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章 沧江防线 东华迷途(下)

    魔如点、江如线、海如面。

    三条防线,东华山的封魔防线,虽在南国腹心之地,却被各门阀大宗四面围起,算是独立的一点。

    东海防线,则因为罗刹教、飞魂城、论剑轩,还有海商会等种种势力领域的挤压,分成各个区块,形势好的时候,就像巨大的磨盘,一应天魔、外道还有那些异域生灵,都给挤成粉末;可形势差的时候,又是各自为战,风雨飘摇,看得人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至于沧江防线,从断界山起步,直贯东海,切过几乎整个东方修行界,为的是防御愈发混乱的北地魔劫,整个南国,几乎都是他们的后方,也正是有南国千千万万修士源源不断的强者支撑,才能支撑得住亿万里的漫长防御阵线。

    巡防组发现的虚空甬道,最有威胁之处就在于,一旦异域邪魔找到此处,或者是类似的所在,各门阀大宗对东华山的封锁就将不攻自破,源源不断的魔头、凶人冲杀出来,沧江防线有腹背受敌之虞,而相对稳定的南国后方,则可能在此袭击下,突然崩盘。

    能加入巡防组的修士,没有一个蠢蛋,见到这般情况,一时间都是想到两条战线“贯通”的后果,当下就有人说话;

    “这等情况,出乎意料,必须要快些上报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用秘讯通报了情况。”

    盛桐倒还保持着平静心态,他道:“这里既然在东华山区,大概一会儿就有人过来收拾,在此之前,那些水匪还要我们处置,不要分心旁顾。”

    他是巡防组的首领,一言既出,众修士都是应喏。

    顾执暗点头,这一位虽说一贯与大宗门不睦,事情临头,倒也知道轻重。

    只听盛桐又道:“既然有人被掳,咱们不能见死不救,但也不可让贼人鱼目混珠,对另一个匪巢下手之前,先问出那些被掳之人的身份、样貌,以便临机处置。”

    众修士皆称善,当下又对擒住的匪寇用刑,什么搜魂迷心之术,虽是霸道,一时也顾不得了。不一刻,便有人将几个匪寇透露的信息,搜得的记忆拼在一起,印在玉符,巡防组每人都得了一枚。

    顾执大略查看一番,信息已经做得足够详实了,绝大部分被掳人的面目、来历都从匪寇记忆搜检出来,避免错认。他点头道:“这支沧江匪果然是近段时间祸乱大江两岸的罪魁祸首,很多案子都能与这个名单对上号,能剿灭这么一支匪寇,盛前辈等也是功德无量。”

    盛桐嘿了一声:“未竟全功,谈什么功德。”

    说罢,也不再废话,按照得来的情报,领着巡防组在丛林迅穿行。因为审讯,他们已经耽搁了一段时间,另一座巢穴的匪寇说不定已经得到了消息,不管是攻坚也好,还是拯救人员也好,难度都是大增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支沧江匪的头领,据情报也不过就是步虚上升,盛桐乃是实打实的长生真人,在短时间内的爆发性战斗力,可以彻底碾压对手,更别提还有一位灵矫在。

    作为论剑轩的精英弟子,灵矫踏入真人境界的步伐虽因为天地大劫降临而放缓,但其战力,绝不比寻常的长生真人逊色。

    “胜利没有悬念,只是能救出几人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顾执继续看玉符里的信息。被掳的人里面,各宗各派、包括散修都有一些,男女均有,乍看没什么规律,可若再究根底,他就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:

    被掳的几人,显然是剑修多一些,或者说不是剑修,却精擅剑道……剑术在真界重新流行了吗?

    正思忖着,前方丛林隐约传来异响,听起来像是女子的哭叫声。而等顾执听到的时候,盛桐和灵矫早就做出反应,盛桐伸手,前方丛林霎那间倒伏,哗啦声,分出一条宽有四尺的甬道,灵矫身外剑吟,也不见她拔剑,便有微亮的弧光就顺着甬道切入。

    那边声息倏然断绝。

    等众人赶过去,只见丛林甬道尺头,一排矮树被齐刷刷扫平,有人影压在上面,只穿了一件外袍,露出两条大毛腿,此时却是头颈断开,神魂也给杀灭,已经是死得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同时遭了盛桐和灵矫的攻击,这人了结得实在干脆。

    不过绝大部分人的眼神,都落在另一边。

    在撕裂的丛林甬道边上,还有一人,却是个女子,正趴在地上,双臂很诡异地抱着一株矮树,已经给摩擦得破皮见血,身上衣物,比死掉的男修还要不堪,除了上身一件半裹的亵衣,再无其他遮掩。

    从众修士这个角度,可以看到圆丘如月,虽是蹭了些草池泥土,那弧线依然是美妙动人,而且,再细看的话,还能见到那阴影之地,便如周围草木丛般,狼籍一片,之前发生了什么事,傻子都知道,不免勾起种种复杂心思。

    灵矫上前察看,眉头皱了下,对后面众人示意,确实是受掳的修士之一。

    看眼前这情况,应该是那匪寇将掳来的女修拉到丛林深处施暴,收到警讯之后,想往回赶,却不想到那女修挣扎起来,耽搁了时间,使得那匪寇被发现,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顾执作为这里最专业的医者,上前探脉。观女修身体状态,便知道这段时间在匪巢,受尽了折磨,又因为刚刚的挣扎,导致匪寇在她背上连轰了两记,劲透脏腑,此时伤势不轻,且因刺激之故,神智昏沉,情况很是糟糕。

    可这时候,盛桐却道:“也算这女子有运道,其余还在匪巢的,连性命都未必能保全,大家就不要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听来有些不近人情,不过总还有些道理,众修士都是无话。

    但盛桐话锋一转:“这人也不能不管,樊执事就留下照看吧,也请顾门主耽搁片刻,给诊治一下,回头若是清醒了,不妨问问匪巢的情况……聊胜于无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安排,虽是分了兵,但人情味儿却是扭转过来,众人都无异议,顾执缓缓点头:“就按盛前辈所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