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章 灵动诸天 双鹤之谋(中)

    “你们只要能做成事,用什么手段,我不干涉,可你们是不是也该通报一声?通报也没有,到头来却说我不该来,冲撞了你们的布置,天底下的道理,还都给你们天遁宗占去了不成!”

    在自家金屋藏娇的院子里,苏双鹤还是比较放得开的,并不忌讳什么。

    而坐在他旁边的天遁宗修士,却是从容不迫:“苏城主稍安勿躁。要知目标在本宗划到丙一的级数,筹谋不当,带来的麻烦,咱们双方都不好消受,谨慎一些总是好的。当然,我们事先的预案没有做全,空耗了人力物力,这份损失,也由本宗担着,事后结算,决不会向苏城主讨要便是。”

    苏双鹤嘿然冷笑,从头到尾,都是这位自说自话,他怎么知道天遁宗在这儿扔了多少家底?如此空头人情,做得真是轻松。

    “庆长老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苏城主找本宗做事,要的就是个死人的结果,而且死在什么时候,也很是讲究,这一点,既然本宗接下了,就必然全力以赴去完成。至于通报什么的,着实是本宗的惯例。其实我也想劝一句,如今真界大劫未平,我们这些刀口上找生活的也就罢了,苏城主您万金之躯,就是第二元神什么的,祭炼出来也是花要本钱的,若没什么大事儿不如就在域外逍遥,等诸事抵定,再回来主持大局,岂不顺心?”

    这个话痨,怎么就投胎到天遁宗去了?

    苏双鹤实在懒得和这个天遁宗里专门应付雇主质疑的专业人士斗嘴,干脆化繁为简,只一句话:

    “把理由给我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且不但要讲清楚,还附赠一个消息,费用全免。”

    庆长老笑呵呵的,看不出半点儿来自杀手宗门的模样,倒像是一个与友人扯闲篇儿的半入土老头。可苏双鹤却知道,此人早已修炼到形躯无相无分的程度,呈现的一切都是外相、假相,最能惑人,故而不动声色,也不说话,就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“这次本宗派出顶级杀手阴阳,意图暗击杀环带湖上一名伶伎,叫冷烟的,哦,刚刚苏城主还提起过,就是那人没错。”

    苏双鹤眼睛眯起来,两条花白的眉毛便如仙鹤舒展的翎翅,边缘锋利,微向上挑,极具特色,但他还没有说话,等着庆长老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本宗的计划是,击杀之后,取而代之。这里面就涉及附赠的那个消息:那个冷烟娘子的另一重身份,就是近些年来,在北地颇为活跃的情报贩子‘白衣’!”

    这下子,苏双鹤眉眼跳了跳,有些疑惑:“白衣?”

    “苏城主远在域外,也听说过此人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似乎有所耳闻。”

    庆长老嘿嘿一笑:“有耳闻就好,免了我再解释的口舌。其实我要说的是,白衣此人,常喜男装打扮,性情与身为伶伎之时截然不同,飞扬直率,交游广阔,最有趣的一点是,她对同性非常有办法,这几年经常深入女子香闺,与之厮混,暗套取情报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庆长老看苏双鹤的表情就有些微妙,之前雪枝所言,大家可都记得清楚呢。

    哪知苏双鹤只是哈哈一笑:“我以前就说,冷烟娘子非同俗流,如今看来,真是个妙人儿!不过,贵宗为何要选她?怎么又停了手?”

    庆长老暗嘲一记“口味儿挺杂”,也笑道:“此人行事虽然诡谲百变,却多有任性而为之处,并不多么谨慎,之前找到的一个相好,却是本宗的外线,厮混得熟了,终于暴露了身份。至于为什么选她,实是目标手下多有绝色,那白衣实是觊觎已久,和几个得力之人,都有交情……”

    苏双鹤马上问道:“都有谁?”

    庆长老低声说了几个名字,苏双鹤霍然动容,又垂下眼帘,不知在考虑什么。庆长老则续道:

    “目标不管真假,总是天底下最喜养士的人物之一,阴阳此人,宜男宜女,又精擅惑神秘术,有‘白衣’的身份遮掩,可以神不知鬼不觉近身,一举得手。可惜啊,这条路难以再走下去了!”

    苏双鹤点头道:“确实可惜,我倒觉得,贵宗完全可以按这条线走下去,为何停手?与我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,目标有多么谨慎,苏城主你最清楚。而你多年不回真界一趟,每次回来,自然是引人关注,偏偏又是在敏感时期,敏感地点,由不得目标不多想。而且刚刚还得了一个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城主对那位冷烟娘子很是欣赏吧,若非本宗拦着,这会儿说不定已经和那姓余的对上了。”

    苏双鹤放声大笑,声震梁尘:“不成就不成吧,如今贵宗的手段我也算见识了,我相信,虽说一时有碍,最后的结果依然能让咱们双方满意。”

    庆长老也相应地给出几分脸面:“本宗也要吸取教训,有一条计策,要和苏城主商议之后,再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万里晴空,艳阳高照,这一幕情景,在阴阳既往时光,早已经看得腻了,视若无睹,可此时此刻,沐浴在久违的万丈金光之下,他却有与过往千年截然不同的感受。

    大口大口喘着气,对他这样顶级杀手来说,这种状态简直就是不可思议,可是没有办法,对面朵朵青莲,抱剑而立的道人,绝对是与他同级数,在剑道造诣上也不逊色的强敌,全神贯注与道人搏杀整日,又是凶险万端,顷刻生死的斗剑,纵然他是铁铸的,也有些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在成百上千回合的交手过程,他也赢过几回,可斩了这道人,对方随即便在莲花化生,依然长笑仗剑而来,可轮到他剑,却是血洒长空,什么骨胳、脏器都严重受损,越发地虚弱,显然,他不可能得到与对方同样的待遇。

    这绝不公平,可他没有埋怨的时间,而是必须要为自己挣命。

    已经连绵一日的时间里,阴阳已尽其所能,将宗门秘剑使到了极致,在天上、地下、湖,与那道人激战,生死磨砺之下,自觉已将剑意阐发到前所未有的境界,跨越多年未逾的极限。

    然而,这没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