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章 神憎鬼厌 巫灵丛林(下)

    盛桐的重槌乃是一件祭炼了八十八层,几近十五重天的法器,砸下之时,当真有破山透海之力。一槌下去,丹霞法衣固然是当世奇珍,千层霞光可辟刀兵水火,却也吃力不住,有溃散之相。

    铮声剑吟,在千钧一发之际,灵矫飞剑挑在重槌下沿,那一道剑光已经不见实体,只有森然锋锐之气,兼有强韧之性,竟是用极至精湛的驭剑术,将重槌以及所蕴的恢宏之力硬生生挑开。

    盛桐见状,一声不哼,脚下微动,挑了樊清起来,挟着雄浑大力,朝着灵矫直撞过去。而在灵矫侧后方,一直半死不活的飞天蜈蚣暴起,嘴巴一张,暗黄丹气扩散,笼罩三丈方圆,把所有人都裹在里面,而显然又是樊清受到更多的伤害。

    灵矫脸上早无笑容,眸寒芒凛冽,已然发怒。直至此刻,她都没机会弄明白,为何盛桐会冒天下之大不韪,反戈一击。

    樊清是她挚友,不可不救,她一边用丹霞法衣上的霞光缠住盛桐的重拳,一边用飞剑抵挡重槌,又再分心思,一记剑指探出,破开飞天蜈蚣的暗黄丹气,刺樊清心口,连续上百道剑气连环,撕碎并卸掉了盛桐藏蕴其的恶毒法力,不顾反震,又将樊清锁脉封窍,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见她如此做法,盛桐嘿地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不能说灵矫应变不得力,可她的修为本就比盛桐有一些差距,如今终究还是分了心,且将樊清救下,更是平添累赘。她素来以矫然飞动、奇幻多变的剑术见长,如此一来,便是舍去了最锋利的武器。

    盛桐岂会放过这个机会?他长吸口气,重槌之上显化出层层乌光符咒,大小虽没有变化,却是沉重了数十倍,再一次狠狠砸下。而以重槌为心,虚空扭曲遮蔽,元气流动都急剧变化,彼此相激,化为一层层符咒,连续摞下,大气轰轰作响,竟是将灵矫硬压在地上,双脚入地几近半尺。

    灵矫身上丹霞法衣晃动,霞光如水波般荡漾,可此时盛桐已经展开了真人界域,将灵矫彻底压制,更以己之长,攻彼之短,要的就是硬碰硬,连续数记重槌轰下。

    远方巡防组的修士终于发现这里出了问题,一时间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儿,只是循迹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是最蠢不过的选择,可灵矫没有余力阻止,盛桐则全不理睬,一门心思只往灵矫身上砸。

    势力是如此猛烈,被锁脉封窍的樊清,这时才刚刚落地,滚落到灵矫脚边,虽是被灵矫救下,却不知飞天蜈蚣使的是什么毒素,“哧”声长音里,她全身都爆出一层血雾,形貌凄厉之至。而就在血雾,一头形似蟒蛇,身躯两侧却生长有密密麻麻长足的怪物虚影腾起,扑面而至。

    千毒龙!

    不想竟在此时看到天魔十三外道之一,更因为那其毒素侵入,连丹霞法衣都没挡住,灵矫心神一个恍惚,剑气纵横,将虚影斩下,但剑意流转分明已出现了滞涩,最终还是着了道儿。而她也发现,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毒,还有毒素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深入腠理筋脉,内外毒素相激,来势愈发恐怖。

    灵矫知道事不可为,飞剑再度挑开重槌,卷起樊清,驭剑想走。哪知周边丛林,草木疯长,无数长藤、粗枝布下弥天盖地的大,同时那枝叶各自拼合,化为古奥符,排列铺张,压力直抵形神,竟然又是一重界域!

    两重界域压下,偏偏她剑意运转恰在一个滞涩的当口,盛桐一声厉喝,重槌轰击,硬生生撞破剑光,灵矫终于坚持不住,飞剑哀鸣一声,已受了重创,灵矫同样口鼻溢血,整个脏腑都在抖颤。

    周围那些粗藤嗡然而上,一个个都好比龙筋一般,剑气破之不开,就是破开小口,也很快恢复,更有无数藤蔓扑来,将她重重缠缚,连飞剑都不知卷到了哪里去。

    正挣扎之际,前面藤蔓倏然一分,盛桐穿插进来,施了辣手,重拳猛击她的小腹,五脏移位,随即固定,难以复位,显是一种非常阴毒的封禁之术。

    灵矫再咯出一口鲜血,再无抵抗之力,眼睛却是死盯着盛桐,眉心倏然开裂,祖窍剑芒骤闪,化为一道冰冷白光,穿透虚空。

    盛桐哪想到会有这般变故,当即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呼,吃剑气一击,他左眼贯穿,当即爆裂,更险些破入脑宫,这还是双重界域扭曲后的结果。剑芒折射,从他左后颈上穿出去,在后方化为片片羽毛似的光影,消失不见,而他整个脸都被刺入肌骨神魂的寒意冻结了。

    “雪落羽光剑……这是胡姒保护徒弟的后手吧。”

    丛林深处,传来色蕴的声音,盛桐捂着脸,半晌,忽然暴起,祭在半空的重槌狠击灵矫天门,槌力贯透全身,喀喇喇不知断了多少根骨头,神魂剑胎更是遭到重创,整个人都软垂下去,再无知觉。

    旁边飞天蜈蚣给吓了一跳:“盛桐你想让咱们鸡飞蛋打吗?”

    盛桐也是个狠人,虽受到重创,脸孔扭曲,却一声不哼,直接转身,冲入巡防组那边,当即惨叫喝骂声连成一片,显然是泄愤杀人。

    色蕴声音紧随着他飘动:“这些都是货物资源,不要弄得太难看了。且你那伤势,主要还是被剑气缠绕,也不是不能医治……别顶着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又有数根长藤飞起,其上有尖刺,破入盛桐后颈,几个抖颤,竟是将其颅骨的剑气吸出,那些长藤当即冰封粉碎,而盛桐一声低吼,已成烂血糊的眼眶,血光流转,细筋蹿动,显然是长生真人级数的强大生命力发挥作用,欲将眼睛重新长出来。

    “等此间事了,我再注入草木生机,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丛林深处,色蕴仅披着一件外衫,缓步走出,长腿光裸,肌肤雪白,紧要处时隐时现,勾人心魂。只是这边两位都不是此道人,对此视若无睹。

    飞天蜈蚣只对色蕴的手段感兴趣:“巫灵禁苑,虽只是残片,也是堪比法宝,好用得很,色蕴你能挣得这物件,实在是赚到了。”

    色蕴笑吟吟地回应:“知道好用,我多拿一样东西,你们也没意见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