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七章 生死之轮 计划一角(中)

    已经是午时分,但雾气未散,甚至更重了一些。相隔数里,仍然只能隐隐约约看到船影,船上的“青囊”找着一个机会,偷潜出来,至于船上发现少了一人后,会有什么反应,他一点儿都不关心。

    此时,天梁山岛上的天紫明丹争夺战,已经进入到了僵持阶段,在湖岛周边数百里宽的区域内,天上、水、岛上,各路修士该联合的已经形成了阵营,没有联合的则只能缩头藏身,或者被撵得和狗一样。

    据说共计九颗天紫明丹,有七颗散入了四个不同阵营,还有两颗落入了散修之手。阵营之间,正在进行磋商,意图暂时和平解决,同时也在抓紧搜索两颗失落丹药的下落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湖面上的大船巨舰愈发地蛮横,已经开始了最后的清场行动。

    所谓的清场,就是刻意往那些小门小户的船只上撞,每一刻都有人落水,每一刻都有人被碾成血沫。

    虽然被某人评价为“半桶水”,可每一家宗门炼制打造的巨舰,都是考虑周到,结构严谨,不管是对正常人、对生灵;还是对异类、对鬼物。

    像是碧波水府、纯阳门这样,名声比较好的,也大都会在舰身上布置击神、辟邪之类的法阵,撞破了哪个船体,碾碎了哪个修士,法阵激发,那些倒霉鬼十有**都是即刻形神俱灭,就是还丹修士,阴神跑出来的机会也很少。

    至于赤霄天这种杀性甚重,邪气森森的宗门,干脆就在舰上安了“阴狱”这类禁锢魂魄的阵势,还竖起了三阴旗,一旦碾杀了别人,直接摄起魂魄,丢到舰上,供三阴旗消化,增益法器威能。

    可不管“清场”的效果多么优秀,每死去一个人,天地之间总会多一些戾气,那是生灵临死时,负面情绪冲击的散溢,就算巨舰有清理的手段,可难以万全,积少成多,湖面上的雾气倒似更阴湿了些。

    这是可以目见的、可以感应的天地之间的变化,而在人们的感应层次之外,天地法则体系一直都在舒张、收缩,就像一个巨大的胃囊,以其独有的节奏,消化每一条生命死亡所带来的诡异能量。

    阴阳很喜欢这种环境,天遁宗以杀手为业,以杀伐为本,最擅长在死求活,在灭化生,这般环境下,战斗力当有很大提升,藏形匿迹的水平也会暴涨。

    当然,阴阳不准备去凑热闹,只是利用这个环境,把自己留在画舫的线索彻底斩断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擦着巨舰封锁的边缘,划了一个弧线,没入雾影深处,离天梁山岛战场越来越远。感觉着距离差不多了,他取出一枚传讯法剑,准备联系宗门。

    传讯法剑上,将画舫上计划失败的原因、余慈出现的消息,还有自己的意见建议都刻印了,估摸着大约一日后,新的计划就应该出炉,余慈是肯定不会放过,至于还要不要在白衣身上打开缺口,就不关他的事了。

    传讯飞剑放出,在天遁宗特殊法门的加持下,只在最初飞纵天外之间,闪过一道紫光,随后便倏然无踪。

    阴阳微微一笑,便准备找一处安静的地方,调整状态,后面宗门处置余慈的行动,他十有**,不会错过。

    然而才一转身,他背脊陡然生寒。

    抬头上看,虽是眼别无所见,可气机联系反馈回来,让他知道,刚放出去的传讯法剑突然就失了方向,在半空绕圈子,而且度越来越慢。

    双眸寒光闪烁,秘法催动,传讯法剑砰声粉碎,连带着里面的信息,一并消失。

    断去了后患,阴阳依然是如临大敌——确实是大敌没错,能够将此界飞遁度第一等的传迅法剑限制住,除了用那些无上飞遁神通硬来,便只有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真人界域!

    他没有幼稚地喝问“何方神圣”,而是在沉默,将身形遁入雾气深处,由明转暗。

    可是,才踏出几步,忽有大风吹卷,元气变化,方圆数十里区域,天湛湖清,正午的阳光破入其间,映照波光如鳞,哪还有藏身的环境?

    像是电光掠过,阴阳的皮肤上微微一颤,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这是对方的界域将其覆盖的表征。

    作为顶尖杀手,他本能地就分析界域的种类、根底,可是里面的信息含而不露,且特色不明,一时看不出究竟。而且很快,敌人的话音就传递过来:

    “堂堂真人之尊,身化异性,藏于婢仆之,所谋非小。”

    既然藏不住身,阴阳也不再多费脑筋,循声转过身去,果然见到湖面上飘飘然如凭虚御风的人影。

    余慈!

    虽然长着胡须,但其面部五官、轮廓与宗门留下的影像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上下打量几眼,阴阳也开口道:“果然是你,余慈,你那熔影遁和不复轮心法,从哪里来?”

    被叫破身份,余慈却一点儿也不吃惊,只是笑道:“天下剑道,殊途同归;世间生死,并于一门。你们天遁宗能成就此类法门,固然了不起,难得还管得了他人自悟吗?对了……这位分不清男女的道友,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想到画舫,本来要上前服侍,却被突然叫停的一幕,阴阳便明白过来,也知道恐怕在那个时候,他就已经失了风。但他也不恼,只是嘿然冷笑:

    “待我把你擒下,自有手段,让你哭爹喊娘就是。”

    虽然身陷界域,可剑修一脉,哪个不是这般应敌?话音未落,他连踏三步,身形竟然是在光天化日之下,化为一团模糊不清的影子,随即重踩湖面,就要以遁术抢得先机。

    可在他剑意深层锁定目标,行将出手之际,心头忽又重重一顿,眼前目标看似眼前,实则极远,距离的错位,不只是界域的作用,恐怕还有虚空神通……余慈根本就不在这里!

    念头转动之时,湖面上的人影果然如泡沫般消散。

    这是跨空投影,界域自成!

    阴阳脸皮抽搐,他所有的底气,都在于对自己近距离搏杀能力的自信,可眼前的情况,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。

    他只能勉力用言语相激:“无胆小辈,十年不出,原来是练成了这藏头匿尾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仓促之下,他也不认为能起什么作用,可虚空之,大笑声起:“天遁人,原来也是有眼无珠,我不是来了么?”

    阴阳循声转身,却还是不见人影,正要讥讽,忽见茫茫湖面,水天相接,远方山岛,如青涂墨染,有一人便似从画而出,踏水如平地,长吟放歌:

    “霜雪一洗江山净,放旷生死九垓远。从来天地无信道,何如人间种青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