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章 心血共振 阴魔反噬(中)

    一声之后,余音散尽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盛桐等人彼此交换了一个眼色,他们都感觉到了震动的源头,情况已经很明显了,一切的古怪,都是从那具不知什么时候进入巫灵禁苑的死尸上来。

    他们心都十分警惕,飞天蜈蚣先是按捺不住,“哈”了一声,已在喉吞吐多时的丹毒喷出口去。

    飞天蜈蚣本就出身毒门,少时吃了一颗蜈蚣内丹,化为半人半妖,精擅百毒秘法,后来与色蕴合作,在沧江两岸猎捕修士,其间得了一桩好处,在某种秘法帮助下,吞噬一头千毒龙的精元,毒功已臻化境,若能做好准备,完全有杀死长生真人的能耐。

    色蕴与他合作惯了的,当下也展开巫灵禁苑的手段,将飞天蜈蚣的丹毒化入丛林草木之间,一旦形成界域,便自然渗透毒素。之前他们正是用这种方式,暗算了灵矫,使其剑意流转滞涩,最终擒拿。

    至于盛桐,面上不显,其实早将那一件几近十五重天的法器祭起,以秘法遮蔽。三人做好了准备,一齐往那边去,可没走几步,丛林簌簌发声,有一个人影,从交错的枝叶树藤迈步出来。其身形还算高大,但摇摇晃晃,似乎是喝醉了酒,又好似是重病缠身。

    盛桐看得清楚,那可不就是刚刚躺在地上,赤身**之人?此时这家伙依然是肤色发灰,如死人一般,但已经睁开眼睛,眼神幽暗空茫,没有焦点。

    飞天蜈蚣将神意感应落在此人身上,里里外外透了个遍,却是看不出半点生机,不由为之愕然:“难道是化成了僵尸?”

    盛桐对此人的身体情况早已了然于胸,此时再探,以他真人修为,甚至已经用上界域压制,也没有探出什么差别。依然是那些信息——生机破败,肌体寒封,仿佛是被阴魂厉魄格杀。

    没有出现差别,才是最大的问题所在。

    一具死尸,与一具走动的“僵尸”,怎么可能会一样?

    色蕴低声道:“谁认识他?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应,只是看着“僵尸”越走越近,观其行进方向,分明就是朝着他们来的。随着距离越来越近,飞天蜈蚣只觉得心里发毛,不自觉也压低了嗓子:

    “是不是感觉到咱们身上的阳气,想着吞掉什么的?”

    色蕴觉得有些道理,催动巫灵禁苑,将一个禁锢在地层深处的俘虏提出来,摆在“僵尸”前进的路上,哪知“僵尸”直接跨过俘虏所在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三人又对视一眼,向不同方向散开,而“僵尸”的前进方向依然不变,根本就不是对着他们任何一人。

    “古怪,当真古怪。”飞天蜈蚣喃喃自语,话音还含在嘴巴里,忽地心生寒。

    一转眼,就见到那“僵尸”莫名停下,扭转头颅,幽深空洞的眼睛分明就对着他,在最深处,竟是有两簇火苗微微晃动,光线暗弱,但正是这暗弱的光线,穿透无边黑暗,形之于外,可谓“神明之光”,决非僵尸之类所能具备。

    飞天蜈蚣只觉得头皮发炸,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,而下一刻,“僵尸”再转身,视线直指色蕴。远处,女修脸色凝重,周边丛林枝叶簌簌而动,将要形成界域,又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:

    “蜈蚣,是你的丹毒发作了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不好!”

    此时巫灵禁苑之,一切毒素的流转变化,都在飞天蜈蚣感应之,便在两人交流之际,他已发现,那些流布在空气、渗透进树藤枝叶之内的剧毒,不知受到什么因素的刺激,变得极其狂暴。这些毒素都与他的法力息息相关,引得他气血翻腾,一身毒功直有逆行倒灌之势!

    飞天蜈蚣一时间惊得魂不附体,想归拢压服气血,却是险些又岔了气,不用说,这定是那“僵尸”带来的古怪,忙呼救道:

    “快动手!”

    几乎与他的话音同步,虚空又是一声震荡: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这一回,色蕴正处在直面僵尸的角度,当下就看清了,震荡的源头,分明就是“僵尸”胸口,这是“僵尸”的心脏在震动!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再一声震音,色蕴的心口同时一跳,而这一记震荡之后,再无休止。

    “咚咚!咚咚!咚咚!”

    这是心脏的跳动的节奏,其实并非是多么清晰,但强劲而有节奏的震动,却是使得她全身气血都为之共振,反将自己的节奏迷失,一时间呼吸都不顺畅,气血运转更是受制于此,她试图强行扭转,却发现一身修为,在冲折变化,不知不觉就给压落三成。

    色蕴只觉得脊背生寒,当下周边枝叶盘转,化种妙道天成的符图字,遮蔽半边天空,巫灵禁苑界域已成,将自身护持,饶是如此,气血的冲折迷乱现象依然存在,她的修为也只回升到八成多一些,一旦动手,影响之下,实际效果恐怕还要给压低。

    她扭头看盛桐,只见那位长生真人早将重槌法器祭在头顶,界域全开,覆盖十丈方圆,面沉如水,显然也是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。

    能够压制真人界域的……唯有界域!以心脏的跳动,形成界域,以她的见识,实不知是何种法门,何种层次方能如此。

    至少,盛桐这个长生真人做不到!

    大劫法宗师如何?地仙如何?

    旁边忽地传一声变了调的惨嘶,色蕴一惊回眸,只见另一边的飞天蜈蚣抱着抱着脑袋,面目扭曲,似乎脑子里头有头妖虫在啃食脑汁。

    而下一刻,色蕴便看到,他抱着脑袋的双手,以至于全身各处,竟然开始融化,连肉带骨,转眼化为暗黄汁液,又蒸腾起雾。雾气腾起一头千毒龙的虚影,那是飞天蜈蚣尚未完全吸收的毒素真元所化,但就是这虚影,也是剧烈挣扎,发出无声的嘶啸,但最终还是催化成烟。

    至于飞天蜈蚣本人,早就化为一滩脓汁,什么不灭法体、阳神,都销蚀一空。

    “糟透了!”

    色蕴猛然想起另外一节事项,环目扫视,但见周边丛林,果然是大片大片地枯萎,那些毒素失控造反,先是反噬了飞天蜈蚣,然后就作用到整个巫灵禁苑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