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章 沧江防线 东华迷途(中)

    顾执蹲下身来,仔细察验:“全身不见伤痕,五脏六腑完整,唯有生机破败,应该被某种攻杀魂魄的道术灭去神魂,还有他肌骨之,寒意如冰,阴气厚重,莫非是遭了哪个阴魂鬼王的毒手?”

    一侧盛桐问了一句:“不是给毒杀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盛桐不再开口,似在思忖着什么。顾执也有些疑惑未解,这具死尸裸死在丛林,已是一奇,春身下及周边草木,并没有压伏之状,而是曲折生长,旁枝侧出,把尸身绕了过去。

    观其形态,尸身倒像一块石头,在此间草木生长之前,就摆放在此,以至于导引草木形态……真是古怪。

    正疑惑之时,却见一只雪白手掌摸在死尸胸口,很是好奇地摩挲两下:“看着要烂掉了,其实还很硬呢。樊师姐,你也摸摸看?”

    “唔,我还是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幽暗丛林,两位女修清灵美妙的声音,布下一层诡异且让人哭笑不得的氛围,能做这样的事,说这样的话,也只有灵矫一人而已,另外那位“樊师姐”,险些就给她带到沟里去。

    经她一打岔,顾执也不再多想,笑着解释道:“这就是阴气作用的效果,因其过于阴寒,腐殖之物难以生存,肌体只是被阴气逐步消磨,看起来有腐朽之状,其实硬如铁石,如果将其埋在幽冥阴穴之,受阴邪之气滋养,不出十年,可能就要化为一具僵尸,为祸人间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处理掉。”

    旁边盛桐冷冷道了一句,因为灵矫关注,他就厌恶,而刚刚明明还是很感兴趣的……真是别扭。

    顾执心暗笑,正要开口答应,丛林深处,忽然响起一波杂音,听上去好像是许多人哄堂大笑,在静寂的夜色,传出极远。他微微一怔:

    “果然有人,而且不少。难道,这里是哪支匪寇的巢穴?”

    “极有可能。”盛桐也将注意力放到远处,“这一年多来了,沧江两岸修士遭毒杀、或者莫名失踪的事件,频率太高,距离跨度也大,若只是一人,或三五人,未必支应得开,若是一群匪寇,就合理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沧江匪吗?”

    在天地大劫兴起后的这些年里,对南国修士,尤其是加入沧江防线的修士来说,有两类匪寇,最是讨厌。一种是沧江匪,另一种是东华寇,都是借特殊环境,躲避围剿,不断做大的典型。

    沧江匪难剿,是因沧江广阔、秘府暗河不计其数,有些匪类,根本就是江异类修炼成道,更难以抓捕,这一支的历史可谓是“源远流长”,历劫历代,都剿杀不绝。

    至于东华寇,自然就是依靠东华山,其历史就短得多了。

    因为当年元始魔主本源之力落入真界,以东华山为心,扭曲虚空,将真界天地虚空弄得一团乱麻,至于东华山这样的核心地带,更是在内外撕裂无数孔径,彼此穿插,复杂万端,一些匪寇从找到了一些规律,神出鬼没,据此躲避剿杀,十年下来,已成气候,很是让人头痛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什么匪,什么寇,既然找到了他们的老巢,就是天意欲行杀伐事,也是送给咱们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盛桐是目前长生修士里,少有留在真界的人物,虽说在实战,受天地大劫掣肘很多,可身份地位摆在那里,颇有一言九鼎之效。他带的这一支队伍,名曰“巡防组”,不算顾执,共计九人,随便拉出一个,都是步虚修为,也是长年厮杀在一线的强人,自信心是绝无问题的,听盛桐发话,眼睛都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着,这边应该没有长生人,咱人先在外围观察一番,只要确认这消息,便直接攻入其营地,一鼓作气击溃掉,再分别追杀。如果受到阻碍,就如此变阵……”

    盛桐几句话吩咐得清清楚楚,其实他们这些人早已经做惯了这等事,各种流程都在心,盛桐也只是再强调一下。

    他所率领的巡防组,在天地大劫当头,诸多长生人飞往外域的情况下,已经是一等一的精锐,既然杀入敌方老巢,很是雷厉风行,当即便潜行过去,见里面确实没有长生真人,便放心大胆,一路杀去,当真是出柙的猛虎,不过半个多时辰,便将这一窝匪寇剿灭大半。

    其间,顾执也跟着一块儿行动,至于尸身什么的,早抛在脑后不提。

    丛林广大,那些匪寇又都熟悉地理,终究还是逃走的,巡防组的修士也不急着追赶,抓起故意留下的几个活口,施展手段,审问这一片丛林的位置,以及匪寇掌握的虚空孔径变化规律。

    盛桐、灵矫、顾执三人居而立,将其余修士收集的信息归纳整理:

    “果然是沧江匪,头领还叫什么飞天蜈蚣……此时却是在丛林另一处经营的巢穴,里面还有掳来的修士。”

    “通往这处丛林的孔径,就是飞天蜈蚣发现,作为巢穴使用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的匪寇都被限制,不准越出五百里范围,周围还施加了封禁,他们也不知道这里究竟是何处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些年来,时有震荡传递而至,这些匪类,也有聪明的,做出一些猜测……”

    顾执啧啧两声,将那推测直接道出:“那些震荡,十有**就是长生人对战所至,而近十年来,此界还有长生人连番出手大战的,只有一处……”

    盛桐瞥他一眼,冷哼道:“东华山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三人都静了静,片刻后,顾执才道:“虚空甬道从沧江直入东华山,一下子穿过数百万里虚空,便是在此时真界,也是少见。更别说……嘿,局面复杂了。”

    元始魔主本源之力以东华山为心,引得虚空混乱,整个真界都受影响,更不用说这一片核心地带。众多域外天魔,甚至还有些古怪的域外、乃至于其他世界生灵出现,魔门还常来捣乱,弄得乌烟瘴气,一旦那些魔头、异类从这里杀入真界,就是滔天大祸。

    故而,由八景宫、论剑轩两大门阀负总责,在东华山成立了一条“封魔防线”,集合众多还留在此界的长生人,共同镇防,战力极其高端。

    此时真界为魔劫所设的三条防线,沧江防线最长、封魔防线最高端、东海防线犬牙交错,最为复杂。而这条从沧江直通东华山孔径的出现,让相对单纯的沧江防线也复杂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