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章 沧江防线 东华迷途(上)

    深秋无月,天地昏沉,大江两岸,共笼于夜色之下,沧江水浪便如一匹黑缎,拂过沙岸,簌簌有声。唯有南岸一处乱石滩上,明光照耀,映出万千交错暗影,明光边缘所在,更如鬼域一般。

    数道人影,便在明光照耀范围内,最央,顾执正侃侃而谈:

    “还是虫毒,但有人工炼制的痕迹,且化入到特殊法门,形成一门毒功。这与之前的天然毒素明确不同。想必是觉得朱氏昆仲修为精深,单纯毒素难以奏效之故。”

    “可知凶手踪迹?”

    “从毒素残留来看,凶手得手之后,便直入江水,冲洗气味、余毒,咱们之前在下游发现的余毒所害的鱼儿,便是由此而来。可以说,手法和前面几次完全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出了手,可否从探知其人来历?”

    “这个恕我无能为力,虫毒的种类极复杂,形成的毒功也千变万化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仙子能理解就好。”顾执微微一笑,眼角处堆起数条纹路,虽是青春不再,也别有一番成熟的风度。

    他去年刚刚迈入步虚境界,但由于来得太晚,至粹玄真也难以逆转生机,长年服药积累的药毒,也逐渐显出恶果,如今身体是一日不如一日,但不以生死介怀的心态,确确实实是养出来了。

    便在论剑轩精英修士面前,脚边也是已经腐化了大半的两具死尸,他却还是那风流不羁的模样,谈笑自若:

    “还有一点,余毒所害的鱼儿虽是在下游发现,但秋水盈涨,大江流更湍急一些,按着两具尸身腐化的情况、陆上水余毒流散的程度,还有下游死鱼的位置,凶手往上游去的可能性更大,估计着,时间不会超过八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“八个时辰啊……”

    低头默算一番,片刻,灵矫抬起脸来,扭头看向远处暗沉的江面,鲜明的光暗对比,也无法干扰她的视线。江心水花翻涌,有人影从江底升出来,一步迈出,就到了岸上。

    众人一起施礼:“盛真人。”

    来人一身布衣,腰间结以草绳,眉毛黑亮,在眉心连成一片,正是南国成名的散修真人盛桐。他一贯是和名门大派有心结的,故而看都不看灵矫一眼,直接对顾执道:

    “按照顾门主所言,到江底转了一圈,江底水草确实可见余毒,但在上游约五十里处,就突兀消失……”

    顾执闻言哈哈一笑:“此事定矣,盛青人定然已经锁定了目标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,附近江底约七丈深,有一条虚空甬道,不知通往何处,但想来应该就是凶人逃脱的路径。”

    盛桐对顾执也比较客气,赞道:“多亏顾门主专门赶来,帮我们找到线索。步云社西天门这些年来人才辈出,当是有顾门主提携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这几年间,步云社多蒙照看,为南国朋友出一份力是应该的。只可惜我能力有限,也只能帮到这儿了,朱氏昆仲还是遭了毒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世道不平,人道不公,损不足以奉有余,强愈强,弱愈弱,难免如此。”

    盛桐浓黑的眉毛一挑,眼角锋芒,却是往旁边灵矫脸上划过,同时周围也有两三个修士脸上不太好看,却都顾忌着盛桐强大修为,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自十二年前,天地大劫兴起以来,真界大半区域,十多年难见天日,元气纷乱,大量农作物绝收,一些灵药矿物也出了问题,导致修行资源严重紧张,为抢夺资源,争杀四起,还有一些人直接绝了上进之途,导致蠹修剧增。

    受灾最厉害的是北方。北地魔劫肆虐之下,多家宗门乱离,还有东华异变,导致虚空扭曲,真界各地都出现了虚空通道、孔径等等,一部分是贯通真界两地,这还好说,但有的直接就连接域外,又或是别的虚空世界,连血狱鬼府的妖魔都时有出现,洗玉盟支撑得很是辛苦,也使得无数修士迁移南国避难。

    北地三湖这般世间第一等的修行盛地,如今已经大不如前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魔劫大规模南侵,南国门阀、大宗主倡,征召各路修士,建立了沧江防线,像盛桐这样的散修真人参加,报酬十分丰厚,也是修行资源的一个进项。

    但这些报酬,明显还不能消解盛桐的怨气。

    还好,这次和盛桐搭班子的,是论剑轩的灵矫仙子。这一位素来灵动活泼,从不抢权争利,思维回路也与常人不同,因而一时也不会给闹崩了。

    盛桐在嘴上刺了几句,便又对顾执一笑:“如今凶人踪迹已现,还要顾门主发挥长才,揪他出来。咱们即刻启程如何?”

    这就把顾执之前的推脱给堵了回去,顾执苦笑一声,但很快,扇子拍在手心上,发出一声脆响:“既然盛真人说了,我就再勉力一试吧。虚空甬道出现在江底,也是少见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不再耽搁,当下溯流而上,很快到了盛桐所说的虚空甬道处,很是谨慎地做了番布置,才由盛桐打头,次第进入,却不想安安静静,没有任何异动。

    等众人都过了甬道,顾执抬头看天:“还好,仍是真界天地,没传到血狱鬼府去。”

    众修士听了,都是哈哈一笑。如今世间虚空甬道、孔径等,发现通往血狱鬼府的,只有不到十处,且都是非常不稳定,若真是如顾执所言,他们还真是了头彩。

    此地天色仍是一片昏黑,倒是植丛茂密,生机勃勃,湿度很大,这样的环境,在如今的真界也比较少见了。

    谨慎起见,众修士没有用照明的法术,只以神识扫视,盛桐问了一声:

    “有谁认得此地?”

    一时无人回应,倒是盛桐话音方落,就“咦”了一声:“这又有一具死尸。”

    他当先走过去,顾执跟在后面,行出几步,只见一片矮树丛,横着一具尸身,浑身光赤,虽在夜色,认真辨识的话,还是能看出,此人肤色灰暗,已是将有**之兆,生机全无。