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五章 上中下乘 天紫明丹(中)

    半山腰的这一批修士,有几人都看直了眼,等他们回神,篝火边上众人,一下子少了大半,都是抢到了前头去。

    天助我也!

    牛老弟大喜跳起身来,扯着周兄便走:“快快快,趁此机会,咱们先避祸去吧。”

    周兄也知道闯了祸,此时比牛老弟还要不堪,顺势就起了身,却还弓着腰,想着趁乱离开。

    可这边才迈开步子,之前修士第一个撑不劲的,已是恼道:“你这货口无遮拦,惹人生厌。老子‘弱肉强食’了你,也不耽搁夺丹!”

    牛、周二人一起叫声“苦也”,那不依不饶的修士,身躯魁伟,如小山一般,但无需驭气,便自然飞举,乃是堂堂一个步虚强者,其神意范围覆盖十里方圆,锁定他们两个还丹修士,当真毫不费力,其音波入耳,已是震得他们颅骨开缝,脑浆沸腾,脚底下踉跄两步,险些就栽进篝火里去。

    “拼了吧!”

    周兄嘴巴虽臭,还是有几分骨气的,他转过身来,咬牙想冲上去,但下一刻,眼睛就直了。

    已经腾起半空的魁伟修士,脑袋蓦地一缩,几乎有大半个都给塞到胸膛里去,哼都没哼一声,便坠落地上,滚到了一边,其身上毛孔溅出血液,转眼扑满全身,等停下的时候,整个地没了骨头,有如一滩烂泥。

    而制造这一切的白衣士收回了手,笑吟吟飘身而下,仿佛刚刚一击灭杀步虚强者,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。其人面白无须,五官阴柔明秀,白衣如雪,当真是潇洒风流。

    牛、周二人早看呆了眼,当然不是说对方有多么英俊,而是步虚修士的护体罡煞,坚若精钢,就是其半成阳神、法体等,让他们二人去砍,都未必能砍得动。而这位白衣士,一举将其所有生机抹杀,没给对方任何机会,那种轻描淡写的做派,让人头皮发炸,心头生寒。

    虽然白衣士明显是站到了他们这一边,二人也不敢怠慢,慌忙躬身致谢。

    还没抬起头,就听白衣士轻笑道:“何必谢我?主要是你那些话,听得我很是爽利……别误会,那什么啃屎撒尿,粗鄙不堪,听听也就罢了。我是指前面几句,哈,当一回大豪、强人,感觉着实不错。”

    牛周二人面面相觑,但再一刹那,却是同时化为了木头桩子,尤其是后者,整个身子都是冰的,寒意冻结了骨髓,让他的思维都再难流动。

    只听白衣士道:“听你一回马屁,便救你们一回。不过接下来,便由另一位与你们说道。”

    大约是恐惧过甚,气血冲顶,周兄竟然又逼着脑子转了一圈儿,灵光一闪,猛地明白“那一位”所指何人,当下屁滚尿流,张口便叫:“饶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还在喉咙里,冷风切过,他的头颅已然离开了颈子,血光喷溅,而没有半点儿能落在飘带之上。牛老弟骇然回首,可他这个动作本身就是大错特错,他刚看到那位玄衣女子的身影,寒光再闪,给了他同样的待遇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瞬间,低沉的女音流入耳畔:“妾为直人,也无庸讳言,‘闻过则喜’,何其难也。”

    牛、周二人的残躯先后倒地,直到这时,篝火附近,还没有进入夺丹程序的诸多修士才反应过来,再看向白衣士和玄衣女修的眼光,已是彻底换过,尤其是对后者……

    “难道那女子就是‘断尺伶人’葛秋娘!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拜入了夏夫人门下?怎么转眼就名花有主?还是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噤声,不要命了?”

    篝火外围的阴影,还是有一些窃窃私语,又很快消失干净。而刚刚狠下杀手的“黑白双煞”,也没有再做太过分的事情,便由白衣士揽着女子纤腰,哈哈大笑,飘然而去,不知何往。

    而此时,天梁山岛上的夺丹大战,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,从半空传来的消息看,炼出那一炉丹药的白鹤道人,含恨而亡,丹炉损毁,其丹药分了几块,已经数度易手,还留在林间的修士被之前的事情分了心神,可谓是一步慢,步步慢,当下也没人能再忍着,纷纷离开,抢进战圈。

    至于篝火旁几具尸身,谁还理会?

