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章 神憎鬼厌 巫灵丛林(中)

    神憎!

    听得这个名号,樊清心口猛然一揪,颤栗感从顶门而下,瞬间贯穿全身。

    神憎鬼厌之名,实是恶迹累累,凶焰滔滔,罄竹难书。其那鬼厌十年之前,不知得了什么造化,将幽冥九藏秘术修炼到六欲天魔之境,横行南国,无人能制,最后据说是在东华山大变之时,死于其间。

    而在那之前,神憎的名头还要在鬼厌之上。

    色蕴精通五蕴阴魔功,最擅长将有道行的女修炼化为阴魔之属,当年有一个获得《五蕴阴魔经》残本的南松子,已经能够在沧江两岸混出名号,色蕴只会更强十倍,当然,为修炼魔功害死的人,也要多出十倍、百倍不止。

    落在色蕴手的女修,当真是想死都难,由不得樊清不为之恐惧。

    色蕴完全把握住樊清的心理变化,笑声悠悠,就那么并膝斜跪,将樊清趴伏的身子缓缓翻了过来,让她枕在自家膝头,瑧首微垂,双眸妖媚明亮,与她因恐惧而大睁的眼睛对上。

    因为了色蕴的禁锢手法,樊清根本看不清对方的面目,只有那对眼睛,占据整个心神,只觉得那其烟幕重重,色泽鲜红,便如红纱艳帐,转瞬又似有明月升举,层层破开。

    这是色蕴精擅的一种瞳术,被这一对眼眸照住,樊清身上更无半点儿力气,心智昏蒙,那些“红纱艳帐”,实是象征着樊清本人心防,倒映在妖瞳里。清风明月之下,飘飞翻卷,吃那魔光穿心直入,在神魂之上嵌入魔纹。

    至此,樊清仅有的那点儿挣扎之力就彻底消散,双眸仍然睁开,却是空茫无所定向,仿佛失了魂魄一般。

    色蕴微微一笑,俯身下去,玫瑰色唇瓣与樊清唇齿相接,将其牙关打开,一颗早纳在舌底的丹丸滚落进去。同时,她扶着樊清后颈的手,将源源不断的魔气注入,只在女修五脏六腑滚动。

    樊清意识虽已丧失,还是有本能的反应。色蕴这一手,让她很是痛苦,眉头蹙起,身子蜷缩,肌体抖颤,顷刻间便溢出一层汗水。

    还丹境界以上,已经没有排汗的自然需求,出现这种情况,乃是遭遇损伤的应激反应,流出的都是元气,出一次汗几等于是受伤,使她身体愈发虚弱,而流出的汗水,则有一道极淡的流香,挥发出去,与这片丛林的气味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色蕴脸色也有些红晕,气息起伏不稳,消耗颇大。她也不休息,伸指点在樊清眉心,打入五蕴阴魔经一门控魂秘术,这才满意,拍了拍樊清腰臀处,让她起来。

    樊清撑了下身子,缓缓站起,动作初时还有些僵硬,但很快就恢复正常,便是眼神都重新凝聚,只是非常沉默。随后就举步前行,朝着丛林深处元气动荡的方位行去。

    “顾门主这回好慢,盛前辈比他还慢。”

    数十里外,灵矫已收了剑,指挥修士处理攻下匪巢后的种种事项。但她心思跳脱,实在不怎么擅长这种善后之事,且这里伤员太多,那些被掳来的修士,个个受伤不轻,她这边只七个人,实在照顾不来,故而对盛、顾二人颇有怨言。

    话音方落,她心有所感,只见丛林间一个人影飘然而至。

    “咦,樊师姐怎么过来了?”灵矫早对手边的杂事不耐烦了,当下就找了个理由,“那边说不定有事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其他修士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,哪有空理她。

    灵矫飞纵过去,远远就打招呼,她和樊清已有七八年交情,关系极好,樊清加入巡防组,都是她一力相邀。不过这回,樊清似乎心情不太好,没有即刻回应。

    往后面看了下,没有顾执的影子,灵矫有点儿奇怪:难道那边真的有事儿……

    一念未绝,她背上长剑铮声鸣响。

    霎那间,灵矫脸上笑容消去,身形倏止,同时喝道:“樊师姐止步!”

    樊清根本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,相反,度还是激增,向着她冲击而至,半途,已经拔剑,剑气丝丝作啸,锁定了她,凌厉凶狠,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灵矫弯弯的眉毛皱起来,背后长剑化为一道强光,冲天而起,剑气嘶啸,正正劈在樊清刺来的剑尖处。后者来势凶狠,其实精气神散乱,只是一个空架子,哪能敌得过,当下剑器脱手,整个人都抛跌开去,撞在树上,随即委顿下去。

    飞剑无声回鞘,灵矫冲前几步,又谨慎起来,小心翼翼来到樊清身前,气机先一步探入,只见女修神思昏昏,全身气血升降逆乱,以至于瞬息出了一层薄汗,虚弱至极,已经再无行动之力。

    灵矫眼神锐利,往丛林深处,樊清过来的方向刺入,论剑轩独有的搜魂秘术便如无形的剑光,飞游盘转,直趋百里开外,却没有任何发现。

    顾执,还有那个救下的受创女修,都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顾门主是步云社的坚,是组里临时请来,嫌疑很小,只有那女修……”

    正想着,身畔又一声闷响,回头去看,却是一个身躯瘦长的修士被人从天上硬掼下来,骨头都不知摔断了几根,已经陷入昏迷,正是飞天蜈蚣。盛桐紧接着赶至,见了樊清这模样,眉头也是大皱: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灵矫将前面的变故说了,与之同时,盛桐也将神意感应铺展开来,他堂堂长生真人,千里范围亦在掌顾之间,但后面也是摇头:

    “不见半点儿蛛丝马迹,嘿,我看看樊执事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也去给樊清把脉,才探了片刻,便是咦了一声:“你来看。”

    灵矫依言上前,刚看到樊清的脸,却见女修眼睛倏然睁开,其两轮圆月升举,牵引心神,令人难以自拔。

    一惊之下,灵矫心慧剑斩去虚妄,本能后退,同时身外层层霞光泛起,叠起千百层。

    “丹霞法衣,果然名不虚传!”

    盛桐的赞叹声里,一记重拳便如毒龙出水,从她腰胁处攻入,千百层霞光喀喇喇扭曲破碎,后继又有千百重翻起,可紧接着头顶一声霹雳,盛桐与飞天蜈蚣交战时都没有使出来的重鎚法器轰然砸下,声东击西,瞬间打落顶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