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六章 隔岸红尘 天外云霄(下)

    在“客人”大笑之时,对白衣的钳制已经放松了,她趁势脱身,端正身子,却没有离开坐榻。

    虽然她对“客人”粗暴行为非常恼怒,更觉得这家伙是个神智不正常的疯子,可就算是个疯子,也是个实力强绝的疯子,其也透露出古怪的信息,让人忍不住想探个明白。比如:

    “什么是承启天?”白衣是真的问出声来,没有半点儿遮掩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“客人”扭头看她的面孔,直到这时候,白衣才真正看清楚对方的脸。坦白说,这人看上去倒也不差,至少脸型端正,轮廓俊朗,嘴边还留了一圈胡须,只是草草整理一番,有些疏野之气,而且,皮肤玉白,却是流动着某种奇妙光泽,似青非青,黑暗森森然透着寒意,深有邪异之感。

    虽然在修行界,修士的年龄很难确认,但白衣常年在江湖厮混,还是有一些把握的。这个“疯子”,要比想象的“年轻”许多。

    此时,“客人”与白衣的距离相隔不过数分,吐息可闻,其眼眸幽暗,便似能吸收一切的光线,也让白衣一时转不开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能如此说话,当真极好,极妙。”

    “客人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此间,本来是有其他的想法,可是看到了你,才转了念头。你可知道,你与其他人,是不同的?你的念头生灭,虽然也有取舍,但每一个形之于外的,都是依你真实心意,显于七情,喜怒哀惧爱恶欲,无不切,并无丝毫扭曲、涂染,相较于庸碌众生,便如五彩与素白之分,非常有特色。好啊,好啊!”

    听起来怎么有点儿罗刹教的味道?

    白衣近些年来,接触了不少罗刹教义,不过还是弄不明白,只是淡淡一笑:“天地间只有一个冷烟,自然是独一无二?”

    “客人”又一次放声大笑:“哪有这么简单?哪有这么简单……不过你说的也对,如你这般,正是独一无二,就是天地颠倒,法则错乱,再无承载之力,你也有很大的机会,在那生死存灭轮回。如此,连我都要羡慕呢。”

    白衣越听越奇,那什么生死轮回,又带着佛门的意味儿。

    而且,这人口气好大,明明是平常之事,却给他讲到了天外云霄去,且听他话音,倒似对天地法则都有深入的了解和掌握,确实是一位长生人无疑了。

    白衣垂下眼帘,眸灵光流转。此时,“客人”身外令人窒息的压迫力已经消失大半,她的心智恢复了正常运转,且因为前面的压力,状态更佳,又开始考虑,如何才能借此人的力量为己用。虽说眼下看来,风险很大,但她最不缺的就是胆气。

    之前的计划必须修正,还有那个杀手……咦?

    她的视线扫过腕上的手链,陡然一怔,不知何时,其上流动的血光竟然已经消失了,难道那杀手也感受到了“客人”的强大实力,故而离开了这条船?

    又或者,是见机敛去了杀意,重新潜伏下来?

    若是前者倒也罢了,可若是后面的情况,当真让人心头发寒。这种收发自如,连咒法感应都能遮蔽的人物,毫无疑问是杀手一行拔尖的人物,却专门针对她而来,就是以白衣的胆色,也觉得如芒在背,当下更坚定了利用“客人”,以驱虎吞狼的心思。

    眼下,新的计划还没有制定出来,但有一点,在此之前,肯定要留客的。

    此时因为之前“客人”的粗鲁举动,急匆匆赶过来的嬷嬷和侍婢已到了近前,却看到白衣与“客人”并坐在坐榻之上,纵不能说是言笑晏晏,话语投机,但也不是翻脸的情况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局面,管事嬷嬷习惯性地去看白衣的态度。而此时,“客人”已经先一步开口道:“今日你我相见,实是难得,今晚上,冷烟娘子就好好陪我吧,我们可以再聊一聊、交流一番。”

    旁边管事嬷嬷听得瞠目,虽然做生意难免遇到恶客,但像眼前这位“客人”作恶都理所当然的气派,也真是少见。不过,管事嬷嬷紧接着就看到,冷烟娘子颜色未动,眼波却已移来,竟是要她依言安排。

    管事嬷嬷暗叹口气,冷烟娘子虽是湖上伶伎,极清高的一个,平日里也机变百出,避过许多麻烦。可常在湖上,终究还是湿了鞋,碰到这种恶客,也是厄运难逃。

    念头随即一转,又有些庆幸:还好,冷烟娘子毕竟是心智不凡的,能屈能伸,若是真换一个“三贞九烈”的,惹恼了恶客,非但难逃一番折磨,恐怕全船的人都要给她陪葬。这种事情,在环带湖上,发生了也不只一回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管事嬷嬷激零零打了个寒颤,愈发地用心起来。短时间内,整个画舫上的人都给调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白衣却没有管事嬷嬷那些复杂的心思,她知道,为性命计,今夜无论如何都虚与委蛇一番,说不得要舍出些甜头出去,而这又能如何?

    不管是掮客兼情报贩子的“白衣”,还是在湖上行伶伎之事的“冷烟娘子”,都是既能玩弄别人,又可能被别人玩弄的特殊存在。这也是她刻意选择的,买定离手,愿赌服输。

    身不由己,被人压迫和掌控,当然很难受,也一定要反抗,这很艰难。可就是在这样的挣扎,她却能感觉到一种无以伦比的刺激,还有那跃跃欲动的兴奋感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样的心态下,她还能保持着极致的冷静,一直关注着腕上手链的动态。管事嬷嬷的“大动作”,倒是更有利于她的观察。

    可是,那个杀手再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真是麻烦的家伙。

    白衣心暗咒,同时眼波流转,问出一个早就该提出的问题:“客人远来,还不知高姓大名?”

    “一介散人,姓余名慈。”

    “余慈?”

    白衣讶然看去,与之同时,她腕上手链所缚青丝之上,血光再起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初二要断一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