    围绕着天紫明丹,天梁山岛上打得热闹,而在岛外,也是千帆罗列,万舟齐发,将周边水域围了一圈又一圈。至于里面最显眼的,当然就是那些如小山般的巨舟楼船,这些庞然大物,在湖面上纵横来去。

    不要看这些动辙数十上百丈的巨舟笨重,其实船上各处,都罗列阵势、符纹,巨舟本身,也是第一流的炼器师所制,拼接在一起。几个因素整合起来,就是长生真人,一时半会儿也破不开,在天地大劫肆虐的此刻,简直就是攻不破的堡垒。

    巨舟所过之处,其余那些舟艇,当真是碰着就碎,沾着便散,湖面上转眼就给清出了几个专供巨舟行驶的区域,再由随行在巨舟旁边的其他舰船充斥其间,拼接成占地更广的船阵,形成一道又一道的防线。

    在靠近天梁山岛的内层湖面上,刚刚双杀两边,摆出了十足威风煞气的白衣士,却坐在一艘普普通通的画舫舱室内,通过帘子,看湖面上,层层叠叠的舰只。

    “八极宗、碧波水府、纯阳门、赤霄天……好吧,都是一些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的半桶水。天紫明丹虽是号称能收纳天劫的一品外丹,毕竟还是‘号称’,根基不足,验证不明啊。”

    把湖面上的场面随意评点一番,白衣士再没有兴趣多送出一眼,转而面向舱内。一侧的贵妃榻上,玄衣女子斜倚而坐,单手支颐,似乎有些困顿,眯着眼睛,一会儿的功夫,差不多就要睡了过去,懒散得很,额上一绺发束垂下,没有半点儿之前连杀二人的冷厉之风。

    白衣士观女修在疲倦自然而然流露出的媚态,一时看得目不转睛,也食指大动,凑过去就去解女修的腰带,带子松了,上面衣襟自然就被坚挺的胸线撑开。

    正要再进一步,玄衣女修不耐烦地拍开士的手:“别烦我!”

    白衣士倒也不恼,就势坐在榻上,与女修腻在一起,轻抚她滑腻的脸蛋儿:“阿蕴这次回来,怎地精神如此不振?是受伤的原因吗?啧,也像是敏感了些,总不是……在外面偷人了吧!”

    玄衣女修连眼睛都不睁开,冷冷道:“不是秋娘吗?”

    “玩笑之事,你也当真?哈,还要多谢你帮忙……你也知我的性子,若真能得手,哪会在外面败坏她的声誉?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,夏夫人你也没能得手,所以一坏坏俩儿?”

    白衣士微怔,然后哈哈一笑:“阿蕴知我!天下上能如你我般,不受俗情伦理所扰者,何其少也,我以为夏夫人奇情绝代,当不同俗流,可惜最近一接触,啧……”

    “得不了手,你就毁人清誉,夏夫人岂能容你?”

    “容不了又如何?生于世间,不能随心尽性,还有什么乐子可言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士已解去头带发髻,当下青丝披散,如飞瀑直下,其阴柔面容,尽化为娇美颜色,竟然也是一位女子。她垂下头,青丝与玄衣修士面颊碰触,如帘垂遮,两人随即唇舌相接,咂咂有声,但很快,她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直至此刻,色蕴的唇瓣依然是冷的。

    在青丝所化的帘幕之内,那易钗而弁的女子眼神如寒星般明亮,盯着色蕴冷淡且疲惫的面孔,隔了半晌,方直起身来,束结发髻,很快又恢复到阴柔士的模样,仿佛刚刚的亲呢完全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“看来,阿蕴你真的有事儿,说吧,能解决的,绝对不会昧了你。”

    色蕴终于睁开眼睛,看着画舫舱室内,依然装饰考究的弧顶承尘,沉默片刻,方道:

    “白衣,我准备暂时洗手。”

    名为“白衣”的女子哑然失笑:“应该的,做了那么大一票买卖,还受了伤,休息个三年五载,都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在此之前,各类账目,都要结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按照咱们讲的条件,预留的款项全部返还,你是准备换成龙宫贝呢?还是直接以法器相抵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预留的那块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你曾说过,我在行事期间,所得的一切人、物,都以实际价值折算,就算一时看走了眼,到最后还会以原值补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过,不过我记得,之前咱们应该没有什么摆弄不清的问题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有了。半年前,我处理给你的那块牌子!”

    白衣微怔,随即奇道:“你知道那面牌子的来历了?是从这次的货物那边得来的?也对,上面的剑意禁制,分明就是那边的手笔,说来听听……等下!”

    她一串言语下来,突然话音转折,苦笑道:“且等等吧,那块牌子如今不在我手里,也不在另一边手里,间出了闪失。”

    色蕴眼神凌厉:“闪失?”

    观色蕴颜色不快,白衣也是无奈:“非是我虚言搪塞你,而是此间事太过离奇,你看这天梁山岛外,千帆竞渡,也与那牌子有些联系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