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五章 上中下乘 天紫明丹(下)

    世事变化之离奇,往往超出人们想象之外。就像那一片能割伤人手的牌子,当初无论是色蕴还是白衣,都没有太当回事儿,只是上面的禁制是论剑轩的风格,才引起注意,更多还是一轮交易的添头。

    白衣作为间人,只是一个承上启下的角色,货物不会在她手里停留太长时间,很快就会流转出去,而就是在流转的过程,出了一件怪事。

    白衣的上线买家在环带湖畔的“三环城”进行一次例行查验,可可不曾料到,可才一打开舱室,就在那严密封装,与外界完全隔绝的环境,突兀跳出一个人来,抢了牌子,夺路而逃。

    由于“货物”的特殊性,最初还以为是哪个被禁锢、或假死的修士“诈尸”,只惊得买家那边鸡飞狗跳,牌子本身没人在乎,可运送的“货物”,却是实实在在见不得光,否则怕是要面临“天下人共诛之”的恐怖局面。

    可回头再一清点,“货物”一个不少,且在追捕数日未果后,也没有出现秘密泄露的情况。倒是在三环城附近,出现了有关于“割手牌”的古怪传闻,说是里面涉及到某处秘藏,是开启宝库大门的钥匙。

    买家一方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,但能够转移视线,不管怎么说都是好的,故而也起了一些推波助澜的作用,可事态的发展,不知不觉间,已经远远超出他们的预料。

    半年时间过去,买家那边已经快要将这件“悬案”遗忘掉了,倒是关于“割手牌”的消息,已经悄然扩散到整个北地,牌子本身时隐时现,如果按传言的线路,差不多绕着北地三湖飞了几百圈,经常同时出现在七八处地方。

    当然,如今这形势,天大地大,度劫最大,“割手牌”的消息,也只是做为混乱局面的一角,挑动了些贪婪者的心思,还没有造成全局性的影响。

    直到白鹤真人炼制天紫明丹的消息泄漏出来。

    白鹤道人是一位北国知名的炼丹师,也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物。在一场事关“割手牌”的冲突,无意间得到了一道上古丹方,正是当前湖面上抢得死去活来的天紫明丹。

    当时,白鹤道人没有惊动任何人,暗地里在环带湖炼制。却不知怎地霉运当头,在第一次尝试时炸了炉,导致消息外泄,被各路修士围追堵截,最终困在了天梁山岛附近的水域。

    若只是如此,也还不至于引得今夜之盛景。

    关键在于,白鹤道人眼看走投无路,干脆孤注一掷,强行炼制丹药,就在两日前,竟然引发了一场龙虎交汇,风云聚合的天象,据说当时铮铮之音,有如金戈铁马,在湖底、湖面纵横来去,湖底鱼儿都翻上来,死了无数。

    丹分九品,药性聚而天象生,这是上三品的极致表征,当下许多势力就有些不淡定了。而这段时间里,消息又有所更新。

    查阅丹学典籍,可知天紫明丹乃是上古时期,一种特殊丹药,早在几十上百劫的漫长时间里,传承消亡。

    之所以如此,除了传承的种种意外,也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出在丹方自身。毕竟是上古时期,炼丹的概念都还不那么明确,名义是“丹”,其实并非是用来内服,而是祭起之后,抵挡天劫,然后炼化,算是一种特殊的渡劫法器。

    如果将这一点搞清楚了,会发现这一类丹药其实也就是那回事儿,并不因“上古”之名而放大其价值。这也正是各宗门对其不太感兴趣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但新近冒出来的消息,却在众所周知的基础上,生发出一个事实,赋予了它特殊的意义:

    天紫明丹是论剑轩“斩雷辟劫令”炼制的灵感源头之一!

    白鹤道人炼制的丹药,也不再是上古的本来面目,而是经过当年论剑轩强者在炼制“斩雷辟劫令”前后,改良之后的新丹方!

    这一点,在某位北地权威炼丹师观察丹药天象之后,已经得到证实。

    作为论剑轩独门的辟劫法器,斩雷辟劫令是将剑仙大能辟劫度难的“斩雷辟劫”剑意是封入令牌之,不管是谁,只要手持这枚斩雷辟邪令,便有一次可辟天劫的机会。其制法堪称天下独步,只有论剑轩高层,才能懂得。

    而随着轩形势变化,极致的雾化剑意,如今越来越少了,斩雷辟劫剑意能悟透并用出的都没几个,这宝物几乎就是用一枚,少一枚,其价值也是水涨船高,有价无市。

    何况这还是天地大劫肆虐之时?

