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六章 隔岸红尘 天外云霄(上)

    在渐转严密的湖上封锁,想从内圈往外走,已经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。白衣的数次身份转换,其实就是在各路势力,给自己开一条路出来。

    最终,她化为一道黑影,钻入微寒的湖水,潜行了片刻,在混乱的湖面最外围,一处彩灯高悬的画舫阴影下停身,夜色和浓雾在彩灯的照耀下,形成光怪陆离的斑澜色彩,也成为最好的掩护。

    稍待片刻,白衣却是在水褪去衣衫,处理干净,才无声无息地潜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艘画舫要比刚才与色蕴所在的那处宽敞许多,也精致许多。其长有七丈,宽约两丈,仿楼船结构而建,分为上下两层,上层是开放式的亭台廊柱,游乐之所,下层则是船上众人所居。

    白衣赤着身子,便如从水浮起的水鬼,没有惊动任何人,就潜入到下层一间独立舱室。

    舱室以碧纱橱分隔内外,又布置屏风、琴台、香炉等物,甚是雅致,里间拔步床上,早放置好一套衣物,她却只拿起一件纱衣,随意裹着娇躯,回身在一侧琴台上一抚,清音袅袅,远远传递出去。

    不一刻,外间就有人声传来:“娘子,香汤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白衣随口应了声,将床上完全是做样子的书卷扔到一边,又伸了个懒腰,今夜的任务,已然是结束了。

    不提这回收入怎样,理所当然的,白衣放出的所有情报,都是半真半假,不乏有误导人的东西。真正无损的消息,只有将几个特殊渠道的情报综合在一起,用特殊的方式解析,才能得到。

    至于得到的人是谁,她知道一些,不知道的更多,永远处在一个半明不白的状态下,这才是牙人兼情报贩子应有的状态,一方面玩弄别人,一方面也让别人玩弄自己,在成就和危机之间,来回摆荡。

    自从十年前,出于临时需要,做上这一行,她就特别喜欢,一发而不可收拾。如今她常驻环带湖,明面有一个“冷烟娘子”的身份,厮混在倡伎优伶之,游戏人间,煞是快活。

    便如此刻,诸事完毕后,舒舒服服泡在香汤,放松身心,正是她最大的爱好之一。为此,还专门请制器师打造了一件云阳木拼合而成的汤池浴桶,可以保持水温,也可以随心意调节,且有滋养皮肤的效果。

    在氤氲的水烟暖雾之,湖面的喧嚣似乎都已经远去,白衣几欲就此酣然入梦,可才闭上眼睛,她手腕处,却是骤然一沉。

    白衣身体没有动弹,呼吸心跳都维持原有的状态,只是将眼睛睁开一条缝,透出的寒芒,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闲适和慵懒。

    在她腕上,垂下一条编织精致的手链,略显宽大,形制宜男宜女,平日里都箍在上臂处,自从她戴上那日起,就再没有脱下来过。

    此物其实是她担任此间主事人之前,由合伙人以其一绺长发,结合多种丝料,再以独门咒法加持的护身咒器。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,一旦有杀意针对于她,不管强弱与否、显隐与否,咒器都会做出反应,自动从上臂滑落,并标明对方的大概位置。

    有了这件咒器,白衣已经躲过了两次杀劫。可在自己长年的落脚地碰到这类情况,还是头一次。

    手链色彩斑澜,只有白衣这样熟悉法门的才能看出,原本作为编织主脉的青丝之上,正流动血光。以手腕为本人参照,血光在手链上的流向,就是敌人所在。

    “左下部……那是侍女居处。”

    白衣立时知晓,对手可能是以船上某个侍女的身份为掩护,改头换面,根据咒器的反应,对方正在接近之,不紧不慢,仿佛闲庭信步一般。全船上下,竟然没有一人察觉。

    真正让她心头发寒的是,对方不断接近,杀意也已经将她锁定,随时可能发动,可撇去咒器之外,她本人竟然没有任何感应。

    她几乎就要洒出神意,看看对方的真面目,但又强行忍住。

    船上范围狭小,主动感应,肯定瞒不过人,只能是告诉对方,她已经有了防备,谁知道那家伙会做出什么事情?不如这样待敌上门,再行雷霆一击……

    舱外忽地响起敲门声。

    白衣险些给惊得破水而出,几乎就要出手,然后才发现,是另有其事。船上的管事嬷嬷在外面说话:

    “娘子,外间有客人登船请见。”

    白衣本是暗咬牙,恼怒嬷嬷打断了她的蓄势,可再转念一想,却是心头一亮,找到了别的出路。

    她调匀气息,让自家进入伶伎应有的心态,以手撩水,发出哗哗的声音,这才懒散应道:“三更半夜,登船的都是恶人,哪来的客人?”

