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章 雷霆之威 万魔之池(上)

    色蕴跪在地上,呆呆地看那个“僵尸”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僵尸”依然全身光赤,只有夜色和树丛的阴影作为遮掩,但相较之前,步伐明显稳了许多,他所过之处,由层层林木粗藤交错封锁、又以独门符咒加持的界域自发开裂,半点儿枝叶都不敢拂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作为巫灵禁苑的掌控者,色蕴当然能够感觉到,缭绕在“僵尸”身外,无可名状,又森然可怖的气魄。就像是一个无形的漩涡,巫灵禁苑的法度一旦靠近,就是彻底扭曲的下场。

    色蕴之所以如此不济,实是因为对方的气魄重压碾过禁苑界域,作用到她身上,直接把她压垮。她也已醒悟,刚刚患得患失,没能及时逃离,说不得也是对方的手笔——那气魄发于无形,勾动了心魔,将她陷在了绝境里。

    随着“僵尸”越来越近,色蕴越发地艰难,呼吸、心跳、情绪等等一切,都似是被一只无形巨掌揉捏盘转,完全没了秩序,她也彻底失了方寸,不自觉地向后挪,偏软着身子,站不起来,只在在草地上拖出一条歪歪扭扭的痕迹。

    背脊蓦地一震,色蕴撞在了身后的矮树上,没了退路。“僵尸”仍在不断靠近,在她散乱的目光下,黑暗化为了厚重的斗篷,在夜风摆动,遮蔽了一切,只有那一对仿佛熊熊燃烧的眼珠,将绝怖的恶念放射出来。

    色蕴彻底断绝了呼吸,倒是对方口鼻间之间,吐息如烈风,呼呼鸣啸……

    吐息?

    色蕴突地捕捉到了某个关键信息,以此为轴,原本散乱的意识重塑,眼睛也变得好使起来。她抬起头,仰看已经快要到十尺范围内的“僵尸”,终于是辨出色彩。但见“僵尸”的青灰皮肤,不知何时已经替换成略有些苍白、但已经可见血色的正常肌体,仿佛之前所见只是一场幻梦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从这个角度,勘透黑暗,正好能够看到,其胯间赘着的那一坨肉,分明出现了极其明显的表征。

    看那一坨肉,色蕴的眼神几乎拔不出来了,末了,一系列念头升起:

    这叫什么“僵尸”?难道眼前之人,修炼的是某种身化僵尸的魔功?如今杀够了人,又动了歪念头,才将魔功消去?

    天不亡我!

    若是樊清那等人在此,眼下怕是只想着如何自尽,以免遭辱。可色蕴却是心头一松,在修行界摸爬滚打多年,她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找到了一条可资利用,甚至能够扭转局面的路子。

    色蕴仍然显出恐惧颜色,努力调整呼吸,不断“向后退”,本是半蜷的纤长腿儿草丛间蹬了几次,似是下意识想借一些力量,以求退避。

    事实上,由于矮树树干挡着,她根本退不动,只能是掀动外衫,暴露出完美的腿部线条,足趾也因为紧张而勾起,纤细的青筋略微鼓起,愈发衬得肌肤如雪。

    这一番挣扎下来,她没退去半分,身子倒是挺直了些,可一边肩头却微有斜度,本属于樊清的外衫,质地细腻,乃是用冰蚕丝织就,浑不着力,就那么滑落半截,露出冰玉般的肩头,还有半边精致锁骨。

    她很快又伸手掩住,但因为这个动作,反而撑起了曲线美好的乳肌,还把衣衫下摆提起半截,丰盈大腿几乎全部暴露在外,可谓是举止失措,上下失守。

    此时,“僵尸”已经到她身前五六尺处,对修士而言,就是正常交流,这个距离也有些近了。

    近距离看,其人已经完全没有了“僵尸”的模样,可是那凶暴狞恶的气魄如故,眼炽烈的恶念燃烧如故,引得煞气垂流,压在色蕴身上,让她森森然如坠冰窟,五脏六腑都似要冻结了,脸上更似有小刀在刮动,根本不用伪装,她已凄声叫道:

    “魔君慈悲,饶了奴家性命!”

    那人又上前一步,因其身高腿长,一步就跨过四尺余,两腿间那一坨肉几乎都戳到了色蕴脸上。

    色蕴本能地向后仰头,想要避开,但因为树干的影响,只能是让身子挺得更直,肩颈胸腹形成的人体曲线愈发动人。

    她尽力维持着双方肌体的距离,再次开口,声音已是发颤:“魔君高抬贵手,色蕴愿做牛做马,回报您的恩德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那人终于停住了。

    扑面而来的煞气渗透肌骨,色蕴似乎被人用手探入胸口,攫住心脏,全身不自觉在打颤,但事情做到此处,她也积起了一些胆气,勉力抬头上看。因为距离太近,看不太清对方的表情,可由始至终,对方都没有开口发声,态度无法捉摸。

    倒是身体的反应,非常直接,如今与她面颊相距不过数分,狰狞丑陋。

    色蕴横行北地,声名狼藉,倒并非是常以女色惑人,而是心狠手辣,为修炼《五蕴阴魔经》虐杀了无数修士所至。虽也修炼媚功,但如何侍奉异性,经验也不太多。

    是不是要主动一些?

    看着眼前那笔直的不之物,她略一犹豫,微倾过身子,将唇瓣凑了上去。她动作柔缓,体内元气自然流动,随她情绪变化,刺激几个关键窍穴,身上很快散出一层薄汗,面颊飞红,星眸半闭,没有半分刻意之感,实是媚态天成。

    她动作再缓,数分距离能有多长?

    垂下的眼帘略微遮挡住视线,感觉着距离差不多了,她朱唇微启,正要用出媚术,却是碰了个空,再往前一些,还是如此。

    她心惊愕,忍不住睁眼去看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刹那,天地间轰隆一声巨响。便似是一道霹雳,直接在她头顶炸开,雷音贯耳,直接捣入心湖,让她灵台之上,也是颤动不休。

    不论世间何等媚功邪术,最怕就是至大至刚的雷霆之威,色蕴惨呼一声,但觉得全身气血逆乱,岔入别经,震动脏腑,转眼已是重伤,连阳神都受到损害。她向前便倒,可如此大的幅度,就在她前面的那一位,竟然还是碰不到!

    色蕴软倒地上,咳了口鲜血,挣扎着想起身再次乞求,但眼睛看到地面,立时就僵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