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六章 隔岸红尘 天外云霄(中)

    掺着浓雾的黑暗,千百艘大小船只上,潮湿的木头和铁板摩擦,发出“吱吱吖吖”的怪音,而当漫无边际的湖面上,同类的声音汇聚在一起的时候,就与潮音水声混在一起,里面还掺着人们的呼叫喝斥,化为嘈杂的声浪,一股脑儿地塞进耳朵里,继浑浊的视界之后,在声音的层面,让身在局的修士乱了方向。

    紧了紧身上的披风,白衣唇边透出冷诮的微笑,此时才把视线转到观景台上唯一的人影身上。

    白衣眼波流转,身边小婢会意,停了下来,让她独自一人往前去。

    若在平日,画舫二层当是华光溢彩,歌舞升平,而如今因为客人的要求是远观夜景,船上悬挂的彩灯已经熄灭大半,光线微弱,只看到那人在坐榻上,很随意地前曲身子,单手托起下巴,看那边错乱的雾气乱影,乍看非常专注,却又像是在神游天外,以至于对“意欲结识”的佳人前来,都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白衣缓步上前,廊柱间的雪白细纱,吃湖面上强风卷起,在她身侧抹过,凄清幽寒,这样的背景下,那黑暗的人影,应该很有些孤独之感,才合气氛,可是她感觉不到类似的情绪。

    黑暗的“客人”,给人一种能够镇得住这片迷蒙天地的感觉,原因很简单:对方身外丈许范围内的纱帘,完全没有其他飞舞细纱的灵动,就那么静静垂落,毫无摆动之意,在黑暗撑开了一片独立的区域。

    倒是白衣,行走在廊柱之间,偶尔遭细纱拂身,青丝飞扬,似弱柳扶风,几不胜衣,仿佛是供奉给黑暗魔神的祭品,随时都会给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事实上,白衣真的听到了某种低沉凝重的轰响,就像是心脏缓慢的跳动,咚咚,咚咚,循环往复,永无休止。

    短短十余步的距离,白衣脸上讥诮的笑容,不知不觉消失掉了,代之而起的,是“冷烟娘子”惯有的平静姿态,很是冷淡清高。这是一种伪装,更是一种自我保护。

    她本能地感觉到,眼前这个“客人”,不是她能够以本来性情“玩弄”的对象。

    心理层面的攻守转换就是这么微妙。而实际上,她的心跳已有些失了平常节奏,被那古怪的轰响声带偏掉。

    “这人……”

    白衣一直都在心搜寻与此人类似的目标,可真到了跟前,她的心志却开始摇摆,思路被无形的障碍遮蔽,滞涩重重,难以贯通。这般情况下,不管是陪客也好,探底也好,利用也好,都不可能达到她希望的结果。

    而且,这家伙真的是来找女人的吗?

    如果此人现在出手,她恐怕连三个回合都撑不过去!

    已经走到那人身侧,白衣却突然发现了,她不知道下步要做什么,原本的计划已经无用,而现场的反应也是迟钝到了极致,以至于她竟然是呆在了那里,进退失据。

    此时,“客人”终于是转过头来,目光在她身上一扫,便拍了拍身下坐榻,示意她坐过去。

    坐榻虽是宽敞,但男女同坐,也是极暧昧的了。白衣虽不在乎,但对方动作无礼的意味儿,还是让她暗咬牙,被这股气一催,她心头总算转过一个圈儿,并没有依言坐下,而是施了一礼:

    “客人万福,冷烟拜见。”

    要是正常人,此时起码也要有所示意,客套一番也好,受了这礼也罢,总能打开话茬。而那“客人”的反应完全不在惯常的套子里。

    没有客套,甚至没有任何示意,白衣虽是低头垂眸,却也知道,“客人”的眼神直勾勾地落在她脸上,没有半点儿掩饰。

    正暗恼的时候,“客人”已经大笑起来:“妙,妙,今日在环带湖上,遇到你这妙人儿,竟是个意外之喜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又像个急色鬼了?

    念头微动,白衣面上自然就凝出一层冷意,正合了她“冷烟娘子”的名号。

    “客人……哎呀!”

    不等她把清高的姿态做起来,手臂上突然遭到极大的拉扯力量,将她硬往坐榻上扯去,那人的力量层次绝对远在她之上,以至于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,便栽到了“客人”膝头上。

    楼梯口的侍婢、嬷嬷都看到这一幕,传过来几声惊叫。

    白衣挣扎着想脱离钳制,可下颔又是微痛,被那人捏着,强转向湖面:“来,你看看,能看到什么?”

    白衣拍打着对方的躯干,却没有半点儿帮助,挣扎,裹束的披风散开,湖面寒气直往裙襦里钻,系带不知怎地也松了,可那人除了钳制住她的身子,捏着她的下颔,也没有任何别的动作,只是又问了一遍前面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人一定是疯了!

    形势比人强,白衣挣扎无果,连咬人都做不到,只能是强忍着满腔怒火,将注意力放到湖面上。

    此时,天梁山岛周围,巨舟大舰仍是湖面上的主角,在岛的四周,纵横来去。

    在那些庞然大物附近,雾气时聚时散,映着分不清源头的光线,就像是顽童随手涂画的油彩,说不定那里更浓重,哪里干脆就缺了一块。最要命的是,这种情况还可以无缝衔接,瞬间转化。

    往往有一船人,上一刻还在船头指点江山,一眨眼的功夫,就被雾气冲出来的巨舟大舰生生碾碎,而他们的肢体、血浆,也只能把湖水和雾气染红那么微不足道的一小片儿,很快又冲刷干净。

    距离过远,就算穷极目力,看到的也只有这些了。

    当然,作为修炼有成之人,白衣感应的范围和层次,要比单纯目见丰富得多。

    她把这些情况描述了一遍,“客人”只是摇头,白衣看那些嬷嬷、侍婢都指望不上,只能是咬牙道:“你又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客人”再一次哈哈大笑,笑罢却是长吟道:“隔岸红尘忙似火,当轩青嶂冷如冰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你看湖上这些厮杀,我却在看你,妙啊妙啊,原来妙处不在承启天,而是在人间界。不在法则内外,却在七情之。醒矣,醒矣!”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发完才从班上回家,也算下班前吧。

    现在说春节期间更新的问题。毕竟是婚后约束更多一些,所以可以确定的是,初一晚上更,初二陪老婆回娘家,肯定要断更了。初三恢复早八点更新。大概就是这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