那时,他无疑就是天遁宗的罪人。

    可他明白又怎样?

    阴阳甚至不敢自我解脱,作为顶级杀手,他对天地法则体系的生死变化,也有超出常人的理解和感应,这一方天地分明已将相关的法则扭曲,他真的反手抹了脖子,难道就能死去吗?

    可能比现在的境况还要惨上十倍、百倍!

    宗门心法有将一切负面情绪都熔炼的秘术,可是任何秘术都有一个极限,当发自本能的情绪源源不断涌出来,像山崩海啸一般冲击心防时,他能做的也很有限。

    他真的累了,身心的每一处,都已被折磨到了极限,甚至于出现了幻听,有缥缈魔音,浮空而来,轻唤他的名字,初时还是模糊的,似是唤他“阴阳”。

    见并无触动,在短暂的沉默之后,声音开始变异,前前几声还含含糊糊,突然有一声,如轰雷惊震,直贯心室:

    “王漠!”

    阴阳陡然一激,仿佛有电光从顶门直贯脚底:“谁在唤我!”

    一声出去,他才反应过来,“王漠”不是他入道之前的本名么?

    这个名字已经有千年没有用过,以至于他有些时候,都会忘记,可这一声唤,却是直破心底最深处,将多少年来已如碎渣般沉入心湖底部的记忆和情绪翻腾上来,便如一条鲜艳的毒蛇,将他本就是摇摇欲坠的心境狠狠咬去半截。

    他大叫一声,嗓子不知怎地哑了,心神震荡,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在何方。

    剑气横空,正他前胸。

    心神俱丧的阴阳,已经不是一个冷静的杀手,连个躲避的动作都没有,便正面挨了一击,重重跌落,摔入湖,溅出大片水花。在层层加压的深水,他张了张嘴,湖水倒灌进来,他也没有挣扎,只是一个念头在混沌的脑海闪灭:

    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!

    阴阳没有在水沉底,也很快就是哗拉水响,他被一只无形的手提出水面,掼在湖岸上。

    余慈的分身近前,道袍清净无尘,没有任何激斗的痕迹,连那一把贯穿他身体数十次的四尺长剑都化为莲花开败无踪,仿佛之前就是一场幻梦。

    阴阳对余慈分身的到来全无反应,他仰面看天,眼睛大睁,让久违了十多年的阳光尽情洒在脸上、眼,任光线灼烤,手脚四肢却是动都不动一下,好像已是一具死尸。

    “天遁杀剑果然名不虚传,你在‘绝影三遁’上的造诣,也让人眼界大开,看在这两样的份儿上,我就多说几句废话:如今我需要暂时稳住天遁宗那边,少一些麻烦,你可愿助我一臂之力?”

    阴阳连眼皮都没动一下,如果能因此而激怒对手,得到解脱,正是他心所愿。

    余慈分身点了点头:“事情也不能耽搁太久,其实你已经做出选择,答不答应,不会影响结果,我只是觉得可惜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半明不白的话,余慈的声音越来越低,而阴阳则感觉到,之前那攻破他心防的呼唤声,越发地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而下一刻,天色暗了下来,却又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昏黑。

    一轮巨大的明月,几乎侵占了四分之一的天空,取代了眩目的艳阳,明照万里,其形为真界所无,但给阴阳的感觉,要更为真实。

    阴阳也在域外世界修行过,在各处大小世界,见过类似的月亮,而此轮明月,也给了他真真切切的实在感,应该有所寄托,倒是之前那轮艳阳,只是法则的投影而已。

    他虽已无挣扎之心,见识却还在,当下就看出来,这并非是幻术,而是虚空移转,将他从那一个无限接近于真实天地的世界移转出来,送入这与真界大相径庭的奇异虚空。

    这是哪个法宝的内部?还是余慈此人自辟的虚空天地?

    阴阳更愿意相信前者,可是,理智让他忍不住去揣想后者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涛声连绵,送来扑鼻的血腥气,此时他身悬虚空,想找一块躺尸的地方也不可能,目光投到下方,就见得无边血海,无数妖魔鬼怪从血海波涛挣扎着冒头,千万只疯狂迷乱的眼睛死盯着他,发出狂热的呼唤:

    “入魔,入魔!”

    “一入万魔池,沉沦无尽时。”余慈分身和他一起转移到此间来,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意已决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劝你,你也不必抱有期待。”

    淡漠的言语像刀子一样插进他胸口,阴阳以为他已经看穿看透,可此时心头还是猛地一窒,拷问本心,终还有不甘,终还有隐藏在最深处的一点儿冀盼。

    如果余慈再多问一句,他也不知道会不会迟疑,但此时,余慈只重复之前那句话:“这是你自己的选择……同样也是我的判断。说到底,只需借你影子一用!”

    阴阳一个恍惚,剧痛从魂魄深处爆发开来,像是刀子从上面划过,硬生斩去一块,他忍不住闷哼出声,随即背后被推了一把,直坠血海。

    还未真正沾到血水,扑面来的腥气已冲得五神乱离,六腑抽搐,而其狰狞凶恶,往复无尽的浊意戾气,就像是蚊蝇的细卵,直接种入他形神每个角落,随即滋生种种污秽凶物,啮咬不休,转眼就是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看着自家苦修千载,圆满无漏的长生法体败坏至斯,且将没有任何底线地持续下去,任他如何硬气,也忍不住惨叫起来,挣扎,他抬头去看,却见血海上空,余慈分身旁边,有一团模糊的阴影,正多角突峰,辗转形成了一个极其熟悉的轮廓。

    那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此时,余慈看都不看他一眼,领着那渐成人形的影子,飞上明月,随即隐没。

    阴阳发出尖锐的嘶叫怒骂,之前一切的定持之心,都烟消云散,可这时候,除了无尽的妖魔,滔滔之血海,还有哪个应他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