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五章 上中下乘 天紫明丹(上)

    按照季节,如今的北地,应该是一年温度最为适宜的春日,然而长年阴云垂压,遮天蔽日,气温一年冷过一年。北地三湖,最接近南方的环带湖,有些地方甚至还未化冻,夜间看去,水面漆黑如墨,触手冰寒,刺入骨髓。

    据传,上古时期,环带湖其实是一片巍峨山脉,后来地势变迁,化为一片东西直径达数十万里的内陆湖,但还有一些山脉特征,就是其水深差异极大的湖底环境,还有参差露出水面的无数个湖心山。

    有上古地脉盘踞,又有百劫之水浸染,环带湖的独特环境,生成了许多奇妙的天材地宝,许多修士都乐意在“湖底山脉”开辟洞府,制器炼丹,以求长生。

    尤其是天地大劫以来,环带湖深处,不怎么依赖阳光,自成体系的深水资源,更是引得无数修士从四面八方赶来,在此定居。

    最初几年还好,随着人数的增多,就算环带湖再怎么广袤,再怎么富饶,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僧多粥少的局面,浅水区那些比较容易采摘药材、宝物遭到了破坏性的采摘、发掘,一时难以为继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有人黯然离去;有人冒险前往更深层的水域,碰一碰运气;也有人干脆就做起了没本买卖,把偌大的环带湖搅得乌烟瘴气。

    此时的环带湖,正是最乱的时候。

    夜色浑茫,覆盖了整人环带湖,也是一日之最易起雾的时段。可在湖域西南位置的天梁山岛上,岛内篝火遍地,岛外千舟停驻,湖水倒映灯火,几若星海,迷离万端。

    更远处的水平面上,有如山巨舟,溯流而上,从河口进入湖域之,其上灯火辉煌,在渐起的雾气,撑开一个巨大的光圈,便如一头鳞片发亮的巨兽,无声游来。

    “妈的,这是第几拨了?”

    天梁山岛拔出水面近两百丈,周覆数百里,说是“山”,一点儿也不为过。其最醒目的特征,就是那恍若飞架桥梁一般的拱形山头,其内空,将山体分为两边,一曰东岛,一曰西岛。

    刚刚那一声骂,正是在西岛半山腰上,此处燃起一堆篝火,有几十号人围在火堆附近,三五成群,但或多或少都保持着一定距离,明显不是一路。

    由于地势高,这里的视野相当不错,且正好是看到湖河交汇之处。数个时辰以来,从河口处拥进来的巨舟大舰,不下十指之数,从其他方向来的修士,更不用说。区区数百里方圆的山岛、湖面上,各路修士怕是已经超过了十万人。

    “就是十年一度的‘玉尺’名伶会,也不是这种场面吧!”

    “丹是升仙梯,色是刮骨刀,两样摆前面,你选哪个?”

    “都选不?”

    篝火旁有人哈哈大笑,但响应者寥寥,显得特别突兀。那几个发笑之人,笑到半截就哑掉了,一时间冷汗潸潸,不多时便借故离开,惶惶然如丧家之犬。

    逼走了几个分不清场合的蠢货,篝火周围,诸多修士又低下头去,或闭目养神,或低声商议,气氛凝重,凛冽森然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环带湖也是沧江水系的一部分,其分出数十条河流,与沧江干流交汇,其,最宽阔名气也最大的一条曰“玉尺”,天梁山岛则是卡在玉尺河与环带湖交界处的标志性湖心山岛,名气极大。

    常年以来,由于人流过多,附近的修行资源早已经发掘得差不多了,更多的还是做为交易的墟集、游览的景点,想要畅游环带湖的游客,可以在这儿租一条画舫,直入湖心,期间揽红拥翠,指点水岸江山,最是风雅。

    由此兴起的“玉尺名伶”之会,赏花品艺,评鉴才情,每届的魁首,在真界都可直称“大家”,极具权威性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回,情况是大大的不同。

    当然,闲嘴的人里,肯定还有胆大的,依旧在那里嘀嘀咕咕:

    “这气氛真不友好啊,唉,两年前的‘玉尺名伶’之会,也是惨淡收场,据说得了玉尺的葛大家,当场将其击断,称‘名不符实,愧与前人并举’……也算是一位直人。”

    “北地愁云惨雾,谁还有心思去做那些虚活儿?葛秋娘是聪明人,断尺之举,还给她几分清名,转眼就成了夏夫人的三千门客之一,依附在飞魂城的招牌下面,岂不比在湖上接客强?”