    这就是典型的伎家语,对外人,是欲迎还拒,挑弄人心之言,最能激起异性的征服心态;对自己人,就是一种暗示了。

    外面的管事嬷嬷负责船上的一切事务,虽说对她真正的作为一无所知,但多年来,默契肯定是有,当下就明白,这桩生意是可以做的。

    可不等她应声,后面就有人沉声道:“冷烟娘子可在?”

    “哎哟,你这人当真鲁莽,娘子的居处,你怎能乱闯?”

    管事嬷嬷给吓了一跳,转身就要阻挡,可那人根本不理她,对着舱室道:“里面的可是冷烟娘子?我家老爷有请。”

    来的只是个下人?

    隔着一层门户,白衣也知道外面那位修为不俗,可碰上这事儿,还是心暗恼。

    如此倨傲的客人,到船上呼来喝去,耍弄威风,最是讨厌,换了平日,她可能当即让人轰了出去,可如今,却是要借一把力,不得不应付一番。

    当然,她是绝不会轻易开口的,否则明日就要成了整个环带湖的笑柄,下一届的“玉尺”名伶会,她更没有胜算。

    当然,她是绝不会承认,在天梁山岛上败坏葛秋娘的名声,与两年前惜败于人有关系……

    有这样的心态,就是她已经完全融入“冷烟娘子”身份的证明。

    她女扮男装时,性情飞扬,胆大包天;而化身“冷烟娘子”时,却是冷漠甚至有些阴郁,这不是伪装,而是自然如此,连她自己都觉得惊讶,也能从找到更强烈的力量。

    外面那个下人语气倒是平静得很:“我家老爷北上游学,见环带湖上这般场面,便驻留观看。又感夜深天寒,单身一人,少了许多乐趣,见娘子画舫独在外围,意欲结识,故遣我来,请娘子登临楼台,共观胜景,也算谋一个缘分。”

    此人谈吐也颇是雅,只是“胜景”之句,配上当前湖面局势,不免就显出冷酷之根底。

    有仆如此,主人可想而知。大概是南国哪个宗门的首脑吧,颐指气使惯了的。

    冷烟娘子终究是伶伎之身,因为名气美貌,可以拿一拿姿态,但面对真正的强势人物,还是没有资格对抗的。环带湖上万千伎家,每年因为“意外”而香消玉殒的,绝不在少数,虽然也结了社,聚了一些力量,可真正能找回公道的,十不存一。

    片刻沉默之后,她冷淡回应:“既然如此,请稍待片刻。等我沐浴更衣,再与你家老爷相见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”

    外面的“下人”回了一句,便在门外等候。冷烟娘子面沉如水,而白衣则心松一口气,有这个修为不俗的下人把门,那杀手一时半会儿肯定是过不来的。

    再看腕上手链,那位果然已是发现了这里的变故,悄然折返。

    可她又怎可能让此人重新潜伏下来?

    白衣无声冷笑,也不管外面的“下人”,还有什么“老爷”是不是等得心焦,按着自己的路数,不紧不慢地沐浴,又唤过贴身侍婢,好好打理一番,足足过了两刻钟,才穿戴得当,缓步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当然,这已经是很照顾对方了。否则一个时辰都是少的。

    她终于见了外面的“下人”,却多少有点儿出乎意料,对方束发冠巾,面如满月,又蓄了长须,虽布衣芒鞋,却是颇有道骨仙风,换一身法袍,扮个道士决无问题。

    而此人修为,差不多是达到了步虚阶,眼金光如电,显然是阳神修炼到了极高的地步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被“请”了出来,她也不再刻意拿架,剪水眸光往此人面上一扫,轻声道:“这位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对方躬了躬身:“惶恐娘子动问,老奴虚生。”

    彼此没什么可多谈的,当下,一直被晾在旁边的管事嬷嬷带路,一行人往画舫上层的观景台上去。

    白衣心搜索,南方有哪个宗门的强人,能与虚生及其“老爷”对得上号,但一时半会儿也没有答案。再想到当前局面,还是有很多疑惑未解。

    杀手突来,她是得罪哪路强人了?

    白衣第一个想到的,就是色蕴。那位女修的态度极其反常,和过去妩媚圆融的性情大为不同,说不定就是傍了哪座靠山,或者被谁逼着过来交涉。

    此外,也说不定是哪条渠道出了问题,被人顺藤摸瓜,找到了此地。

    可能性很多,但白衣也没在上面浪费太多心思,现实的威胁极其紧迫,她最要紧的,还是要用好手的牌面。

    扶着侍婢的手臂,沿木梯登上观景台,湖面大风卷起,带来了嘈杂而惨厉的声响。

    这就是虚生的“老爷”所指的胜景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单位的没问题,总算发上来了,补昨天的,今天的争取在下午下班前发。要是一直这样,就太囧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