    有一枚斩雷辟劫令,就等于是多一条命,性命有多么宝贵,众修士心自然掂量得清。

    天紫明丹虽然不是斩雷辟劫令,可按照正常的思路,从绝对可以观察到斩雷辟劫令的脉络所在,为此,天紫明丹的价值急剧拔高,也是最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“割手牌”和附属在它下面的“天紫明丹”,终于从模糊不清的传言,转化为有鼻子有眼的确切情报,堂而皇之地进入各个渠道,继而摆放权势者的案头上。

    如今千帆竞渡的场面,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。

    白衣的解释已经非常详细,可色蕴还有些疑惑未解:“天紫明丹是天紫明丹,就因为一场冲突,还有论剑轩的手法,就和牌子扯上关系?”

    “要么说,人言可畏……”

    白衣随口曲解了成语之意,此时,她看色蕴的眼神颇有些意味深长,但还是解释下去:

    “各处传播的消息拼接起来,已经是神乎其神,有人说‘割手牌’已经给用过了,有某个幸运儿,拿着它开启了宝藏,流出了一大批宝物,丹方只是其之一,不过,这个消息结合当前咱们的经历,还有市面上的供求情况,已经证明是假的。但还有一个消息,听着更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色蕴也知道白衣对她的态度起了疑心,可身不由己,还是暗咬着牙,继续询问: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那个消息是说,割手牌其实本就是宝藏的一部分,宝藏则早就给打开了,但因割手牌本身并不显眼,故而流落江湖,但不知怎地,被人发现了新功能,才引起了乱子。

    “据某个消息灵通人士讲,白鹤真人在走投无路时,曾叫嚷丹方就是从‘割手牌’上透出来,据说是剑气刺壁而成,还说每隔一段时间,那牌子都会放出剑气,随意留痕,每一道痕迹都大有可参悟之处,神妙无方。也许‘割手牌’才是宝藏之最关键的宝物,却因开启宝藏者买椟还珠,失落了这件神物……阿蕴你匆忙与我计较,是不是也发现了什么端倪?或者已经勘透了底细?”

    色蕴神情古怪,没有即时回应,其实是她一时间也找不到圆话的办法,更不明白,都到这种时候了,为什么背后的那位还如此沉得住气,又究竟是打什么算盘?

    见色蕴如此,白衣则哈哈一笑:“我明白了。阿蕴,我不过是个牙人,消息灵通,却无根无底,在我这儿,你怕是没有什么收获了。不过,看在多年交情的份儿上,我再问你一句,你的要求,还要不要报给另一边,以索取赔偿?”

    白衣的意思很清楚,如果色蕴不愿,她可以把消息压下去,这其实很是有情有义了——如此情况下,当真只有傻子才往这个漩涡里凑!

    可是,此时的色蕴只能用沉默来回应。

    “了解。”

    既然如此,白衣干脆利落地站起身来,道声“告辞”,以浊世佳公子的姿态,不紧不慢踱步而出,在船头一闪,便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色蕴感觉到白衣瞬间脱出了自己的感应范围,身上一激,从贵妃榻上猛坐起来,游目四顾,可不管是舱室还是船上其他部位,都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……魔君?”

    在她感应范围,没有任何针对性的目标。回答她的,也是湖面上惊天动地的大风声、撞击声、惨叫声,没有任何“魔君”存身的迹象。

    可是,色蕴动都不敢动,外面激烈的氛围,在她听来,当真如血海挣扎咆哮的万千魔头,将她重重包围,严密封锁,无数只眼睛死盯着她,露出獠牙,随后就是无止境的撕扯、吞噬。

    身在船上,至少还有一点儿虚弱的安全感。如果逃出去,她可能转瞬就要疯掉。

    色蕴垂下头,身子蜷成一团,像是个被抛弃的布偶,软倒在贵妃榻上。

    在飞掠离船之初,白衣就以独门手法,换去了那显眼的外衫,趁着湖面上的混乱局面,撞入因船只被毁,而叫嚣怒骂的人群。一路上连着换了几个身份,而每换一个身份,都有几个结识之人,也因此在湖面几条船上停留片刻。每当这个时候,就是她抛出情报之时。

    不同的情报,通过不同的渠道,以最快的度向四面八方传递,给了她丰厚的收益。至于给色蕴的承诺……且不说对方最终没有应允,就是应允了,难道她还会当真不成?

    指望什么,也不要指望牙人的品性嘛!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家里死活发不上来,到班上却没问题……真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