    “你这张嘴,也恁损了些。人家葛大家是‘飞虹门’的弟子,向以舞艺为宗,什么接客……”

    “飞虹门如今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……灭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嘛!没了依靠,就算是‘大家’,早晚也是接客的角儿。只不过,之前咱们兄弟俩说不定也能有一亲芳泽的机会,如今投了夏夫人,恐怕只有那些大豪、强人,才能凑得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鞭子可是抽了一排人,刚刚还和此人说笑的修士,脸色发白。环目四顾,见四面虽是大部分人没有注意这边,但附近还有十多位移转视线,表情都是颇为微妙。

    像是离他们较近的一个白衣士,此时就哑然失笑,扭头与他身边朋友附耳说话,他的朋友却是一位极出色的美人儿,只是脸色略为苍白,偏是穿着玄衣黑裙,脸上表情淡淡的,虽是附和着士笑了一笑,但转脸看他们的眼神,却是冰冷得很。

    越看越觉得难受,修士只能低声提醒道:“周兄,周兄,且谨慎些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啊。牛老弟,不是哥哥嘴臭,其实这次天梁夺丹,你我兄弟要么是走运得点儿好处,一飞冲天;要么也就沉湖化土了,说点儿实话,又能怎地?再说了,更难得的话,我还没说呢。”

    “周兄!”

    “嘿嘿,牛老弟勿忧,这不是夏夫人的段子,岂不闻‘地上啃屎,天上撒尿,域外洗澡’?”

    便是俗语,这话也有些粗俗了,再加上周兄声音越来越大,一时间人人侧目。

    周兄还不怎地,那牛老弟倒是越发地尴尬,想不说话,又过意不去,只能硬着头皮问:“呃……这话怎讲?”

    周兄哈哈大笑,意气风发:“长生九境,有凡俗之境,指的是气动、长息、明窍;有登天之境,是说通神、还丹、步虚;有长生之境,正是真人、劫法、地仙。你看看如今这局面,凡俗世间,大劫之下,饿殍遍野,民不聊生,南方还好些,咱们北地各宗,也就只能照顾城池周边有限之地,其余那些,岂不若野狗之于荒野,嘿,能找一口吃的,管它是什么玩意儿!这不就是地上啃屎吗?”

    “呃,满目疮痍,令人心伤,周兄真是菩萨心肠……”

    牛老弟擦去满头冷汗,只能全力把话圆回来,一时无力再续,也不愿再接话头。可旁边那位白衣士倒是开了口,语气清朗出尘,颇有磁性,却毫无顾忌:

    “那撒尿何解?”

    周兄嘿嘿冷笑:“后面两条要连起来看。天地大劫,长生人为避劫数,都往域外而去,沐浴至粹玄真,不食五谷杂粮,吹风饮露,乘云气,御飞龙,而游乎四海之外……这不就是在域外洗澡?”

    他寻摘句,念得摇头晃脑,末了方道:“倒是咱们这一界,没了长生人镇压,什么牛鬼蛇神都跑了出来,想抓住机会,一举翻身。为此划线圈地,四处火并,与畜牲之属,撒尿划界,逾线则撕咬扑打的情况,又有什么区别?正可谓天上撒尿!”

    牛老弟面越听越不对味儿,冷汗潸潸之余,又一次环目四顾,只见夜间林地幽幽,篝火外围黑暗,好似有猛兽暗伏,只待冲杀出来。别说外面,就是附近几个修士,虽也有呵呵发笑,图个乐子的,但也有人脸上颜色不太自然,甚至扬眉竖目,想来已是自发代入。

    总之一句话,现在篝火附近的气氛非常非常古怪。

    作为萍水相逢的朋友,他已经尽够了道义,只可惜效果糟糕,气得为之倒仰,干脆就想甩手离开。倒是后来接话的那个白衣士,依旧兴致盎然,或者是别有用心,还在撺掇不休,连声赞叹:

    “周兄高论。”

    受此称赞,周兄更是高兴,口滔滔不绝:“如今世间纲常大乱,强者益强,弱者益弱,正可谓‘损不足以奉有余’,弱肉强食……”

    终于有人撑不住劲,冷笑道:“既然你也知道如此,就把老子把你给弱肉强食好了。”

    一言既出,篝火四面杀气横流,牛老弟哀叹一声,已经要遁走逃命。可在这时候,远远的不知谁叫了一声:

    “出丹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在天梁山岛的两峰之间空白处,一道宝光冲霄而起,光芒扩张,化为一个三足大鼎之形,其内部圈着层层烟气,烟有龙虎之形,咆哮翻腾,片刻之后,随湖面之风,异香流动,但凡嗅到香气的修士,只觉得气血轰鸣,全身便似涨了千钧之力,一个个心潮澎湃,也是扬声大叫,不吐不快:

    “出丹了,白鹤道人炼出了天紫明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