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章 夺丹斗符 七情之妙(中)

    人的第一印象很是重要,如果二人照面后,余慈不由分说,当面指斥,雪姨虽然没法说什么,毕竟要激起厌恶之心;而若笑嘻嘻不当回事儿,又要嫌他轻薄。此时余慈语气和善,且又自然妥帖,再加上脸盘儿俊秀,雪姨松一口气之余,心思也多转了圈儿。

    “此子身架风仪都是上上之选,气度也很是了得,莫不是哪个门派的才俊,和冷烟对了眼,昨夜上船私会来了?看胡嬷嬷的样子,恐怕这情份存了不少日子……只恨那小蹄子还假正经,一直瞒我不提!”

    雪姨的念头有些偏了,这也是她以己度人——她原本也是伶伎出身,后来得了机缘,成就步虚上阶的修为,还傍了位劫法宗师,背景深厚,由此一跃而成了环带湖周边颇有影响力的人物。在玉尺社,也是说一不二,在社三位‘会首’,最有底气。

    由于过往那番经历,她对各位伶人都很照顾,尤其是这位冷烟娘子,其清高之貌,玲珑之心,依稀就是当年的自己,一来二去,二人就成了手帕交,平日里多有帮扶。

    此时见余慈风仪俊秀,依稀就是当年沉沦人下时,患难与共的情郎模样,只叹当年遇到苏家老爷,慑于劫法宗师之威,也是为了一飞冲天,半推半就,舍恩抛义,断了情缘。

    曾经夜深独卧之时,也有愧疚惶惑袭扰心头,多年以来,固然渐转淡然,可如今心绪一起,仍然有苦涩之味,缭绕心头,对眼前男子的感觉,不知不觉又颇是微妙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温知礼的男子,会不会重蹈她那位情郎的“覆辙”呢?

    应该会吧,冷烟终究不是寻常人物可比,其心肠的冷硬和决断,恐怕还在她当年之上。而暗地里盯着这位美人儿的强人,也不是一个两个,便是她家里的那位……真当吃几年的素,就能抹去嘴角的腥气了?

    越是这般想法,她对眼前男子的态度越是柔软,暗叹口气,将一份好感和怜悯,藏在心内角落,随即盈盈行了一礼:

    “原来真有了贵客,雪枝来得仓促,失礼之处,望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胡嬷嬷慌忙介绍道:“这位是玉尺社雪会首……”

    雪枝打断胡嬷嬷的话,微笑道:“冷烟与我姐妹相称,

    “我姓余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一边说话,一边感叹,貌似是玩过火了!

    雪枝此人,典雅姿仪之下,是极有主见的性格,之所以见面没两句话,就将念头歪到天边去,其实很大一部分,都是余慈导引之功。

    余慈也不是故意的,他刚在白衣身上窥得七情之妙,验证了醒来之后的重要推断,以他如今的境界和积累,一门神通自然而成,形之于外,针对的就是生灵情绪念头。

    该门神通以黑森林法门为基础,直指生灵形神交界地,但凡是在他界域之内,都要受到影响。而在天劫磨练下,他在虚空神通上,已经达到了此界绝大多数人都要仰望的高度,纯以心跳便能形成界域,而神通一成,更恍若天然,像雪枝、白衣这样的步虚强者,都毫无所觉。

    当然,人之情绪念头,最是多变,而本身也自具法理常情,一旦被“带偏”的念头走入死胡同,与法理常情冲突,受术者当霍然惊醒,故而此类神通除非是精心筹划,否则也只能惑人一时。

    正在余慈收了神通,准备继续介绍自己的时候,外间湖面上有人沉声喝道:“冷烟娘子可在船上?”

    胡嬷嬷心里又叫一声苦,也不知湖上已是这般模样,怎么比往日还要忙乱?忙向雪枝、余慈告罪,要出去应付。可新来这位要比她想象的急迫得多,话音未落,人就上得船来:

    “我家主人仰慕冷烟娘子已久,今日起了四门游湖宴,特邀与会……咦?”

    来人一怔,显然是看到了这边正站着的几人,雪枝和胡嬷嬷不说,余慈这个俊秀男子,就是相当扎眼了。

    余慈也看到进来这位,身量等,面目普通,然而行走间虎虎生威,似有一圈无形气浪溅射开来,充斥在狭窄的空间内,张力十足。而且看得出来,他不是有意如此,而是修为到了一定程度,天成的气魄。

    “这人……倒是不凡。”

    正打量的时候,忽有传音入耳,却是雪枝所为:“此人乃是八极宗孟都公子座下程济世,虽挂了个仆从的名份,实是八极宗第一等的强者,人称‘撼山将’,余兄弟不要轻视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目光在雪枝面上一扫而过,算是回应,又转到程济世那边。

    来人能不能撼动大山,余慈不知,但从眼前来看,并不是特别好讲话的样子。

    胡嬷嬷虽然心里发虚,可也知道这种时候,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余慈和程济世对上,只能硬着头皮站出来,挡在两人间,徐娘半老的脸上笑成了一朵花:“蒙贵主上看得起,由仙长亲来传召,我等不胜惶恐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她说出那个转折词,程济世已是嘿了一声,完全不理她这碴,虎目凌厉,在余慈脸上一剜,又转到雪枝那边,才缓和了些:“原来是雪会首在此,老奴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这声招呼也是不冷不热,程济世的注意力还是放在余慈那边。

    这一点,雪枝自然清楚,而且还知道,接下来两边冲突几乎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若换了平日,大约要冷眼旁观了,可如今心情绪正是复杂之时,眉头微蹙,已是脱口而出:

    “孟都公子对游湖宴着实也上心,通知了社不算,还派程将军你挨个招呼,湖面广大,这一圈儿下来,路程可不近呢。”

    程济世对她的态度有些意外,但语气还是平淡无波:“主上只让我专门来请冷烟娘子,至于其他,依旧还要劳烦贵社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无巧不成书。正好我来邀冷烟和余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程济世忽地来了一个话赶话,直接把雪枝的意图扭曲:“这位余道友很是面生,但气度不凡,想来也是一时之俊杰。我家主上最是爱交朋友,如今游湖宴将至,若道友能来,可同观冷烟娘子琴舞绝艺,还有那夺丹斗符之妙景,主客相和,岂不快哉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